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09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老了,久不为官,对自己的要求也就放松了下来,所以老孟书记心中吃果果的**,还是从他那颤抖的手尖流淌了出来。
  陈九江笑呵呵的装起了清纯,他说道:“孟大爷,您误会了。我这画可不是送给你的。因为听说您喜好石大师的画,这才毛遂自荐的上门推销来了。”
  这话说的,多假呀,就连人家老孟书记老眼昏花都瞧出了陈九江的言不由衷来。你一个日理万机的副县长,不去上班忙工作,跑我这来推销画来了,说出去谁信啊?
  “你要转让给我?那真是太好了。小陈县长,你说吧,多少钱,我收下了。”老孟书记一听陈九江这么说,立刻不再谦让,将那画又抓到了面前,仔细的看了起来。
  陈九江作了一个为难的表情道:“钱还真不好说。您知道的,这画是我师父白大师送给我的,所以价钱上,我还真的不大懂。”
  老孟一听,立刻瞪大了眼,他急忙问道:“你说的白大师,是九江师范大学的白大师吗?”
  陈九江道:“可不就是吗,我就是九江师范大学毕业的呢。您要不相信,我就带你去见我的老师。”

  老孟一听,还等什么,孙子也不接了,咱俩手牵手去九江师范大学找老白算账去。这老东西怎么收了我的信,也不回呢。
  老孟书记嘴里说的厉害,其实心里也跟明镜一样,以前他当书记,所以人家不敢不回他的信。可是现在他都退休了这么多年,谁知道他算哪颗葱呀。
  到了师范大学,老孟书记真的如愿以偿的见到了白大师。白大师亲切的接见了陈九江,但是对老孟书记不闻不问起来。
  老孟可不知道这是陈九江和白大师联手坐下的局,他方一受了冷落就着急了起来。他像小孩子一样拉着陈九江的手,让他介绍自己。
  陈九江心里明白,这可是今天来办的头等大事,他急忙跟白大师介绍道:“老师,这位孟大爷是咱们玉州市孟进书记的父亲。他也是位书法爱好者,更是您老的粉丝,一直想着跟在您身边学习学习书法,还望您老能带带他。”

  白大师也是一位好演员,他立刻转变了态度,握起了老孟的手:“我是不轻易带徒弟的,但是你和小陈既然有这么一层关系,我就不能不带你了。行了,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我保证手把手的教你。”
  说完这个,白大师又谈起了陈九江,他对老孟说道:“我这徒弟呀,人品是不错的。就是得罪了县里的书记,给他搞了个一枝花,莫须有的就让他下了岗。这不,老百姓感念他呢,就将他重新选了起来,当起了副县长。还望你能看在我的情面上,让你的儿子多多关照关照。”
  大家都是吃了几十年的干饭的人了,什么事,什么人没见过。听了白大师的话,老孟直点头,他说道:“小陈县长是你的徒弟,那就是我的小师弟了,大家都是一家人,没必要再说两家话了。白大师,你就瞧好吧,看我怎么照顾他。”
  就这么着,陈九江算是打入了孟进家的内部,当起了孟进同志的小师叔。出了门,老孟书记说道:“陈老弟,你的画还在我家呢,赶紧跟我去拿吧。”
  陈九江连忙摆手说道:“孟大爷可不能这么叫我,若是被孟书记知道了,还不得扒了我的皮?再者说了,那画是师父赐下的,现在送给你也一样,反正没有出了师门。”
  刚开始老孟不收陈九江的画,不是因为他的理由不充分,也不是因为他的礼物不动人,主要是因为他不认识陈九江,怎敢贸然收下东西。现在大家都是一个师门的了,你就送他一货车的字画,他也是笑纳不恭的。所以啥也没说,笑呵呵的回家去 了。
  老孟回到家,就将陈九江的来访告诉了儿子孟进。老孟问:“儿子呀,我这么做不会让你难办吧?”
  孟进风轻云淡的说“嗨,多大点事呀,只要您老高兴就好,我这里自有分寸。”
  不单是孟进心里有分寸,就是老孟的肚子里也能撑船。一个小小的副县长,多大点的事情,让谁干不是干呢?反正老子是没时间干的,赶紧回家练字去吧。
  陈九江凭着一副石大师的画,成功的打进了孟家的内部,不久也踏进了玉州市市委书记办公室。
  孟进和高歌不一样,他是一个非常有时间观念的人。他最经典的口头禅就是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时间多么重要呀,是建设祖国,造福大众的最重要因素,绝对不可以拿来浪费。尤其是作为市委书记的时间更是如此了。
  所以孟进的为进他办公室的人制定了详细的时间表。不重要的副处级,一般就是五分钟。重要一点的,就是十分钟。正处级的时间就长一点,在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之间。
  当然县长书记和局里的一把手除外。他们遇到了重要的事情,总是喜欢在孟进的办公室里多耗上一点时间,来证明自己的重要性。
  于是有人就说,孟书记的时间都是用金钱来衡量的。当你拿出一寸时候的金子,你就能在他办公室里得到一寸光阴,反之亦然。
  面对这样吃果果的嘲讽,孟进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倒是在他办公室里呆的时间长的人站出来说话了。他们说,你们看看,哥们都是什么人?毫无疑问咱们都是玉州市方方面面的精英啊,自然要享受特殊的待遇。若是不服,你能你也来来,让大家看看,孟书记会怎么招待你。
  不服的人更是不服了,一方面他们会谴责那些自吹自擂的人,一方面他们也有个小小的愿望,那就是孟书记,你就召见我吧,哪怕是一分钟也行啊。可是无论他们怎么想,人家孟书记召唤来,召唤去,愣是召唤不到他们的头上。
  于是,于是失落的越发的多,说怪话的也更多了。当陈九江踏入了孟进办公室办公室的消息被传出来的时候,陈九江立刻就成了热议的焦点。于是有人就问,陈九江在书记的办公室里呆了多久?
  这个世界有问就有答,那答案还精确的可怕。有人言之凿凿的说,陈九江在高进的办公室里呆了整整七分钟。
  七分钟,光是时间就能说明问题,问题是什么?问题是陈九江这个未被组织看中的副县长在市委书记孟进的心中超过了其他普通的副处级。很明显,七是大于五的,这多出来的两分钟代表的就是孟进书记对陈九江的认可。
  于是有人又问,七分钟能干什么?若是相亲的时候,见个姑娘,打个招呼,说说开场白,还未来的及介绍自己,时间就用光了。
  这时候姑娘怎么办呢,她会说,那个谁谁谁,咱们下次见吧。你的地址,电话号码还没给我说呢。这时候你能说什么呢,你只能说,对不起,超时了,通话终结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