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452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道:“咱们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罢,挂断电话,又打给远在雅库茨克的李中华,先把自己跟霍泽说的事情通报了一遍,然后说道:“我不认为现在是站出来的好机会,白云堂根基仍在,白无瑕只是下落不明而非确准了死讯,高月龙和影子宗师足以领袖群伦,而玄门只是文雕龙损失一条手臂,对于那样级别的大宗师而言,能有多大影响谁能确定?”
  又道:“还有逍遥阁,风间啸虽然瞎了一双眼睛,实力大打折扣,但毕竟根基还在,逍遥阁内部这场纷争究竟是一次伤筋动骨的内乱,还是一次去芜存菁的洗牌,也难说的很,而南海门方面,太平会占了不夜城,张俊鹏在北与在南的黄永昊遥相呼应,京中又有陈淼这样的女诸葛掌控全局,其现有实力和未来发展都是摆在明面上了的。”
  李中华沉吟片刻后说道:“你在这样的局势下能看到这么多,我很欣慰,高度局限了你的眼界,但没有影响你的天赋智慧,你说的很有道理,唯一不准确的地方就是跟白无瑕有关的,我敢说她必定还活着,而且这一战只是开端,最终鹿死谁手还未可知,老霍的事情交给我来办,你要做的就是好好保住自己的小命,在这个前提下,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去。”
  “我懂了。”李牧野道:“看来我是有点杞人忧天了。”
  李中华道:“追杀你们的多半是南海门的人,至于是姓李的还是姓黄的还不好确定,不过我想黄永昊既然亲自出手杀了白无垢,势必不会再留余地,一定会想办法斩草除根,南海门在整个南洋地区的影响力巨大,也只有他们才有这个便利条件在那边动用这么多资源来追杀你们。”

  “如果我死了,不必替我报仇。”李牧野道:“这是我自己选择的告别方式,请你尊重我的决定。”
  这个世界抛弃老子太多次了,如果这次过不去这一关,应该算是老子反过来抛弃这世界了,如果老子死了,有一个人肯为老子流一滴泪,兴起一丝报仇的念头,是不是便等于老子终于赢了这操蛋世界一次?
  电话的一端,李中华道:“我可以答应你的请求,但挂断电话后我会立即通告整个江湖世界,哪一个杀了你,哪一个就是我李中华不死不休的敌人,你老子这个天下第八虽然不怎么样,但关键时刻说不定还管点用处。”
  李牧野挂断了电话,背后的小姑娘又高烧了,回手摸了摸,烫的惊人,软绵绵一点反应都没有了……
  如果一个女人认为你错了,那你就是错了,这个认知跟是非正邪无关,而跟她是否认可你是对的人有关。至少在她心中认为你是个对的人以前会一直觉得你是错的。而如果她觉得你是对的那个人,则情况恰恰相反,无论你做了什么都是对的。所以当一个女人某方面做得不好时,不要急着用道理说服她,而要先看看自己哪里不对了。
  白新月泡在温度适宜的浴盆里,头上敷着冰袋,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没有用药,而是用的小野哥的血。她闭着眼,享受着水温柔的抚摸,唇角撇起一丝捉狭的笑意来。

  李牧野坐在沙发上数钱,额头处肿了个包,肩头的肌肉上贴了块创伤膏,好心救人,却被人先狠狠咬了一口,又用烟灰缸砸了一下,这事儿上哪说理去?
  浴室里很长时间没动静了。
  “还在生气呢?”李牧野问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贱嗖嗖的没趣。
  浴室里传出哗啦啦的水声,里边的小人儿表示自己还活着。
  “我真不是要占你便宜,我女儿三岁了,比你也只小了七岁而已,我是真把你当孩子看的。”李牧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个孩子解释这么多,就是觉得有必要说几句,又道:“你伤口处理的不彻底,所以才持续高烧不退,我这也是没办法了才出此下策,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死了吧?”

  哗啦啦的水声算作是一个回应,却不知道她是否接受了这个解释。
  李牧野继续说道:“你不肯用任何药物,我又没别的办法,就想起自己的血曾经帮助过一个跟你情况类似的人,所以就给你用上了,真不是故意弄的你浑身是血。”
  浴室的门开了,小姑娘围在浴袍里,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看着李牧野。
  “闺女,我以后就这么称呼你吧。”李牧野讪笑着套近乎:“之前在警局咱们不是以父女相称过了吗?这就是缘分啊。”
  白新月抿嘴莞尔了一瞬,又迅速板起脸来,指了指嘴巴,又指了指肚皮,双手一摊露出个委屈的表情。

  “你肚子疼?”李牧野猜测道。
  白新月摇头,又用手把小肚子往里用力按了按。
  “哦,你饿了!”李牧野不必她回答,已经确定了答案。道:“去里边把我给你新买的衣服穿上,爸爸带你去吃大餐!”
  ??????
  小姑娘不肯走路,仍然让李牧野背着,爷俩走在傍晚时分的皇后大街上,看着路两旁鳞次栉比的买卖铺户,嗅着香气寻找合意的美食。
  奥克兰城内食肆林立,各国珍馐美食,共冶一炉。每处均提供繁多菜式,任君选择,令人食指大动。新西兰尤以肥美新鲜、全无污染的深海海鲜最驰名,如乾贝、鲍鱼、三文鱼、生蚝等。奥克兰是太平洋圈首屈一指的美食名城,新餐馆和酒吧不断涌现,主要以海鲜和肉食见长,既有欧式和地中海式风味,也有亚洲风味。
  李牧野最终选择了一家中式餐馆,点了几个南粤名菜,荔脯秋芋角,鸳鸯膏蟹,生菜龙虾,翡翠虾仁,水晶咕咾肉,潮州牛丸汤,清蒸老鼠斑。小野哥是饕餮大行家,几道菜一上来微微嗅了嗅便赞道:地道!刚拿起筷子准备动手,被白新月抓起筷子挡住,只见她先拿起自己的盘子,挑爱吃的满满夹了一盘子,然后才比划比划小手示意李牧野开饭。
  “小东西,人不大,说头还不少。”李牧野早就饿了,端起饭碗,风卷残云般吃起来。
  白新月一脸嫌弃的端着自己的餐盘坐的远远的,慢条斯理吃的很斯文。
  “你甭在那离我远远的嫌弃我,现在是有条件,等到了条件艰苦的时候,给你吃狗屎都得看我心情。”
  白新月直接丢了一块咕咾肉过来以示抗议。李牧野却直接用嘴巴接住,一边大嚼一边夸真香。
  你们东北男人是不是个个都这么贱嗖嗖的?白新月很认真的看着李牧野,忽然在桌上用手指写道。

  “你们白云堂的女人是不是不分大小,个个都这么尖酸变态?”
  你不是爸爸吗?哪有爸爸这么说自己闺女的?
  “我这爸爸就是个临时工,需要顶包抗雷的时候才是爸爸,平常就是个登徒子大坏蛋。”李牧野揉着脑袋说。
  白新月难得流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态,在桌上写道:姑姑说男人脱女人裤子,无论任何情况下,不管有多少神圣光辉的理由,都至少藏了一个该揍的龌龊念头,没有好男人,只有克制力好的男人。

  她的字很漂亮,李牧野已经想不起自己在她这个年纪时把字能写成什么样子,倒是还记得娜娜在上大学时那几笔惨不忍睹的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