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449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蛮横的方式并不能让机械的温度降低,过了一会儿,柴油机开始发出巨大的噪声,尾部机舱的位置冒出滚滚浓烟,船速开始减慢,身后的追兵们看到机会,大胆的贴过来,企图强行登船。
  小恶来提着枪管冒烟的重机枪进来,成了个小花脸,一脸苦笑道:“叔,后边全是浓烟,呛的我什么都看不到。”
  李牧野沉着的:“没事,他们想登船就让他们上来好了。”
  小恶来看了一眼海图仪,道:“咱们现在距离新西兰海域应该没多远了,要不要考虑弃船?”
  李牧野摇头道:“让他们贴过来,咱们抢一艘快艇走,你负责照看小朋友,我负责迎敌。”
  俩人迅速回到各自舱室,在极短时间里收拾好随身必备之物又回到底舱,李牧野一看小恶来的背囊就禁不住皱眉,这小兔崽子肯定是把那些龙涎香也装里头了,真不愧是淮南门的憋宝客,都他吗这个时候了,还舍命不舍财呢。
  后甲板已经冒出火光,下面有个储油罐,储备着在火奴鲁鲁补充的数万加仑柴油。一旦被引燃,很有可能发生高温燃爆。李牧野将自己的背囊打开,示意白新月钻进来。小姑娘倒是蛮听话,动作迅速跳进背囊。
  这时候船舱外已可以听到追兵们登船的声音,枪声几乎就在耳边响彻。李牧野全副武装,稍微闭目感知一下周围的声音,在心中描绘分析具体的情况后,将小恶来拉到身后,一马当先冲出船舱。
  左手边有个人脚步沉重,应该是携带了重武器,甩手就是一枪,达姆弹精准打中那人的额头。身后上方有人跳上二层甲板,不用回头,感知方位右手枪回手射击,子丨弹丨打在了那人的脸上。右侧方有人举枪射击,身后小恶来的步枪先开火了,那人被打中当胸,尽管有防弹衣,仍然被打了个对穿。
  孙大娘说的没错,顶尖的方士除了要有些不为人知的物化手段外,还必须要有敏锐的精神知觉才能跟武榜上那些顶尖人物正面交锋。否则,再厉害的手段也没有发挥余地,人家只需悄然接近,骤然出手偷袭,身体相对孱弱的方士根本没有还击的余地,更无从发挥所谓法宝的威力。
  子丨弹丨有限,对方有数十名荷枪实弹的杀手,纠缠下去,人上来的越来越多,很快就会陷入弹尽粮绝的境地。李牧野毫不迟疑的选择了感知中最弱的方向,快步冲到船舷附近,飞身一跃跳了下去。身后听到小恶来大声叫道:“叔,你先走一步,我先掩护你们,然后从海底走。”
  李牧野闻声回头,小恶来没有跟过来,却反而爬上了三层甲班,居高临下,用狙击步枪给自己开道。
  这小兔崽子!李牧野心中暗骂,知道他是仗着有河鬼傍身,可以在水下生存很长时间,这片海域虽然澄澈,透明度极高,一眼能看透海面下数十米的距离,但水下巨型珊瑚密布,宛如一座迷宫城堡,一旦钻进去,有的是藏身之地。

  这个时候容不得婆婆妈妈的犹豫,李牧野双足落水,立即身体前扑,凭着从前锻炼出的良好水性,借着水面膨胀反弹之力和身上衣物装备的浮力,猛地一划水,身体前冲,跃上最近的一艘快艇。
  这艘艇上的人已经登船,李牧野迅速启动快艇,调转船头奔着隶属于新西兰国的海域飞驰而去。一边走一边回头,最后一眼看到那艘游艇爆发出强烈火光,而小恶来则在那一刹那跃入大海中。
  管不了那么许多了,以这小子淮南门憋宝客的手段加上捞尸秘术河鬼,他至少有八成把握生还。
  快艇飞驰在海面上,速度如飞似箭,领先了几分钟,就已经将身后追兵拉开了几公里的距离。李牧野全神贯注在驾驶上,身后背囊忽然有了动静,那个小姑娘白新月用手在后背上写道:你没必要为了我付出这么大代价,请把我交给他们吧,我不想欠你的。

  都什么时候了还跟老子这儿玩哑语。李牧野压着火气,大声道:“先脱险再说吧。”
  白新月写道:你逃不掉的,这些人的势力大的超过你的想象。
  李牧野索性不理她了,专注驾驶,已经驶出数十海里,可以肯定这片海域必是属于新西兰国的。身后追兵仍紧追不舍。这时候前面出现了一座颇大的海岛,远远看去山峰隆起,白雾缠绕,雾气漫漫中忽隐忽现。李牧野心中大喜,只要有藏身转圜的余地,老子就有把握随随便便玩死你们。
  快艇冲破雾气笼罩的海面,一股硫磺的气息入鼻,李牧野意识到这是一座火山岛。白雾漫漫,前路难测,李牧野不得不放慢了速度。很快就听到身后有吆喝声传来。对方也追上来了。
  又过了一会儿,快艇来到了岸边。李牧野一边打电话报警,一边迅速下船往岛内奔走。他的英语水平有限,口音还比较重,跟奥克兰警方的接线员说了几遍对方才听明白。承诺会立即锁定李牧野手机所在方位,派出海岸警备队前去核实情况后就掐断了连线。
  李牧野不确定对方是不是敷衍自己,不敢把全部希望寄托在新西兰警方身上。身后追兵在胡乱开枪,听喊叫的声音应该已经十分接近,足下不敢稍停快速往海岛深处奔走,越往里走白雾越淡。阳光洒下来,远方是一座冒着白烟的大山,而正前方却是一片绿木覆盖流水潺潺的山岭河谷。
  忽然感到后背的小人儿又在写字了:我被打中了,快停下帮帮我……

  神话传说般的荒岛,山谷,巨木,阳光照在青灰色的石板上,受伤的小姑娘正倔强的想要自己完成包扎。中枪的部位有点尴尬,但对于这么大个孩子而言,本不该构成困惑。至少李牧野面对她的时候是很坦然磊落的。
  “你就别勉强自个儿了,虽然只是皮里肉外的伤,但如果不及时处理好,在这样的环境里一旦发炎,小事儿也会酿成大事。”李牧野抱着肩膀看着她在那里扭着身子摆弄。
  子丨弹丨打在臀部与大腿交汇的位置,位置比较偏,所以对穿而过,没有伤及骨头。但是对于这么一个玲珑剔透的小姑娘而言,其实已经算是很严重的外伤了,她就那么回身淡定的看着,然后倔强的自己完成了缝合包扎。并且坚定不移的拒绝了李牧野提供的消炎药。
  她用厌恶抗拒的眼神看着李牧野,似乎在说,你这么大的人了,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还用我来教你吗?
  “你这孩子真是有点古怪。”李牧野道:“我跟你们白云堂之间也算有些交情了,冲着恶来和他外祖杨千岁,咱们说是自己人也不过分,我虽然没见过你那位堂主姑姑,可也没少了听说她的作为,心里对她其实是有几分钦佩的,可谓是神交已久,从那论起,我该当得起你叔叔了,你在我面前就是个孩子啊。”

  白新月抿嘴不语,她挣扎着站起,想要把裤子提回去,但稍微一用力就疼的蹲下身去。虽然如此,却硬是不哼不哈。也不知这个假哑巴究竟打的是什么哑巴禅。李牧野瞧着她勉强的样子,心里想的是随她去,可终于还是于心不忍,过去将她抱起,帮着她把裤子提了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