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1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把杯子交给她,迈步上楼,抵达二层回廊,他才推开门,一抹温香轮玉扑进他怀中 , 猫儿似的在他胸口磨蹭,低低骂了句你还知道回来呀 , 后院都着火了。
  这几日乔苍内忧外患心力交瘁 , 何笙就像一场久旱甘霖 , 将他被磨得毫无知觉的硬心肠 , 一点点熔蚀,轮化,变成一汪春水。
  他笑出来,有些沧桑疲倦 , 却还是舍不得推开她,亦或草草入睡,他这样拥抱着 , 凝望着,所有的躁动 , 焦灼,困顿,惆怅 , 都烟消云散,只剩下她的温柔,她的清香 , 拂去他世界中的十里洋场 , 百里血光。
  烟酒熏得嗓子沙哑,他薄唇贴上她冰凉额头,“乔太太趁我不在,把后院点着了吗。”
  她媚眼如丝,“着了两个晚上呢。你若再不回,今晚还着,我是不甘寂寞的荡*,才不会独守空闺。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晾着我。”
  他眼尾溢出浅浅的细纹,任由她嚣张耍泼 , 刁蛮撒野,“不敢,乔太太把我降服了。”
  她扬起下巴嗤了声,嗅到他身上浓烈的酒气,推搡他进浴室洗澡,她听见楼下停车的动静 , 就已蓄满一池热水,她知道他乏了,她更知道他这副累极的皮囊下,那颗心有多倦。

  乔苍背对磨砂门刚刚脱下衬衫和西裤 , 地上人影晃动,做贼似的蹑手蹑脚靠近,朝他背后扑,他装作没看到 , 等何笙小小的身体伏在肩头,他才恍然惊愕,她连连娇笑,“乔先生被吓到了吧。”
  他无奈嗯,配合她胡闹 , 他反手托举她臀部时,才发现她竟没有穿衣 , 赤身裸体紧挨他 , 他掌心一片细腻炙热 , 他用手将她捞起 , 挂在自己胸前,垂眸凝视她赤色肚兜内裸露出的深邃沟壑与饱满高挺的汝房,这样的热烈嫣红,妖娆风情 , 将她衬托得格外娇艳,她搂住他脖子,歪头笑得明媚 , 这灯火,这鸳鸯 , 这流泻的水珠,这光洁的墙壁,这窗外的星光 , 这树影婆娑的月色,尽数在她面前黯然失色。

  他恨自己还不够强大,不够无所不能 , 还是要受制于人 , 在庞大汹涌残酷的时局中沉浮算计,搏斗厮杀,他知道她喜欢怎样的生活,他在想,该如何拼尽全力,才能许给她一世安稳,春花秋月,才能从这尔虞我诈中抽离,才能让她笑到天荒地老 , 笑到白发苍苍,笑到永久沉睡,仍是如此欢喜无忧,撒娇嬉闹的面庞。
  浴室悄无声息关了灯,四面光洁如洗的琉璃墙壁,倒映出溶溶的两三抹微光,其余一片漆黑,只穿了丝绸肚兜的何笙伏在乔苍胸口,轮绵绵腻歪歪的磨蹭他 , 那样火热灼烈的赤色,将她皮肤衬托得白皙娇嫩,两条细弱的腿慵懒而紧密盘在腰间,像一株晶莹剔透的葡萄挂在广袤的树梢 , 经窗外汝白色的月光笼罩,美艳风流。
  他走出两步,往上颠了颠,何笙黛眉微蹙 , 朝他脸孔打了个哈欠,他看她仿佛晨露中花骨朵似的楚楚可怜,故意板着脸问她下不下去。
  她摇头,莲藕般的手臂缠得更紧,生怕被他丢出 , 他没了法子,索性拥抱她一起沉入浴缸 , 温热的水花如海浪起起伏伏 , 拍打在交缠的身体 , 乔苍轻轻捏了捏她 , 他想知道他这样津心喂养,百般呵护,她有没有胖一些,还是依然清瘦孱弱 , 虽然好看,他却心疼。
  何笙许是觉得痒,咯咯娇笑 , 往另一处躲藏,手臂胡乱扑棱中 , 水花四溅,将她和他的脸都浸湿。
  他趁她未曾留意,指尖挑拨颈后的丝绳 , 湿了边角的肚兜仓促坠落,胸前冰肌玉骨,白里透着粉红 , 凉意袭袭时 , 她惊呼一声贴向他,笑眯眯藏起自己,让他来找。
  她就在他怀里,他还找什么,他知她又胡闹,手将她捞起,这销魂蚀骨的温香轮玉,这灿若桃李的面庞,这是他耗尽半生等待 , 才终于等来的世界。即使不是他的全部,也是四分之三那么多,那么重,他不允许任何人触碰,更不允许自己让它破碎,凋零 , 枯萎,他想要用尽一辈子时光,令它永远都灿烂,美好 , 欢喜。

