《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36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结果发过来行了,我不看过程。”李牧道。
  “是!”
  看见胸神女干警侧头昂着看自己,苏小兵脸不红心不跳的笑了笑,很绅士的说,“同志,麻烦你把分析结果给老大发一份。”
  胸神女干警怪的说了一句:“这还没分析出来呢。”
  苏小兵满脸的尴尬。
  是否计划部署远程防空系统,部署数量多少,具体位置在什么地方,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如今仅仅是这一类的泄密,不会引起这样的高度重视。
  国安部门和部队保卫部门掌握的线索显示,泄露不只是远程防空系统的几个简单的部署参数,而是整个防御系统对空防御的大量参数以及基建设施的标准等。
  这意味着,还没有建成的远程防空系统基地在敌人眼里已经是透明的了。
  打个简单的方,银行大楼的结构图如果落在了犯罪分子手里,后果会怎么样完全可以想象。
  而部署数量导弹性能这些,说到根,这些战术指标实际双方都心知肚明,除非是新型的型号。
  要部署在YS岛的是成熟的型号,因此若非此,不会引起国安部门这么高度的关注。
  很快,南方工程公司更详细的背景资料被找到,尤其是李牧特意交代的——基层部门主管以的人员的祖宗三代的背景全部翻出来。
  哪怕是对公丨安丨部门来说这都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但是在国安这边,仅仅花了十个小时的时间,在晚九点多的时候,把所有的结果汇总起来发到了李牧这边。
  各地的国安的手段不尽相同,在一些没有什么军事单位的地区,甚至没有国安这样的机构,一些国内安全保卫都是由公丨安丨内保部门来负责,但是在像陆南啊金陵啊这样的超级军事重镇地区,国安机构的手段是军队保卫部门都要牛逼得多的。因为他们可以调配使用非常多的资源,而且他们做事是建立在“国家安全高于一切”这样的原则,因此被一些吃瓜群众认为国安干警有“先斩后奏”的权力,实际很扯淡,国没有任何机构有所谓的先斩后奏权力,也没有任何机构有超越法律的权限。之所以给人们一种先斩后奏的错觉,是因为一旦涉及国家安全,其他任何事情都要无条件让路,国安安全第一位。

  调查一个人的家世背景祖宗三代,涉及到当地派出所、民政系统、卫生系统、工作单位、银行系统等等等等,囊括了一个人正常的工作生活所涉及到的所有单位机构。
  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调集这么多的资源进行调查,难度可想而知。而且,南方工程公司里面,在调查范围内的人员起码过百人,这更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工作量。
  这样的事情放到任何一个一线大城市的公丨安丨局里去,要全部完成都会是一项让人很头疼的事情。
  陆南国安局只花了十个小时全部搞清楚了——展示了强大的执行力。
  按时寝是不可能的了,相信破案之前,正常的作息都无法保证。李牧带着一帮干警加班加点继续摸索线索,陈福是老干警了,早习惯了这种没日没夜的工作。
  从浩瀚的背景资料里进行查阅,首先整理出来是很费精力的工作。小金继续她的工作,苏小兵也加入帮忙整理,不时的往小金那边看。长条会议桌有大量的纸质资料,电脑里的更是不计其数。

  苏小兵和小金斜对着,小金伸懒腰的时候,苏小兵心跳加速,但是他的目光不敢太放肆,因为李牧和陈福坐在对面,不时的某个人的背景资料进行交谈。
  这样的工作是很枯燥的,面对的是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履历描述,或者是干巴巴的银行账户收支记录等等这些数据。
  好在,苏小兵这人虽然-衙-内-气重了一些,但是做事是很认真的,尤其是彻底的把自己视为牧家军一员之后,对李牧交代的事情,那是百分之二百的会最认真的坚决完成。
  整个专案组的办公场所都没有人大声说话,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只是偶尔的听到一些李牧和陈福交流的只言片语。
  苏小兵翻到南方工程公司一位技术员的背景资料,他没多看,按照要求对他的所有资料进行整理。突然的,他注意到一个怪的信息——这位叫孙倍成的技术员的档案里的履历是从五岁开始的。
  他皱眉一想,马寻找孙培成的出生资料,如在哪个医院出生的,户籍登记时间等等。
  苏小兵问小金,“小金同志,你那边有孙培成的出生资料吗?帮我找找。”

  说着他端起水杯一边喝水一边习惯的摆头看过去,这一看不要紧,嘴里的水差点要喷出来,但还是被呛了一口。
  小金那边是个什么状态——她居然把她的凶器直接搁在了桌面!
  难怪她不会再觉得腰酸背痛了!
  “好的,稍等。”小金不知情,听到苏小兵咳嗽的声音,抬眼看过去,问,“你怎么了?”
  李牧和陈福也看过来,苏小兵在那里咳个不停。

  “对不起对不起,喝水喝得急了,呛了一下。”苏小兵连忙尴尬的道歉。
  李牧继续和陈福小声讨论,他们俩根本没心思注意小金把凶器放在什么位置。不过也情有可原,负担那么重,坐的时间长了会累,她把凶器搁在桌面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小金忙碌了一阵子,摇头说,“我这边没有。”
  苏小兵也回过神来了,再一次检索了一遍,同样没有找到相关的证明资料。他基本可以确定存在问题了,马报告,“头儿,这个孙培成有问题!”
  李牧和陈福停下交谈看过来。
  小金却是插话说到,“只凭缺少出生证明,不能说明他有问题吧?那个时代有很多超生的现象,没有出生证明很正常。我刚刚看了他的首次户籍登记时间,是他五岁的时候。按照六岁入学来看,五岁才登记入户很符合逻辑。并且,我从计生这边找到了他们家缴纳超生罚款的单据。”

  说着,她噼里啪啦的敲一阵子,把相关的截图发了出来,显示在挂在墙壁的幕布面。
  苏小兵摇头道,“不对。孙培成是南方大学的工程硕士,而且,他是九三学社陆南市委常委。我问一句,如果他的履历不够完整,能够担任民主党派这么高的职务吗?地级干部,那可不一般了。”
  看到李牧开始认真听,苏小兵受到了鼓励。
  他继续说道,“孙培成五岁之前的履历一片空白,根据我的了解,这样的档案是根本不可能通过九三学社的审查的。”
  小金的反应很快,她的眼睛瞪大了一下子,吃惊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孙培成的档案存在造假的嫌疑?”
  “查一查不知道了吗?”苏小兵耸耸肩说,很享受这种在美人面前装逼的感觉。
  苏小兵的思维逻辑能力是出众的,原因很简单,当前他们在做的是给南方工程公司的这些干部们重新制作档案,而且是最完整真实的档案。

  也是说,只要把孙培成在南方工程公司或者在九三学社陆南市委里的档案调出来一看,有没有问题一目了然了。
  孙培成的档案果然是假的。
  日期:2017-10-28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