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4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省长问,“你们这支队伍训练多久了?”
  这显然是为他们开脱,孙本善同志应道,“刚刚组建,才训练了一个星期。”
  省长哦了一声,似乎这并不是她们的错。
  孙本善同志道,“请省长放心,我们一定会加倍努力,让她们更出色。”
  车队重新调整,本来是交警在这里执行任务的,但是这次城管是一大亮点,所以东沙班子才想出这么个主意。
  大巴车前后,各有十几辆摩托车护驾,感觉挺威风的。
  车子开进城区,进了市委宾馆。
  省长还没下车,从宾馆对面突然跑出来一群拉着横幅的人。横幅上写着,还我工作,拒绝遗弃。
  东沙市全体城管队员要求省长主持公道。
  百来号人,一下就把宾馆的门口给堵死了。
  门口执勤的武警也无可奈何,他们既不敢开枪,也不敢激怒这些人。省长还在车上,外面传来一阵阵呐喊。
  省长的脸色拉下来,本来挂着的满面笑容,倏地不见了。
  孙本善和市长急得跳,这群人又出来闹事。不是都安抚好了吗?补偿也给了,他们究竟想干嘛?
  前段时间,政府工作小组回来汇报,他们已经接受了补贴,都同意不再闹事。

  后来果然平静了十几天,大家都以为没事了,谁想到这些人居然反口不认账,趁着省长下来视察的机会,又出来捣乱了。
  孙本善气得恨不得拿起机关枪,突突了这些王八蛋。
  上次谈话的时候,一个个应得好好的,补偿也给了,你们还要折腾到什么时候?
  当领导的,最烦这个,尤其是上面领导来视察,他们就怕这些人捣乱。看到这群人守住大门口,孙本善同志急得跳。
  省长下了车,拂袖而去。
  “省长,省长!”
  孙本善同志和市长两人面面相觑,吓得忙跟上去解释。
  这次市政法委的同志也在,看到这群人出来闹事,当时就不悦了,打了一个电话,十几辆警车开过来,准备强行驱散。
  顾秋看了眼,“你这是要干嘛?”
  政法委书记愤愤不平道,“这些人太无法无天了,简直不可理喻。我将他们抓回去。”
  顾秋望着他,“抓回去能解决问题吗?”
  “那顾省长您的意思?”

  顾秋怒了,转身而去。
  市政法委书记怵在那里,左右不是。
  孙本善同志在楼上一个劲地解释,省长显然不高兴了,自己出来视察,你们没有把工作抓好,让他好没面子。
  而今天视察的重点,正是城管这个项目。
  刚才展示的城管新形象,本来是一个非常好的看点,可现在又出问题了。要是这样的新闻报道出来,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顾秋道:“我看有必要马上处理这个问题,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则只能导致矛盾更加严重。”
  省长没好气地说了句,“那你说该怎么办?”
  顾秋道,“解铃还需系铃人,恐怕得东沙市委班子自己出面,跟他们代表进行谈判。”
  “这有什么好谈的,这些人纯粹就是无理取闹。可不能他们要求什么,我们就给什么,如此下去,政府的威严何在?”
  孙本善同志气极败坏地应道。
  顾秋看了他一眼,“这么说,你有更好的办法?”
  孙本善同志气恼地一挥手,“先关起来再说!”
  省长脸色一沉,显然是觉得这种处理方式不妥。关起来倒是解决问题了,但是又会激最新的矛盾。
  他们的家属不会善罢甘休的,如果这些家属都出来闹事,你这矛盾只会越来越深化。
  顾秋道:“用这种手段,不是在解决问题。那是在加深矛盾。”
  孙本善同志当然也不敢和顾秋过份顶牛,只得看着省长。
  省长的脸早已经铁青了,“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去处理问题?”
  市长问了一句,“怎么处理?”
  省长快要气晕了,怎么处理需要我教你吗?事实上,现在有两种不同的方案,顾秋主张跟这些代表谈判,这样可以缓解冲突。而孙本善同志则要把他们抓起来,抓起来最能解决问题。

  市长也是不知道该执行什么方案好,所以才有此一问。
  顾秋本不想管这事,但又不愿看到他们乱来,这才道,“叫他们派出三个代表,由省长跟他们面谈,其他人一律解散。”
  “你——”
  省长看着顾秋,这家伙竟然替自己作主了?
  可眼下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竟然忍住了这口气。市长匆匆下楼,跟外面的人谈话。
  很快,这些人就平息了,选了三个代表出来。
  市长道,“这是你们争取自己最大利益的最后机会,如果其他人还在这里闹事,别怪政府采取强制措施。”
  当然他们也知道这事的后果,省长给出来主持公道,这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三名代表随着市长上楼,其他人迅速散开。
  本来如临大敌的丨警丨察同志也松了口气,要是真的冲突起来,场面肯定混乱不堪,一旦场面失控,他们也就有失职之责。
  三名代表上来之后,省长对孙本善同志道,“你去理这个问题。”

  孙本善同志急了,他要是能处理好,早就处理了。如果一味妥协,他又不愿意。
  否则就不会出这事情了。
  顾秋听到省长不愿出面,正色道,“恐怕这样不妥,既然已经跟他们许下承诺,就应该省长亲自出面,否则这事情将会无穷无止闹下去。”
  省长有些恼火,心道你干嘛不去,你不是号称治理这方面的能手吗?可眼下,他又不能这样说,只是瞪了顾秋一眼,挥了下手,转身朝隔壁会议室去了。
  到底是省长,跟三位代表谈了四十几分钟,三位代表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顾秋倒是知道,这四十几分钟里,大部分时间是三位代表听省长在讲话。省长跟他们讲政策,讲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

  改革走到这一步,没什么好说的。多少大企业在改革中倒闭,多少工厂职工失业。为什么他们能够承受,你们却不能?
  你们应该感谢当初政府给予你们就业的机会,现在新时代,新的改革热潮来临,谁也阻挡不住它前面的脚步。
  摆在你们面前的,就是认清形势,应顺潮流。如果补偿工作没有到位,你们可以随时找我,但是拿到补偿之后,你们应该自己为自己寻找出路。
  本来这也是事实,就象一个企业,人家要解聘,发了遣散费,你的使命就完成了。
  省长说,现在不存在着铁碗饭一说,都是竞争上岗,能者居之。
  三位代表愣是没敢吭声,直到省长说完,三人才悻悻地离去。孙本善等同志进去时,省长凝眉而怒。
  “这么简单的事,闹成这样,你们的工作协调能力值得怀疑。”
  党政两大一把手听了,面面相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