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91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就直接回了卧室。
  我怔怔地看着她的背影还有渐渐合上的卧室房门,这一刻,我很想叫住她,跟她解释清楚,我没能说实话的原因。
  只是,我们本就没有开始,又何必凭空加上这么多的戏码?
  得过且过,无始无终,或许才是我最理智的一面。
  不论佟雪还是张瑶,这两个女人都曾让我明白过一点:女人在动情的时候,感人最深;当她理智的回归到生活之后,又会伤人最狠。

  我不希望未来某天,王雨萱也加入进这个行列里,她是那么的天真,我真的无法想象她极其理智时的样子,就算看到那副样子,我也不会希望我是那个直面的男人。
  自私且庸俗,这样的特性,注定了我无法变得多么高尚。
  长叹一声,我掏出了在后海时买的那包中南海,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给自己点燃,带着点潮湿的香烟,味道是那么特别,我惊诧的发现,自己好像爱上了这种稍微有点辛辣的烟气味儿。
  它能让我更真实,也会让我迅速的冷静下来直到香烟燃尽,我才起身将餐桌收拾了干净,做好这一切,我才如释重负一般的倒在了沙发上。
  衣服都没脱,便沉沉睡去。
  不知道几点,手机铃声催命符似的将我吵醒。

  极其厌烦地将它拿起,发现来电显示的号码很陌生,我将它当成了骚扰电话,想都没想直接将它挂断我重新倒了下去,准备多睡一会儿。
  但,在我刚刚闭上眼睛的一刹那,手机铃声再度响起。
  “这他妈谁啊。”
  我拿起手机,没有去看,接听之后,怒骂道:

  “你丫有病吧,我不办**,本身也有保险,现在也不需要贷款至于理财投资,我他妈就穷逼一个,求你别打电话了成吗?”
  “呃您好,请问您是陈默,陈先生吗?”
  听筒那边传来的有些动听的女声,让我的起床气下去了不少,咳了咳,对她回道:“我是陈默,你要推销的那些东西我都不需要,谢谢哈。”
  “我是卓玛人力资源部的,给您打电话的目的,是想告诉您,您的简历已经通过我们公司的初步筛选,想要跟您预约个时间面试的。”
  我有些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卓玛这个名字让我有点熟悉,遂对她问道:“我好像之前就去过贵公司面试吧?”
  “那”

  “是我们总裁让我通知的您。”她彬彬有礼的答道。
  我轻哦一声,心中大概能猜出一些什么,便对她说道:“谢谢你了姐姐,麻烦你告诉你们沐总,我暂时不需要找工作,感谢她的好意。”
  “呃,好的。”
  听筒那边的人,一定是入行以来第一次遇见我这种求职者吧?
  通话结束。

  我却没了睡觉的心思,思绪回到了去年初冬,那个时候我被网络暴力逼迫着离开了自己热爱的岗位在我选择向生活低头,开始四处求职的时候,卓玛是我第一家去面试的单位,也是在那儿,我遇见了张瑶。
  后来的事情,才会发展到如今的这步田地。
  那家公司在博瑞的下一层。
  而且那个沐姓女子,跟张瑶还有很好的关系,时隔大半年,她为什么会突然想起我,要给我打这个招聘电话?这里面没有某个人的通融,是说不过去。
  这个人除了张瑶之外,我也想不到别人。
  看我现在丢了工作,想要通过自己的人脉,施舍给我一份?还是说,这是她对我的一种补偿,让自己的心里能够好受一些?
  如果真是如我所想这般,那么她真是把我陈默看的太过不堪了一些。
  现在我的确很需要一份工作,因为我还留在北京,因为家里多了一个王雨萱;但,就算这样,我也绝不会接受张瑶给我安排的工作。

  她选择了把我推开,就代表着我们之间不应该还存在任何交集。
  这些东西,我还是懂得的,况且,打从心底,我不想在站在她面前的时候,矮她一头;经济基础上,她已经甩开我很远了,如果精神层面再出现不对等的话,我真的无法接受。
  这是我,一个在这座城市中漂泊的男人,所能持守住,为数不多的尊严了。
  结束通话后,我没了再去睡觉的心情,从沙发上下来,我走到了窗台边。
  天空有些阴沉,阳光被云彩遮挡的严严实实的,可能今天还会下雨吧?也许这场雨会再一次考验四九城的排水系统,也许不久之后,天气就会放晴。
  如老王跟我形容那般,天气难测,人心亦是如此。
  我想不通张瑶为什么这样做,是的,此刻我已经百分之百确定,自己突然接到卓玛的面试通知,是她从私人角度出发帮我的。
  不想看我在这座城市变得更糟,或是,她想看我变得更糟。
  有什么比距离她很近,却触碰不到,让我变得糟糕的事情呢?
  我扯了扯嘴角,从桌子上拿起了午夜被我放在那儿的香烟,吧嗒给自己点燃,深深吸了一口,轻轻吐出后,我才发现,烟雾终究是烟雾,永远无法跟远在天边的云朵相提并论。

  无论是云彩还是雾霾,它都比不了。
  它们时长久存在且厚重的,而烟雾永远都是轻薄平淡,轻轻一吹就会消散的。
  天边的云,是张瑶,她可以很轻易的就决断我们之间的感情,也可以很轻易的就给我安排一份在这座城市中,很多人需要,也很体面的工作。
  我,则是烟雾,无根浮萍,不断的被生活现实的阵阵微风,吹着改变。

  一无所有的人,无论在哪座城市都是一无所有的。
  接受?
  只有接受,然后在这个范围内,争取让自己过得更好一些。
  但这一次,我拒绝了接受。

  眼瞧着就要月底了,天知道房东会不会再次增长房租,毕竟,北京永远不缺漂来这里的人,那个中年妇女,永远都不必担心房子租不出去
  长出一口气,我直接将香烟叼在了嘴角,腾出手之后,便在各类求职app上投递自己的简历,我不信自己离开了张瑶不能在这生活下去。
  此刻的我,心中憋足了劲儿,恨不能马上拥有一份待遇比在博瑞时好上几倍的工作,这样就可以向所有人来证明,我陈默并不比任何人差,甚至会好上很多。
  不得不承认,我的这种想法很幼稚,不是一个成熟的男人,应该具备的。
  挑挑拣拣,投递了几份简历之后,嘴角的那支香烟也几近燃尽,我赶忙将它捻灭在烟灰缸里,并将落在地上的烟灰,用卫生纸给收拾好。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看了眼时间,上午十点,想着昨晚王雨萱吃的是面条,担心她会被饿醒,于是我就钻进了厨房,洗手过后,煮了一些白米粥。
  趁着这个时间,我又将黄瓜切片,淋上辣椒油,味精等调味品,做了一道简单的凉菜,一会儿再煮两个鸡蛋,加上冰箱里的豆腐乳一顿典型的北方中式早餐,就会在她睡醒的时候完成。
  我很享受这个感觉,它让我短暂的忘却了刚刚面对的那些事情。
  至少,我做饭的时候不会去想,该用什么样的工作去跟那个女人证明其实,我心里清楚,不论我怎么证明,从实际出发,我都无法做到与她之间对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