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08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的想法很简单,只要高歌出面到县里去给他站站台,一切谣言自然不攻自破。可是问题总是想起来简单,但是做起来难。
  高歌有自己的考虑,他觉得形式上的东西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陈九江要获得切实可靠的支持,这个支持是什么,当然是市委对他的认可。
  高歌摇了摇头,说道:“这些形式上的事情是解决不了主要问题的。主要问题在哪里?就在市委孟书记那里。你是时候去孟书记那里坐上一坐了。”
  陈九江苦笑着说:“我是想呢,可是他的门槛太高了,我踏不进去啊。”
  开始的时候陈九江觉得能靠上高歌这个市长就可以了。但是随着工作的深入,陈九江才发现一切差的远呢。怨不得人家老于同志对你陈九江不闻不问,是因为你根本没到人家问的地步。
  作为大河县的副县长,陈九江到现在连个县委委员都不是,这意味着什么,简单的说,就是小兵穿着元帅服,人家说你是元帅,你就是,人家说不是,你分分钟就得去最前沿阵地去顶雷。

  所以,当前的情形是,陈九江早晚都得靠边站。想明白了这个道理,陈九江自然是着急了起来。这才三天两头的跑市里。想要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
  可是解决这个问题只能找两个人,一个是于向荣。那不要问了,不找他还好,找他的话,一定会将陈九江就地免职的。至于第二个人,那就是玉州市的市委书记孟进了。
  正如陈九江自己说的那样,他是想进孟进的办公室。可是无论他约了多少次孟进的秘书,得到的答案都是书记忙,没时间。
  任谁都知道忙只是托词,最重要的是,人家表达是不想见他的意思。陈九江也明白,他这样的小小的副县长,在孟进书记的眼中,连个屁都算不上一个。更何况他这副县长还是人民代表选出来的呢,更不对孟书记的胃口了。
  听了陈九江的话,高歌就笑了,他指着手中陈九江送他的字说道:“任何人都是有喜好的,你只要找对了路子,自然就能敲开门。比如说白大师,作为咱们省乃至全国的著名书法大师,为啥就不吝赐你的字呢?因为你是他的学生,而且还是最有出息的学生之一。这么问你吧,咱们孟书记最大的优点是什么?”
  陈九江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高歌说:“看看,啥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一看你就不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咱们这个作为红二代的孟书记,最推崇的,就是孝道。孝顺是咱们民族的优良传统美德。具体到一个人上,更是人性敦厚的体现。到了你这里就是敲门的机会。”
  投其所好这个道理陈九江是懂得的。陈九江此前也曾总结过,不怕领导好,不怕领导坏,就怕领导没有爱。什么意思,就是无论领导是好还是坏,只要他有喜欢,那就有了操作的空间。

  陈九江盯着高歌问道:“高市长,您说的我懂了。敲不开孟书记的门,只要敲开老孟书记的门就行了。可是老孟书记喜欢什么呢?是富熙糠,还是老来乐?”
  高歌笑着点了点头道:“思路倒是对了,可是方法却是错了。咱们这位老孟书记呀,人到老年就喜欢个写字画画。这不最近就迷上了白大师的字和石大师的画。石大师和白大师关系好呀,所以你央着白大师给你弄上那么一副画,去他家里坐坐就行了。”
  陈九江一听,立刻喜笑颜开的离开了高歌的家。一边走还一边想,看咱们高书记,平时嘻嘻哈哈的,不动声色,可是这才几天呀,就将孟书记的情况都调查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才是为官之道,这才是成功之学呀。
  可是平白无故的他将孟进书记的情况了解的这么清楚,这又为了什么呢?莫非是他有了不臣之心,称王之愿?还是习惯使然,凡是总是要做个有备无患?
  陈九江的想法还真是对的,高歌虽然每天都像米勒佛一样,笑呵呵的。尤其是在工作上,陪衬着孟进,甘当绿叶,可是真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想法,谁也说不明白。
  俗话不是说吗,不想当将军的士兵就不是个好士兵。陈九江是个好士兵,高歌自然也不是无理想,没目标的主。
  高歌口口声声说着想要重回省里,做个安逸的省厅一把手。可是窥斑见豹,由他和陈九江的谈话,不难看出,高歌慈善温顺的外表下,也有一颗积极向上的心。也许他是因为卓不凡的离开而蛰伏,也许他是因为坐等机会,静待孟进的破绽。
  可是这种事情谁想的明白,谁说的清楚呢。若是他真的在关键时刻给孟进来上一耙子,只怕也够孟进挠头喊痛的。
  这种事是由不得陈九江想的,他也关心不着。他现在最关心的还是洗干净自己的屁股。既然得了市长的指点,抓住了成功的尾巴,陈九江就决定不去县里上班了,赶紧再回省里,将那还没有焐热的石大师的画,送出去吧。
  老孟书记退休之后,就参加了老年书法协会,学起了书法创作。可是书法这种东西靠的是天赋,不是勤奋,更不是几个老下属的吹捧。所以老孟头每天坚持不懈的练着总也不进步的书法,就埋怨起命运来。

  老孟说,老子是个书法的天才,可惜被当官给耽误了。若是当初拜在一位大书法家的门下,说不定我也成了另一位白大师。
  老下属们就撺掇他说,孟书记,您这字写的可是真心不错。不过呢,就缺少一位名家给你指点。人家不说了吗,名师出高徒呀。不如这样吧,您就拜在白大师的门下,当他的关门弟子,学他一点真传。
  如此一来,你成了书法大师,老有所乐。咱们呢,也跟着你沾光,当一当书法家的朋友。一起练上两年出个书帖,写个集序,名扬千秋,声留青史。
  这话说的老孟心里都热了,他想,广告里不是说了吗,心动不如行动,咱赶紧行动起来吧。于是就送了两次拜帖,写了两封求教信,不知道是被白大师丢到了垃圾筐里,还是半路就被嫉妒他的送信小哥给吞了下去,愣是没有收到白大师的回信。

  正当老孟心灰意冷的时候,陈九江出现了。陈九江拿着石大师的擎天石柱送到了老孟书记的手中。
  老孟书记在台上的时候也是送惯了礼,收惯了钱。但是若说退休之后,收到的礼物,陈九江这是头一份了。老孟打开一看,乖乖,石大师最新创作的擎天柱石。这副画不就是冲着我的心来的吗?挠的我身上十万八千根毫毛都舒畅的张开了小嘴想要呼吸。
  不过看这小伙子的模样,只怕不是冲着我来的,是因为我那好儿子吧。所以老孟忍着心动,矜持的说道:“小陈县长啊,无功不受禄。这画很好,我也很喜欢,可是我不能收呀。你还是赶紧拿回去吧。”
  日期:2018-04-01 0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