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99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这个情境下,在我全身心的投入进的感情中,还会有理智吗?
  就算有理智,我依然会笃定的告诉她,我爱她,且深爱。
  人是感性还有理性融合的动物动情时,如果还能区分该用感性面对还是理性面对,那样的人,跟机器还有什么差别?
  我不是机器,我只是个有血有肉的俗人。
  张瑶微微一笑:“我也会。”
  此时即是永恒。
  “记得你答应过我的话,不管遇见什么,不管经历什么,都不能再将我撇下了。”她轻轻开口,语气却异常坚定的说:“陈默,这次之后,我希望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生活在脚下的这座城市中结婚,生子,然后一起旅行,去看遍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

  人的眼睛真的会发光的,当她的内心中充满希冀时,就会发光。
  我一言不发的点了点头,因为我清楚的知道,世间上的所有词汇,都不如我的点头来的更实际一些,余下的,我会在逝去的时光中,为她证明。
  “所以,明天能请你去卓玛看看嘛?我的大律师。”
  “我能说不可以吗?我的大总裁?”顿了顿,我问出了心中的疑惑,“都是在国贸,为什么不让我重回博瑞。”
  张瑶闻声一怔,嘴角扯出一个牵强的笑意:“博瑞现在很复杂而且你不觉得,我们在一家公司共事,对彼此都有影响吗?”
  我想起了自己在博瑞的时光,她给过我很多机会,经手的那些项目,所给我积攒下的经验,是很多人需要用很多年才会学到的。
  彼时,张瑶也一定是像现在这般用心良苦的吧?
  “好啦,不要多想,等你能在那里站稳脚跟之后,我就会带你回家,希望你也能带我回家看看看看你成长的地方,见见叔叔阿姨。”
  张瑶给我勾勒出了未来,一个我只要努努力,就触碰到的未来。
  它很实际,也很虚幻。
  它更是我无数次在梦中见到的场景。
  猛然间,我想起了在大润发时见到的那个中年男人,有些窘迫的对张瑶问道:
  “叔叔不会觉着我这人特不靠谱吧?”
  “呵,你还知道呢?”
  “那时候你又没说明白。”
  “怪我喽?”张瑶耸耸肩,又正色的对我问道:“叔叔、阿姨会对我满意吗?”
  “只要我喜欢就好再者,你这么优秀一大姑娘,他们还有啥不满意的?”
  余下的话,我不敢多说些什么,毕竟,直至今日,在老爹还有老妈的心里,佟雪依旧是他们心中儿媳妇的不二人选,是时候让他们知道真相了,只是,我又该怎样开口呢?

  “那还好。”张瑶仿佛没有看出我的心思,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接着说:“所以啊,你一定要努力,一切顺利的话,年底我们就可以见家长了。”
  我们都已经过了刚刚步入社会时的年纪,可在这一刻,我们又甘为彼此,重拾对生活的美好期许、对爱情的天真与纯粹。
  “我会努力的,也会让你父亲认同我的。”
  “你一定可以。”
  她给了我鼓励,也给了我拥抱。
  “陈默,我该回家了。”她说。
  “不去我家坐坐吗?”
  “不了。”她摇了摇头。带着笑意离开,直到背影消失在小区门外,我依旧没有离开原地。
  这一切真的太美好了一些,于我这样悲观的人来说,越是美好的事物,就越容易弃我而去。
  等我决心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已经在原地抽了一支烟。
  带着轻快地笑脸,我打开了出租屋的门,对着卧室的方向喊道:
  “王玫瑰,你该起床了,想吃什么师哥给你做。”
  “我不饿。”

  王雨萱的声音从卧室中传来。
  “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怎么行,赶紧着,你不出来我可要进去了哈!”
  “你这人废话怎么这么多啊,我说了,我不饿!”
  她很不耐烦,至少从言语中传达出的情绪是这样的,想到中午时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我大概能猜出一二心中有些惭愧,我凑到了卧室门前,贴着门,对她说道:
  “你吃不吃饭,不吃饭我可就进去了!”
  “不吃!”

  “嘿?我还治不了你了是吧?”
  说着,我用力推了下门,愿意是制造出一些声音,让她自己开门的,可让我万没有想到的是,卧室的门,竟然没锁!
  由于惯性,我整个人都冲进了她的公主房里。
  慌乱片刻后,我带着点尴尬的问道:“哈,你竟然没锁门。”
  说着,我看向了她。
  王雨萱正在床上坐着,整个身体缩在了一起,怀中抱着一个枕头,眼眶微红。

  “丫头,你怎么了?”
  我不是没想过她会哭泣,可,想是一回事儿,看到又是另一回事儿。
  此刻,我看到她脸上未干的泪痕,还有眼眶中的红润不久前,我刚刚在张瑶的眼睛里看到的东西,如今看到了第二次。
  “我没事儿,刚刚起床。”

  她倔强的看了我一眼,若无其事的说着。
  “我承认那个时候是我不对,但我有自己的苦衷情绪是可以传染的,让我自己那样就好,你没有必要如此。”
  “你想多了,我真的什么事儿都没有。”
  “玫瑰,你别这样。”
  “那你他妈的让我怎样?”王雨萱将怀中的枕头,用力地丢向了我。
  我没躲,任由柔软的枕头击向了我,如果这样能让她好受一些就好了。
  “我错了。”我捡起了枕头,走到她面前,递向她:“多打几下吧,如果能让你开心的话。”
  王雨萱猛然抬起头,两行清泪挂在脸颊,她很灿烂的笑了,
  “想让我开心?简单啊,你求着时间倒带吧,我不想在楼上像个傻子似的,充当看客看你们哭泣,拥抱;师哥,如果那个时候有摄像机就好了,我想,你们在夕阳下的背影,绝对是这世间最幸福的一副图像了。”
  原来,她早就清醒。

  亲眼目睹了我跟张瑶的一切。
  直到此刻,我才恍然。
  我跟张瑶之间重归于好,王雨萱是唯一的见证者,甚至,有些牵强的来说,她又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她脸上的泪水,肯定不会是因为感动。
  我想出声安慰,可我又有什么资格呢?

  我想笑着揶揄,可我又怎么忍心呢?
  在我心里,王雨萱还是个孩子,她是值得所有人去守护的白玫瑰;
  而如今,玫瑰哭泣了。
  仿佛在风雨中游荡,在这座城市的角落有些贫瘠的土壤上,暗淡了光华。
  “丫头谢谢你,我也是这么觉着的,如果那个时候有台相机或者摄影机,记录下那个时刻,一定会很美好,在接下来的人生旅途中,值得我去怀念。”
  终究,我开始附和。
  这是我唯一能够与她交谈的话题了。
  不论安慰亦或转移话题,都是对她的伤害,她要的对等,我只能这样给她对等。
  王雨萱愣了愣神,旋即扯了扯嘴角,嗤笑着问:“师哥,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搬出去了呢?回到英国,接着读书,安心待到毕业或者回家跟老王头坦白,去见那个小男生一面,让他死心?”
  我心里很不舒服,偏偏我还不能表现出来分毫。
  按理说,王雨萱的这两个选择,都是对我们彼此有利的,毕竟现在我跟张瑶重新走到了一起,她也曾不止一次的对我表达过自己也是个‘普通女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