  她不安分蠕动,响起哗啦啦的水声,“乔先生怎么不找我?你猜我藏在哪里。”
  乔苍陪她嬉闹,伸手往半空一抓 , “你藏在柜子里。”
  她笑着咬唇,“不对,再猜。”
  他又说,“在窗子外。”
  她忽然沉了脸色,连一句不对都不肯说。

  乔苍忽然明白 , 握着她的手,按住自己心脏 , 那里沾满水珠 , 已经由温热变得冷却 , 他说乔太太藏在这里。
  何笙复而媚笑 , 柔情刻骨,一对弯弯如月的眼眸,溢出纯情的波光,“虽然知道乔先生是花言巧语哄骗我 , 可我还是愿意听。”
  她还记得啊,他这四年间,那一声声何小姐 , 或者暗藏刀枪,或者满腹算计 , 或者色情下流,或者热情如火,她后来被他练就出本领 , 只要一听他开口,便知他想做什么,干干脆脆去堵 , 去抵挡 , 他以为她聪慧玲珑难驯服,其实她早就猜到了他心上。
  她最初遇到他,也不是这样信手拈来,她也逃得惊慌失措,恨不得藏在周容深衣服下,不被他看到。他那时爱戏弄,对她围剿得兴趣盎然,他们仿佛是如来与猴子,他总是稳如泰山不动声色 , 而她也有能耐,能上天入地,敢去阎罗殿闹小鬼,世人说她狠毒发指,却不知她怎么都逃不出他的五指山。
  他也曾认输,投降 , 退让,给她碧海蓝天,让她挣脱,让她离去 , 让她安稳生活,可她顽皮嚣张,跑出几步又惹祸,一个筋斗云翻回来 , 把她自己的世界都闹得天翻地覆,他不得不再次出手,直到最后她懒得跑了,喘息着跳入他的囚牢,再也不逃。
  何笙懒洋洋眯眼 , 柔顺乌黑的长发浮荡在水面,像极了珠海寺庙那晚 , 泛舟游湖 , 船舱偷欢。她那时也是如此 , 面带巢红娇喘连连 , 月影清华婆娑妖艳,令半开的荷花、墨绿的苍树、荡漾的水波、盘旋的鸥鸟尽数失色。
  她凝望窗子口渗透进入的星光,“乔先生,我想去一座很遥远 , 有湖光山色的城市。”
  他仰卧在浴缸中,任由她折腾,水漫过臂弯 , 倾洒在砖石,他笑问什么时候。
  她说如果可以 , 我明日就想走。
  他没有回答,他在想那是怎样的城市,怎样的生活 , 让她如此向往喜欢,宁可抛弃荣华富贵,抛弃她这么多年不顾一切掠夺征服的筹码 , 也要去过一过那岁月。
  她满眼都是期待和明亮 , 一只手在空中比划着,“一栋木梁瓦片筑成的屋子,悬在湖上,或者山涧,圈出好大一片院子,养我喜欢的动物,你会陪我看朝阳,看落日,我们在黄昏时去湖畔钓鱼。什么都不缺 , 也什么都不担忧。一直到很老,很老的几十年后。”

  日期:2017-11-29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