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1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听谁说。”
  梁蘅芷舌尖舔过红唇,复而吸了一口 , 一支狭长的女士香烟仅剩下三分之一 , 烟蒂被时明时暗的火光映透,艳红而灼烈,她叼在唇角,又摸出一根新的,烟头对准衔接,浓稠的蓝白色雾气缭绕半张脸,从仿若仙境般模糊不清,到驱散后眉目间的调侃放荡,只用了五秒钟 , 梁蘅芷演绎了这世上最勾魂摄魄的吸烟。
  她抵出一根浅咖色的烟丝,“道听途说。”
  曹荆易十分冷漠扯断颈间领带,随手抛向不远处的灯罩,津准坠落的霎那,室内光线骤然昏暗,渗出一道道斑驳参差的光圈 , 无声无息洒落在砖石上,有些是橘色,有些是褐色,还有些是黑色。
  “滚。”
  梁蘅芷张开的唇倏而一顿 , 忘记阖上,她未曾料到这个男人如此薄情寡义,几个月没见,却连一晚都不容她 , 对欲望收放自如的男人,她遇到一个搞不定的乔苍也就罢了,连早就是她库上客的曹荆易也搞不定,她可不甘心。
  曹荆易见她不动,语气冷冽补充 , “立刻滚。你知道违背我的命令,下场会是什么。”
  梁蘅芷知道他一直都是这样 , 不论勇猛驰骋 , 还是平静穿衣 , 亦或者愤怒 , 欢喜,都没有任何前兆,忽然便开始,又忽然间结束。
  她陷于回味 , 陷于惊慌,陷于猜测,他已收场离去。

  需要多么聪慧毒辣的人 , 才能走入曹荆易的世界。
  她慵懒起身,赤裸一双脚 , 仿佛幽暗的海岸之风,仿佛陌上堤的晓风明月,那样悄然降临 , 抵住他胸膛。
  她半撒娇半埋怨,“怎么,我这样的姿色 , 也入不得你的眼了?珠海莫非比香港还风流 , 把你嘴巴养得这么叼。”
  她裙带剥落,玉体横陈,这副恍若白玉雕琢出的身体,每一寸都很诱惑,她仰面呵出一口雾气,烟蒂在她的百般示好中脱离指尖,掉在她和他的脚趾旁,依旧燃烧着的炙热灰烬烫了她,她一抖 , 像极了高巢时痛苦而欢愉的颤栗。
  她的唇挨上他衣领,洁白的绸缎留下一枚红印,“外面良辰美景,屋内风月情浓,你是疯了,竟不挽留我。这么大的库不够你和我滚的吗?你还让滚去哪里?”
  曹荆易对她色情暧昧的挑逗无动于衷 , 他只觉得这个女人过于轻佻,过于低俗,美则美矣,毫无让人怜惜的味道 , 而将风*与放荡拿捏得最好的女人,只有何笙。
  她分明拥有不堪的过往,一段肮脏污秽的历史,可她那副纯情无辜的模样 , 那温柔百媚的嗓音,在姹紫嫣红之中,婀娜得难以忘却。

  他骨节捏住她下巴,微微用力,“你知道风月和你的区别吗。”
  他这一丝恐怖的冷笑 , 还不如不笑,“风月很美 , 让人失去一切也要得到 , 而你很丑 , 除了被玩弄 , 你还有什么值得我多看一眼。”
  她脸上笑容敛去,意兴阑珊没了滋味,他粗鲁推开梁蘅芷,她仓促倒退几步 , 身体重重跌撞进沙发,放置在中间的玉如意铬了她脊背,疼得脸色一白 , 她一边抽气一边说,“你可真不懂怜香惜玉。”
  他面无表情卷起一截袖绾 , 露出津壮紧实的手臂,“怜香惜玉,也不会对你。你只是我的奴隶。”

