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2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走了出去,到了门口外面的凉粉店 , 我听着老板剁凉皮的声音 , 樊姐坐在椅子上 , 擦着头上的汗 , 昆明的夏天是非常热的 , 就算是开着空调 , 你的汗都不停的流。
  “坐吧……”樊姐说。

  我坐下来 , 没有表情的看着樊姐,她说:“能吃辣吗?”
  “能?”我平淡的说了一声。
  樊姐说:“老板,凉粉凉皮,超级辣。”
  她说完 , 就靠在椅子上,问我:“恨我吗?”
  我看着她,我说:“恨你有用吗?我更恨我三叔。”
  她笑了起来,说:“你很聪明,不愧是大学生,恨一个人有用的话,那这世界就没有坏人了,抽烟吗?”
  我摇头,她说:“男人不抽烟,算什么男人?连一个女人都不如,你的妞 , 我没有动她,但是没有钱 , 对不起,要么你去卖,要么她去卖,到时候 , 我会给你选择的。”
  哽咽了一下 , 没有说话 , 老板把凉皮端过来 , 很香 , 非常的香 , 芝麻的香味 , 透人心脾,但是那辣椒的香味,让人的精神 , 一下子就起来了。

  我拿起来筷子,哗啦啦的吃了起来,我很能吃辣,非常能吃辣,每次都会放很多辣椒,辣椒的刺激感,让我的头发发麻。
  樊姐也吃了起来,说:“这里的凉皮,辣味十足 , 我就爱来这里吃,昨天你把黄皮给打了 , 我挺欣赏你的,真的,我最他妈讨厌那种蔫蔫唧唧的男人,一开始 , 我挺看不起你的 , 但是自从你把黄皮给打了 , 还打的那么惨 , 我觉得 , 你是个男人。”
  我看着她 , 我说:“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 , 是你们把我逼急了。”
  “不,是你保护你身边的女人,你是为了保护你身边的女人 , 而动手的,我就欣赏你这点,就算她不是你马子,你还会保护他,这就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如果昨天晚上你自己跑了,我今天就不是跟你在这里吃凉粉,我一定会让你吃土。”樊姐冷冰冰的说着。

  我看着樊姐的眼神,她的眼睛很红 , 像是受到了刺激似的,过了一会,樊姐说:“吃完了?”
  我擦了嘴 , 辣椒的味道从嘴巴里一直窜到头顶,我很清醒,非常的清醒,我点了点头 , 她也站起来 , 丢下来一百块钱 , 然后走了出去 , 她很潇洒 , 非常的潇洒 , 像是男人一样 , 我跟在她后面,上了车。
  车市五菱面包车,很破 , 连空调都没有,坐进去,感觉像是坐在牢笼里,樊姐抽着烟,风吹在我脸上,我们都很沉默,没有人说话,看着车子外面的世界来来往往,我犹如过眼云烟一样。
  车子开到了景星街 , 我下了车,看着樊姐走过来 , 她说:“进去吧,你三叔欠我十万,利息你是知道的,今天不还 , 明天就会涨 , 迟一天 , 跟吃一个月 , 就是天壤之别 , 懂我的意思吧。”
  我看着她 , 我说:“我这次还了 , 下次呢?我不能一辈子成为他还钱的工具。”
  “那是你的是,他欠我钱,我只负责追债 , 他说他还不起,你能还的起,我就找你。”樊姐说。

