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95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如我在北京的生活,它把我打磨的更圆,只为让我滚得更远。
  滚。
  确实,我该滚了。

  可我又没有一个借口离开这里,以一个失败者身份灰溜溜地回家,还丢了父母眼中的儿媳,这让我不敢去面对他们,岁月在他们脸上刻画痕迹的同时,也是在用刻刀镌刻在我的心里。
  愧疚。
  是我最怕面对的一种情绪,尤其是想到要回家面对他们时的愧疚,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在我本就不算坚硬的心脏上,反复去扎。
  我不禁会想,那个时候,我心中的鲜血,是否就像天边的夕阳一样火红?还是说,我的心里已经没有了火红,只剩下一片沉淀之后的黑。
  有些未来不必去想,同样的,有些未来,又不得不去想。
  所以,想到这些之后,我感到了惶恐,偏偏我又没什么方法逃避这份惶恐,只要回家,我就必须要面对父母;可我不回家,又能去哪里?
  漂泊让我经历过的恐惧与痛苦,难道要再去经历一次么?任何人都无法坦然的做到这些,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多么坚强的人。

  所谓的坚强,还不是在被生活蹂躏之后,产生的妥协方式么?
  摇头,叹气。
  我下意识地望向了那道还没有打开过的木门,她不出来,是不是就意味着我可以抽更多的烟了?这个想法涌出的时候,立刻化作了足以将任何事物都吞没的洪水,占据了我整个思维。
  我知道香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可我就是喜欢那种吸食时的感觉,它可以在我思考的时候让我有事情去做,还能够带给我宽慰,那是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都不能赋予我的。
  它的确会有危害,可是,在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时候,不去付出些什么终究没法说的过去。
  所以我选择透支健康,去换取短暂的宽慰,这是我的唯一要求。
  我没有去跟王雨萱打招呼,直接换上了鞋子跑出门去,就这样急匆匆地跑到便利店,在店员诧异的目光下,我如获至宝一样的买了一包南京。
  迫不及待地拆开包装,我给自己点上了夕阳中的第一支烟,淡淡的,带着别样香味的烟气,渐渐将我心里的抑郁压制,夕阳下,我就这样的站在小区门口,自顾自的吸着烟
  天空中偶尔会飞过几只叽喳的麻雀,马路上的车水马龙与我无关,路过的行人神色匆匆,整座城市,都在用一致的节奏告诉我,我只是一个过客。
  一个被归人撇弃的过客。
  深深吸了一口烟,我极其无聊的对着天空吐出一个个不规则的烟圈,这种一阵风过,就会失去形状随风散去的东西,跟儿时吹过的泡泡何其相似。

  唯一的不同,是泡泡会在阳光下折射出绚烂的光圈,而烟圈不能。
  他们的共通之处,又是一致的,都能带给我快乐,正如我儿时期盼的是绚烂,现在,期盼的是平淡前者我曾拥有,后者,我还不曾拥有。
  对着夕阳余晖,我自嘲一笑,低下了头。
  就是这一霎,我看到了一个我想看,又不愿意再看到的女人。
  她穿着一身波西米亚风的长裙,头上戴着一个同样风格的帽子,在夕阳红色的光芒映衬下,显得她是那么的美好而圣洁恍若行走在凡尘之中的仙子。

  我想不到她会来这里。
  更想不到我们会在这样一个情境下相遇。
  她缓步的向我走着,所迈出的步点,如同爵士鼓点一般敲打在我的心脏上我想保持镇定,但在潜意识的作祟下,我还是丢到了手中的香烟。
  我想故作冷漠,转身就走。
  可现实却是,我在原地没有挪动,用一种很复杂的神色看向她,艰难开口发问:
  “你有想过我会来?”
  “说实话,没有。”
  “可我还是来了。”

  张瑶的语气很平淡的就像一汪清泉,跟她这个人一样,神圣到了一个让人自惭形秽的地步。
  我扯了扯嘴角,强迫自己用一种揶揄的语气问道:“是来问我不接受工作的原因么?”
  她点了点头:“算是吧。”
  “这种施舍,我真的不需要。”此刻,我已经无法保持淡然,声音怪异却异常尖锐的质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陈默在这四九城里,离开了你的身边就注定会一事无成?”

  闻声,张瑶微微蹙起弯眉,“我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有些人就是如此,只要出现在你面前,只需要一个简单的眼神,一句平淡到了极点的话,就会戳破你为自己心脏筑好的所有壁垒。
  现在的张瑶,之于我来说,就是这样的人。
  我无法在此刻表现的淡然,更没有办法在这样一个情境下,条理有序的跟她说话。
  爱情不是官司,没有那么多的道理让人去讲,此时的我只是一个被自己心爱的女人撇弃的男人,让我保持平静,我做不到凭心而论,也很少有人能够做到。
  因为我是人,有血有肉、有自己的思维,有情感的人。不是什么冰冷的机器,所有东西容纳进去之后只能化作机器。
  我声音尖锐且怪异,像极了一条被人逼到角落,准备殊死一搏的流浪狗。

  在她面前,我也确实是一条流浪狗。
  张瑶的眉头没有舒展,她依旧这样看着我,目光中带着点失望还有一种我不知道是不是心疼的情绪,她轻轻叹了一声,开口对我问道:
  “想在这座城市找一份工作不难,想在这里生存,对你来说也不一件困难的事儿可是陈默,你有没有想过,你已经在北京挣扎生存了多久?”
  我伸出五根手指,自嘲的撇了撇嘴,回道:“这是第五个年头了,我知道你们瞧不上我,所以我自己会滚的。”
  “怎么了?我说的难道不是一个事实吗?”
  “事实就是你想以一个失败者的姿态,离开北京,灰溜溜地回到老家么?”
  张瑶揶揄的口吻,再一次刺痛了我的自尊。
  我想出声反驳,维护住这些仅存的、少到了一定程度的只属于我的东西,可我又没有一个能站得住脚的理由,因为事实就摆在眼前,不论我怎样喧哗,它都不会改变分毫。
  女人,从感性回归到理性之后,大多冷血。
  我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给自己点燃,就这样的看着她,不发一言。

  渐渐的,一层薄薄的烟雾环在我的眼前,这是我的目的,因为我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她那双平静的眸子,就像一面镜子,能够照到我灵魂深处的镜子。
  当手指间的这支香烟燃到三分之二的时候,我终于将情绪抚慰,开口对她说道:
  日期:2018-10-07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