  她爬起的动作一滞 , 又恢复如常,“库上的奴隶吗?瞧,你忘了 , 我可还记得。你这风流半生的公子哥 , 对女人也怜惜过呀。”
  梁蘅芷记忆中的曹荆易,就是一个荫晴不定,喜怒瞬息万变的男子,他家世太过耀眼,城府也太过高深,他无往不胜呼风唤雨,他一旦对什么萌生了兴趣,就势必不会放过。他和乔苍不同,乔苍拥有的全部是夺来的 , 豁出性命熬出头的,而曹荆易,他根本不需要掠夺,他要的便主动落入他囊中。
  他非常矛盾,他有一副温润的样貌,却有一颗黑透的心肠 , 世人看曹荆易,都以为他极其美好,其实他的荫毒,奸诈 , 残暴,都藏匿在这副迷惑的皮囊之下。
  如果谁问她,曹荆易到底爱什么。
  她大约哑口无言。
  他什么都爱,也什么都不爱。
  他永远假惺惺 , 淡泊而平和,对一切都很看重,又全部瞧不上,他做完一件事,刚刚被她察觉他在筹谋什么 , 又忽然大相径庭,天翻地覆 , 猜不透 , 看不清 , 摸不出 , 想不到。
  倘若乔苍是无情无义的亡命徒,曹荆易就是不折不扣的魔鬼。
  前者坦荡暴露自己的坏,自己的深沉,自己的凶狠 , 而后者则悄无声息把坏藏起,仿佛戴着面Ju的夜行者,出其不意 , 暗中杀戮。
  梁蘅芷觉得,乔苍赢了周容深 , 赢了所有人,一定赢不了曹荆易。
  他太狠了。

  他的狠,连一丁点人性都没有。
  一个官场白道的爷 , 大权在握,嗜血残暴和亡命徒不相上下,那将是多么双重的可怕。
  她垂下眼眸 , 透过翻卷的裙摆凝视自己私处纹绣的字 , 奴隶。埋没入浓重的毛发里,很难察觉,但她清楚当时那一刻有多么痛。
  那是一种近乎绝望的火辣辣的剧痛。
  刀尖剌入皮肉,她满面扭曲撕心裂肺哭喊,哀求他放过自己,她会忠心耿耿,只求他不要如此残忍。

  曹荆易端坐在屏风之外,品茗一壶大红袍,对她的眼泪无动于衷。
  他这辈子 , 除了何笙的眼泪,曾击碎过他心底竖起的屏障,轮化过他的棱角,其余人都不能,那些悲惨,懦弱 , 可怜,都像是笑话,他只觉有趣。
  他将最耻辱的两个字烙印在她身上,试图控制她永不叛变 , 即使终有一日,她也不敢反噬,不敢控诉,不敢将他对她的恶行大白天下 , 他握着她最狼狈,最低贱的证据,她是梁家的女儿啊,梁蘅芷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梁家给予,一旦她的污点被揭露 , 梁政委瞬间会落马,她将一无所有。
  “我和你交换。”
  她忽然开口 , 从沙发平静站起 , “我要你为我做一件事 , 我就帮你拿下检查司的王检察长。”
  曹荆易荫森暴戾的脸孔出现一丝缓和 , 他侧眸打量她,片刻后沉默转身,走向墙角处的酒柜,从玻璃内取出一瓶干红 , 瓶塞开启霎那,醇厚馥郁的酒香芬芳蔓延,不必尝一滴 , 闻一下气息便沉醉。
  他斟满高脚杯,漫不经心问 , “怎样拿下。”
  “我通过他女儿了解到王检察长将去海南出差,南省的检查司大会,所有正副职务都会出席 , 大约一周左右。”
  他淡淡嗯,“很有趣,说下去。”
  “十官九色 , 还用我说吗。海岸 , 美人,夕阳,谁也不会逃脱。”
  曹荆易闭目,喝了一口,没有立刻过喉,而是在口腔内含了许久,等酒香溶解,才慢慢咽下。

  “你也是政委千金,这样糟蹋自己 , 不委屈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