  我听着她的话,我知道,源头是我三叔,我不搞定我三叔,是没用的,但是,我该怎么搞定我三叔?
  樊姐搂着我的脖子,把我拽进去 , 说:“老弟,别愁眉苦脸的 , 说句人话,你那个三叔,真的不是个东西,他迟早会把你害死的 , 借高利贷弄的家破人亡的 , 我看的多了 , 我是不会同情的 , 我搞死他们 , 反而是为民除害 , 你跟我混 , 我保护你,以后不管你这个三叔问谁借钱,他都找不到你 , 我樊姐在这条道上,也是有脸面的人。”
  我们进了赌石坊,被她搂着,我觉得不自在,自从那天晚上跟啊蕊发生了一些事情之后,对于女人的身体接近,我总是会有一种幻想,那种想法,在脑海里自己就产生了 , 没有办法阻止。
  我推开了樊姐,我说:“我不想被人控制 , 我的愿望是读完大学。”
  樊姐摊开手,一脸的不解,说:“不矛盾啊,晚上你出来玩就是了 , 跟你读书有什么关系?你要是没钱 , 老娘也可以包养你啊,是不是?”
  我瞪着她 , 刚要说话 , 我就看到我三叔急冲冲的从楼上下来了 , 我看到他就觉得厌恶 , 但是他真的不要脸 , 走到我面前,说:“大侄子,我看中一块好料子 , 咱们上去赌,这块料子真的好,非常,包赢。”
  我听着,没说话,直接上楼去,我懒得跟我三叔废话,他真的让我厌恶,到了楼上 , 我看到保险柜已经开了,在桌子上面 , 还放着一块原石。
  原石不是很大,将近五六公斤左右,是个三角体的感觉,不是很规则 , 何老板也在 , 他看到是我们 , 就笑了一下,说:“老弟又来玩啊?”
  我没有说话 , 只是点点头 , 樊姐在房间里面转悠了一圈 , 说:“阿斌 , 好好赌。”
  周老三笑了起来,说:“那肯定的,我这个大侄子 , 运气非常好,赢了好几次了,我告诉你,上次赢了三十几万,不信你问何老板,是不是?”

  何老板点了点头,说:“这位老弟不仅是运气好,眼也很毒啊,在我这,赢了不少钱呢。”
  我哽咽了一下 , 没说什么,我三叔就笑呵呵的说:“我要是有他的运气 , 我他妈早就是千万富翁了,阿斌,你看看这块料子?行不行?我感觉非常好,你看看 , 开窗料 , 这个窗口的色 , 真的诱惑人 , 我感觉能出百万大料的感觉。”
  我看着料子 , 皮壳发灰 , 料子的表皮砂砾感不是很强 , 裂痕的感觉很强烈,应该是莫湾几灰皮浅层料,我拿起来料子 , 看了一下,料子的结构有限,风化不均明显,整体刷皮较重。
  刷皮,就是把料子用铁刷子把皮壳给刷一遍,这样料子的皮壳就薄了,里面的肉质观察的就明显了,但是,这很容易给人一种错觉 , 认为皮薄,立马就能见水 , 但是,其实都是因为皮壳被打薄了的缘故。
  我翻转石头,寻找我三叔说的窗口,他把强光手电给我 , 指着料子上的窗口 , 说:“这呢,是不是不错?”

  我看着料子的窗口 , 打灯看了一下 , 窗口的种不是很好 , 糯种的局部糯化 , 晶体略粗 , 水头略好,光泽度略好,棉絮感略突出 , 但是这个色非常好,有点杨柳色的感觉,种偏嫩,出飘色牌子跟手镯,配合好工艺,好创意,单件市场价值十万的空间有。
  这块料子就是赌色,只要赌中了色,就算是阳绿色 , 也有五十万的价值,但是 , 料子皮壳上的裂纹是非常多的,所以皮壳里面的裂纹肯定也不少,而且,我从皮壳上的风化层感觉到 , 料子风化的不均匀 , 所以料子有变色变种的危险。
  “阿斌 , 就赌这块 , 包赢。”我三叔说。
  我咬着牙 , 你什么都包赢 , 好 , 我就给你赌这块,我看你怎么死。

  我三叔总是说,包赢 , 包赢,但是他从来没赢过,他从来都不知道,赌石根本就没有包赢这件事 , 一刀穷一刀富 , 这句话在云南流传了几千年,难道都是假的吗?
  我说:“好 , 你赌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