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1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蘅芷无喜无悲,“为你做事,我很愿意。”
  曹荆易闷笑出来,“不过,他已经不是我的猎物了。检查司我已操控在手中,不需要一个傀儡 , 兴许他还会坏我的事。”
  梁蘅芷一愣,“你不要这个人了?”
  “不错。”
  她觉得没了筹码交换抗衡,整个人有些错愕消沉,“那我的事。”

  曹荆易举起酒杯,在灯光下晃动 , 深红如血的液体,绚丽而诡异,他视线中仍是漆黑一片,他饶有兴味 , “说来听听。”
  “我要你帮我对付乔苍。”
  他倏而停下指尖动作,缓慢睁开双眼,“我为什么帮你做这件事。”
  她离开沙发处,无声踱步,直到靠近他 , 修长的手指攀上他脊背,犹如一条蛇纠缠蔓延 , 绕腹上移 , 温柔缱绻掠过他刚毅冷峻的下颔 , 停在他唇 , “我们的关系,还有什么是不能做的。”
  曹荆易幽深复杂的目光一点点清明,“比如。”
  “盛文在特区风光无两,除了广州李氏产业 , 已经无人是他对手,你在珠海的营生,不也和他撞了吗?你老子在位期间 , 埋下那么多暗线,发展了那么多人脉 , 你执掌大权,都没能拦下澳洲的合约,你不气吗?”
  曹荆易侧头注视她,她笑得千娇百媚 , “你用仕途的权,压制盛文,让他狠狠赔一笔 , 最好没有生意可做 , 市局省厅你管不上,可说句话总行,周容深贵为副部长,他不会事事过问,安排几十个条子隔三差五去会所和赌场扫一次,够他应接不暇。”

  梁衡芷说这些时,他始终不置一词,等到她说完,问他肯不肯帮忙 , 他唇角才扬起弧度,“只是这样。”
  梁蘅芷说我只要他吃点苦头,来求我,答应我的条件。他可是恶狼,我不会让你为我一时意气而损兵折将。
  曹荆易冷笑,“如果我出手 , 不会如此简单。”
  她听罢蹙眉,“你要怎样。”
  他端起杯子,走向灯火闪烁的窗前,经过她身旁时 , 他一字一顿说,“我要他死。”
  梁蘅芷大吃一惊,“什么?他并没有阻碍你的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曹荆易沉默不语 , 任由梁蘅芷猜测,可她怎样都不会猜出,这个高深莫测奸诈至极的男人,到底为什么。

  她急不可待追问结果,冲过去一把扼住他手腕 , 她忽然笑出来,“你在逗我,对吗?”
  曹荆易腕子一甩 , 挣脱她桎梏 , “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自然有我的理由 , 认识这么久 , 我开过玩笑吗。”
  “可你动不了他。他是华南虎,金三角沾了走私军火丨毒丨品,杀人爆炸,还能死里逃生重回巅峰的 , 除了他还有第二个吗?你去翻遍公丨安丨部的档案,还有吗!你不要忘记,何笙嫁给他了 , 她那么爱他,她会豁出去求周容深 , 那个痴情种,他痛恨乔苍,却不舍得何笙吃苦。”
  梁蘅芷不知哪句话激怒了曹荆易 , 他一向温润儒雅毫无波动的脸孔,骤然迸发出胜过方才百倍的荫毒之色,几乎是一秒之中完成 , 撂下杯子 , 侧身,抬手,劈落,清脆的巴掌响在梁蘅芷左脸颊炸开,惊了屋外的保镖,两人面面相觑,用力拉住门框,严防死守梁蘅芷突然挣脱叫喊。

  她被这一巴掌打得晕头转向,跌坐在地上茫然失神 , 她不可置信刚才发生了什么,若不是脸颊火辣辣的疼痛,和口腔内迅速蔓延的血腥味,她一定以为仅仅是幻觉。
  曹荆易眼底溢出一丝嗜血的狞笑,梁蘅芷触及他那丝笑,以及他凌厉残暴的眼眸 , 仓促往后挪动,试图摆脱他,远离他,可他仅仅跨出两步 , 便扯住她头发,将她拖回自己面前。
  “我会在最后出手,在暗处排兵布阵,这个计划我需要棋子 , 而你父亲我用得上,你知道该怎样做。”
  他知道梁衡芷对乔苍的念头,不等她开口反驳,威胁她说,“如果你不想我在你脸上也纹绣那两个字 , 我劝你把不该说的咽回去。”
  梁衡芷眼前闪过奴隶,闪过曹荆易一向言出必行残忍发指的手段 , 她哽咽说 , “我央求过我父亲 , 他不肯。”
  “央求。”他嗤笑重复 , “我会做这样的事吗。”

  梁蘅芷闻言脸色惊变,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男人到底生长着怎样一副漆黑的暗无天日的骨头,他明斗 , 暗杀,每一面都歹毒不堪。
  她惊慌颤抖时,他清朗低沉的嗓音淡淡传来 , “如果你父亲不肯,我会用我的方式 , 让他或者肯,或者完。当然,以我对他的了解 , 他爱财爱权如命,绝不会忤逆我,所以。”
  他爆发出一阵快意的笑声 , “你可能不会得偿所愿 , 也许你还没有得到他,他已经不存在了。”
  梁蘅芷悔恨,她怎会投诉无门,找到他这里,她握紧拳头,“你真卑鄙。”
  “我以为你很早就清楚这一点。”
  她濒临崩溃,她根本不想把乔苍逼到末路,她只是要他投降,要他臣服 , 哪怕虚情假意,哪怕逢场作戏,她不过爱他的肉体,她不过想要尝一尝他的滋味而已,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荆易。”
  梁蘅芷刚喊出口 , 曹荆易倏而危险眯眼,周身煞气凛冽,迅速蒸腾逸散,冲天而出 , 仿佛一朵黑压压厚重的云朵,将她困顿威慑,退无可退。她吓得立刻改口,“曹先生 , 看在我为你做过那么多事,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上。。。”
  她声音戛然而止,喉咙处多了一只手,手心藏着尖锐的金镖,镖尖扎在她娇嫩的皮肤上 , 渗出一颗血点,火烧火燎的剌疼 , 令梁蘅芷顷刻面色惨白。
  “做了什么事 , 又有什么情分 , 我怎么不记得。和我有过情分的女人那么多 , 梁小姐以为自己是个例外吗?哪家的公子不以玩弄女人为乐趣,你不过我一条狗,我欢喜,你就是宠物 , 我愤怒,你就是弃犬。”
  他俯下身,脸庞与她紧挨 , 鼻尖几乎贴在一起,她嗅到他的呼吸 , 这个眉目如此英俊的男人,呼吸却狰狞恐怖。
  “你不是让我帮你吗。我答应了。”
  她疯狂摇头,“不 , 我后悔了,我收回,我不需要了。”
  他拇指按住她的唇 , 笑着说 , “迟了。”
  梁蘅芷被保镖强行赶出房间后,曹荆易喝光了杯中的酒,此时窗外万家灯火,灯塔漂浮在遥远的湖泊上,底下船洲摇曳,曹荆易笔挺伫立,握着一部电话,眼底波诡云谲。

  片刻后,正从二楼走下 , 准备去庭院摘回鸟笼的梁政委,被保姆在玄关处拦住,“您的电话。对方说姓曹。”
  他怔住,曹。
  有头有脸的曹氏,他认识极少。
  日期:2017-11-29 07: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