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13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贾主任,有任何事情你尽管跟我说,如果是工作上遇到了困难,或者是委屈,你也不妨跟我直说,我秦书凯对公事上的态度你是最清楚的,一向是对事不对人。”
  秦书凯心里怀疑,是不是自己原先的老下属给贾主任脸色看?又或者仗着跟自己年代多些的份上,没把贾正春这个主任放在眼里?
  官场见风使舵的变色龙多不胜数,贾正春前一阵一直很不受自己待见,说不准还有个别跟自己关系近乎的老下属狗仗人势,当着贾正春的面耍脸色。
  贾正春听领导说话口气颇多理解,心里最后一丝顾虑逐渐打消,他终于下定决心似的抬眼看向秦书凯,郑重口气说:
  “秦书记,我有一个秘密的消息想要向您汇报。”
  “你说。”
  秦书凯冲着贾正春做了一个“请说”的手势,贾正春左右环顾办公室内,见办公室的门是紧闭的,偌大的空间里只有他和秦书记两人,清了清嗓子细细讲述起来。
  贾正春从前天晚上突然接到胡文杰打来的邀请他参加饭局的电话说起,将在饭局上与胡一佳,张富贵见面时听到几人聊天内容一一向秦书凯做了汇报。
  秦书凯边听边感觉心里像是有块大石头在慢慢下沉,他倒是没想到胡一佳居然已经出来了?而且还在煽动赵婷婷对付自己?更没想到张富贵居然跟胡文杰胡一佳沟壑一起背地里陷害自己?
  他暗暗在心里埋怨自己实在是太大意了!幸亏贾正春今天及时提醒自己,否则的话,岂不是明明危机四伏自己却还被蒙在鼓里?
  从这件事上,秦书凯感觉到贾正春主任跟自己和谐相处的诚意,以他的立场,其实完全可以置身事外?若是胡一佳,张富贵等人真能把自己扳倒,最得计的非他这个经济开发区主任莫属,可是他却选择对自己坦言相告?
  “谢谢!”秦书凯诚心诚意向贾正春道谢,“都说官场自扫门前雪,贾主任这份情陈某心领了。”
  可能是习惯了秦书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面对自己,突然看到他两眼闪烁感激神情向自己道谢,贾正春竟然感觉有些心慌。
  他赶紧推让道:“秦书记言重了,贾某之前也有得罪之处,还请秦书记不要记在心里就好。”
  “怎么会?我秦书凯从来都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一点贾主任尽管放心!”
  秦书凯冲着贾正春相当豪爽一挥手,对贾正春说话口气多了几分自己人的亲切,他像是掏心掏肺口气对贾正春说:“贾主任,不管外头的人怎么传说我秦书凯这个人,但是你整天在我身边工作,你心里最清楚,我每天忙忙碌碌到底在做些什么?
  这年头,官场大环境不是太好,多少领导干部忙着跑官要官,根本不屑花时间为老百姓干点实事?偏偏有些领导就好这一口,导致官场风气不正。
  我秦书凯吃的也是五谷杂粮免不了这份俗,跟领导联络感情的事情也干过,但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至少有三百六十天我是抱着为人民服务的思想认认真真干工作。
  不管是前些年的普水县的水产养殖园区项目,还是如今咱们经济开发区即将规划的港口项目,为官一方,我从来都是竭尽全力利用手中权力造福于民。

  偏偏有人对我这样的干部就是看不顺眼,背地里挖空心思想要挖墙脚?说白了,还不是为了经济开发区这块大蛋糕?胡文杰利欲熏心,张富贵身为市委秘书长为虎作伥,胡一佳一个刑满释放的劳改犯居然还不老实?
  今天若不是你及时提醒,恐怕我真要被几人背地里射的黑枪打中,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帮人简直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吃饱撑的没事找事。”
  秦书凯的一席话里,贾正春听出了几层意思,头一层自然是标榜自己是个清官,好官,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的领导干部;第二次意思是,胡一佳等人背地里龌龊一套全都是栽赃陷害;
  第三层意思是向自己“袒露心迹”,说几句真心话表示对自己的感激信任。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贾正春并不想了解秦书凯和胡文杰,胡一佳,张富贵之间各说各话孰是孰非,他只要按照自己心里的想法把该说的说了。
  君不见官场中的不倒翁,从来都不是任何一个帮派或者是圈内的积极分子,大多是政治立场保持中立,再有旁人不敢轻视的靠山,才能保得青山常在。
  紫恨红愁千万种,春风吹入此中来。

  何事春风容不得?和莺吹折数枝花。
  人生无常,时也运也。
  往往一个人扬名立万的时候,会有很多相关传记流出,无非是“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之类的励志事例和金句,但在如今这样一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里,更多人习惯用金钱来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
  于是,众多心性极高的有为之事反而未必成为众人膜拜的成功人士,当真是“研究核导弹不如卖茶叶蛋”。
  这样的社会现象不仅仅是人民的悲哀,更是时代的悲哀!
  闲话少说,转回正题。

  下午,原本晴朗无云的好天气突然风起云涌,两点的时间段原本算是正午时分,天空阴暗下来像是夜幕提前降临,有经验的人便明白,这是一场大雨的前奏。
  晦暗的天空下,劲风把经济开发区办公大楼院内稀稀落落栽种的小数吹的顺风摇摆,树枝偶尔弯曲的像是一个C形。
  此时,秦书凯正一个人静静坐在自己的书记办公室里,点上一根烟,站在窗口看着楼底下被大风吹像舞蹈似的一排小树。
  上午,他听了贾正春一番汇报后,脑子里便一直琢磨如何应付此事,尽管当着贾正春的面他装出一副轻松神情,心里却明白,胡一佳等人若是摆布赵婷婷来对付自己,恐怕不妙。
  至于说什么经济问题,他倒是心知肚明,就凭胡文杰等三人那点本事查到天上也抓不住自己什么把柄,可是赵婷婷毕竟跟自己相好过一场,她本身只要铁了心跟自己作对,自己就算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
  看来自己还是给冯燕打个电话,毕竟此人是赵婷婷的小姨,听听冯燕如何说,而且要把冯燕酒店扩大要地,而秦书凯已经联系好的时候给她说一声。拨通了冯燕的电话号码后,秦书凯带着些许兴奋口气说:
  “冯燕,你上次说的酒店后面拆迁问题,那边的分管县长已经答应帮忙了。”
  “切,你还记得我拜托你的事情?”
  冯燕一副喝多了的口气,说话口齿明显不如平常伶俐,她听到好消息不仅没高兴,反而有些埋怨,这是秦书凯没料到的,心里不由凉了下来。
  “冯燕,你今晚怎啦?不管从那个方面讲,你该谢谢我!”
  冯燕最近经常一个人躲在办公室喝酒,喝酒对于一个酒店的老板来说,属于正常工作,冯燕近些年很少喝多,因为难得碰上让她有兴趣陪着喝两口的人,渐渐的,时间长了,酒量倒是不如从前。
  最近一段日子,冯燕常常觉的心里像是堵了一块什么,一个人的时候,总会忍不住拿出手机来,细细端详手机里储存的秦书凯电话号码,有种想要拨出去的冲动。
  日期:2018-10-08 06: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