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10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这宝贵的七分钟却是在市委书记的办公室里。宝贵的时间,一定造就经典的对白。什么是经典,经典属于有智慧,有理想的人。

  所以在不同人的眼中,陈九江做了不同经典的事情。有的人认为,陈九江一进高歌的办公室就跪在地上,匍匐前行,然后就是抱着孟进的脚痛哭流涕,哭诉衷肠。
  有的人对此提出了异议,他们说,以上的分析,纯属扯蛋。咱们的组织是英明的,是神武的,更重要的是,组织相信眼泪吗?不相信。所以,陈九江肯定是捧着一沓大团结放在了孟进的桌子上。
  孟书记看了大团结,自然就想起了陈九江的好,于是下了决心,团结起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让咱们共同为了大河,为了玉州繁荣开放的新局面而努力吧。而陈九江呢,他就是可以团结的同志。
  当然还有人说,这是孟书记给高市长的面子。现在谁不知道呀,陈九江进了高市长的法眼,成了高市长眼前的小红人,所以孟书记为了搞团结,才给了他两分钟的面子。
  面子观点一经提出,立刻就被人推到了另一个高度。有人说,这个陈九江和小吕的关系好的一塌糊涂。现在老吕还在台上呢,只怕这两分钟的面子是讨好老吕书记的。
  越是讨论,观点越多,越是讨论,意见越是分明。这所有分明的意见中,最一致的就是,作为主人公的陈九江之所以能踏入孟进的办公室,一定是采取了什么过人的招式。至于这过人的招式是什么,那就只有陈九江知道了。
  陈九江是知道啊,可是他会说吗?答案显而易见,他绝不会。不但不会说,还得故作神秘,闭口不谈。
  为什么,这还不简单吗。他陈九江能踏进孟进的办公室就是孟进书记的明确表态。孟书记都表了态了,还要他陈九江说什么呢。
  陈九江是什么都不说了,可是于向荣的满腹牢骚却发作了起来。首先他逐一分析了关于陈九江的几种言论,最后都全部被他推翻在地。不但如此,于向荣同学还总结出了一个现象。

  这些爱议论,爱传小话的人,他们和写小说码字的傻子们一样,除了满键盘的胡编乱造,就是满腹污垢的意银,简直连一点的事实根据都没有。就围绕这么两分钟的时间,就能编出个花儿来,若是再给他们两分钟,说不定他们会说从河外星系抓了两个外星人回来。
  于向荣心说,这陈九江幸亏不是女的,若是个女的,是不是的说陈九江是握着高书记的那啥,才多了两分钟呢。
  但是不管于向荣怎么想,怎么劝慰自己,很快他就收到了孟进的电话,电话中孟进说:“小于啊,陈九江的事情还是要和谐的解决的,不要让别人议论咱们党没有包容,喜欢找后账。这个,你能理解的吧?”
  于向荣咬着牙说:“我就是您肚子里的蛔虫,咋能不理解呢。”
  孟进说,既然理解,那就好好办吧,别再拖了。拖的越久,就越被动。
  于向荣想,谁被动呢?是我,还是你孟书记呢。若是我被动一点,不可怕,但是若让你孟书记被动了,那就不好办了。
  于是没要一个星期,县委就将陈九江同志递补成了县委委员,县政府党组成员。这个通知一下,陈九江的位子危机才稳固了起来。
  陈九江的位子是稳定了,心情也舒畅了起来,可是有的人却烦心了起来。这第一个烦心的人就是罗璇。罗璇的这次心烦可不是因为陈九江,而是起源自于向荣。
  就在关晓乐被双规了之后,于向荣就将罗璇叫到了办公室,他怒气冲冲的冲罗璇嚷道:“小罗,你看你做的好事。居然背着我搞起了班子里的成员。你这是干什么?这是搞分裂,搞自由啊?你眼里还有没有组织,有没有我啊?”
  罗璇自到了大河县之后,从于向荣这获得的可都是满满的支持和祝福。作为脸美身材好的年轻美人儿,她可从未见过有男人会不留情面的冲着她张牙舞爪。这一下就吓坏了咱们的花瓶小姐,她本能的摆起了手,说道:“不不不,于书记,您误会了,我可什么都没做。”
  于向荣严厉的喝问道:“啥都没做?啥都没做关晓乐怎么会被市纪委双规呢?我可听说了,是你亲自到纪书记那交了一个账本,是也不是?”
  罗璇闻言脸都吓白了,不过好在她还没有乱了分寸,虽然于向荣说的言之凿凿,可是纪朝先会将这件事告诉他吗?不会,若是会的话,那纪朝先就不会双规关晓乐了。所以她咬死口道:“于书记,这您就冤枉我了。我到纪书记那,是例行的汇报工作,可和关副县长的事情八竿子都打不到呢,不信你去问纪书记。”

  于向荣眼睛一瞪说道:“问个屁,他会理我?”
  罗璇见于向荣越发的恼怒起来,反而镇定了几分,她淡定的说道:“既然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了,总不能叫我将和纪书记会面时的话都一一说给你听吧?”
  于向荣道:“小罗啊,你就别和我绕弯弯了。我可有人证,说你自窦嫦娥那得了一个账本,转手就送去了纪书记那。”
  罗璇愤怒的道:“这简直是污蔑。于书记,实不相瞒,当初窦嫦娥是找过我,也确实是给过我一份材料,可是那材料上满满的写的都是你,可没有第二个名字。你说我能接吗?当然是让她原封不动的带走了。不过我可听说了,她从陈九江那拿了五百块的上丨访丨费。”
  关于上丨访丨费的事,于向荣是知道。陈九江为了安抚窦嫦娥确实给过她五百块。那是陈九江私人出的钱,当时陈九江也说的很清楚,那是让窦嫦娥不上丨访丨,过年用的。至于陈九江心里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了。
  但是陈九江一定没有憋着好屁,就想他于向荣一直惦记着陈九江一样。陈九江也一定会抓住一切机会,给他老于添堵加乱。这样低级的事情就不需要你罗璇来说了,老子心里有数呢。
  看着罗璇坚定的态度,于向荣想,是消息不准确让我错怪了她,还是这娘们在大河县的浑水里摸爬滚打了一番,进步的太快,成长了起来?
  显然这两种可能都有,毕竟他获得的并不是第一手的信息。他也不能确定,窦嫦娥交出的是什么玩意,而罗璇去纪朝先那里又说了什么。

  每个人都是有一点秘密的,更何况是纪委的两个书记之间呢。即便他想打探,罗璇也有充足的理由不回答他的问题。更何况即便是罗璇详实的汇报了她和纪朝先之间的会面,是不是真的,谁知道呢。
  想到这,于向荣就打消了追问的意思,他对罗璇说道:“小罗,我提醒你,大河县不是市里的组织部,这里更复杂,更险恶。所以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定要紧密的围绕在组织的周围,只有这样才更好的保护自己、更好的开展工作,更好的进步。”
  日期:2018-04-01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