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4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秘书长要吐血了,什么?
  下午他去请示省长,省长让自己拿主意,这种屁大的小事,没必要经过他。于是他就把另一个会议定在今天晚上。
  通知下午才发过去的,没想到省长突然决定,晚上要开会。自己又不是神仙,能分身吗?
  但是省长发话了,他没折,只得打电话,取消自己的那个会议。
  挂了电话,秘书长就在心里嘀咕,朝令夕改,我还做个屁啊!
  以后人家拿我说的话当放屁了。
  晚上,省长出现在会议上。
  现在加班已经成为一种时尚,班子调整才多久啊,基本上天天开会。
  省长道:“现在我跟大家宣布个事情,以后大家的工作,有什么需要汇报的,一律在会议上提出来。这样也可以集思广议,在会议上解决问题比较民主,比较合理化。”

  众人觉得这话,挺逗的。
  前几天他还在说,事无大小,都要经过他的同意。这才几天?他就把事情推到会议上了?
  然后,省长就在会议上,把今天的事务给处理了。
  哎,你还别说,这有点象什么来着?
  上朝。
  对了。
  很多人就有这种感觉。
  只差没有说那句,有事早奏,没事退朝之类的话了。如果以后的工作,都集中在晚上的会议上进行,这倒也新鲜。
  这也算是在省长手里,创造出来的奇迹吧!

  顾秋把一整天的工作,都在会议上做了详细的汇报。然后大家一个一个接着来。这一汇报,又是三个多小时。
  有人打起了呵欠,这日子没法过啊,总是打疲劳战术。
  散了会,顾秋问,“省长,这个点了,是不是应该发桶方便面什么的,给大家饱饱肚子。”
  吴柳媛副省长道:“省长,我有个提议。”
  “你说!”

  “我希望不要把工作时间拉得太长,每天这么熬,身体会垮掉的。”
  这可是大家的心声,谁都不愿意当官当得这么累,更重要的是,没有一点实际意义。
  你说工作就是加班,开会,解决问题。
  电视台的欧阳若晴在旁边拍摄这种场面,前两天有新闻报道,南阳政府班子连夜挑战,为展开新的工作局面,已经连续奋斗了多个通宵。新上任的政府一把手,信心十足,确定了新的工作计划,确保在二到三年之内,实际人均收入翻一番的宏伟目标。
  当时顾秋也看了,这新闻简直就是太扯。
  但是他也知道,这稿子是小邱写的,电视台只不过是照着念了一遍罢了。
  看来省长的用意,是先声夺人。博了眼球再说。
  新任班子常委会议,大家陆陆续续到齐。
  唐书记比平时早到了一点,省长坐在那里,面前摆着漂亮的茶水杯。
  除了一名同志出差以外,所有人基本到齐。
  唐书记看了眼大家,“开始吧!”

  按照惯例,把相关程序走完,重要事情全部议一遍。开个会,也就一二个小时的事。
  这时唐书记问,“关于城管改革的问题,你们那边进行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接受检查?”
  唐书记的目光看着顾秋,因为当初这事是顾秋起了最重要的作用,顾秋说,“这事得问省长,我已经不再担任这个副组长了。”
  唐书记又望着省长,用意很明显。这又是什么意思?上次在自己办公室,他不说得好好的?
  省长道,“哦,考虑到各方面的因素,顾秋同志的工作比较忙,我做了一下调整。”
  唐书记心里不悦,调整?你把最清楚内幕的人给调整没了,你的工作还怎么开展?

  当然,他没有说出来。倒是要看看省长的成果。
  这时,几大常委打起了呵欠。
  唐书记脸色一寒,“你们晚上干嘛去了?开会时间呵欠连天,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
  一名常务副省长道,“唐书记,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接二连三的加班,天天熬夜,这哪受得了?”

  熬夜?
  熬哪门子夜?
  最近有重大工作进行吗?
  唐书记看着省长,省长寒着脸,“有些同志,辛苦一点就喊累,忙一点就叫苦。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和本职工作。你们应该看看革命老前辈,他们是如何工作的?没有一点奉献精神。”
  这么直接批评几位常委副省长,换在平时可是十分罕见。
  省长道,“这是常委会议,不是平时闲聊的地方,希望个别同志注意。”
  唐书记听了这话,就望了他一眼。感觉好生怪异。
  这什么心态?

  政府班子的事情,他也听说了。前两天电视台报道这事,说政府班子在新任省长带领下,通宵达旦地工作,为的只是把经济建设搞好,让人民群众收入实现翻番。
  可疲劳战术,真能实现民众的收入翻番吗?
  听到省长在会议上,如此义正辞严批评人,顾秋道,“做为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我说几句。”
  顾秋道:“最近政府班子的内部调整和新兴的工作作风,的确存在着巨大的误区。”
  顾秋只是说误区,并没有说他的工作方式不对。

  顾秋道:“首先,疲劳战术只是一种表面现象,其实并不能改变什么。并不是说,我们天天坐在办公室,天天晚上开会,工作就能抓好。对于同志们的心里想法,我基本清楚。同志不是说过一句话嘛,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好的身体,我们怎么继续工作?上周连续七天,天天晚上开会,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这只是一场消耗战,没有实际意义。还有,省长同志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我表示反对。”

  “你反对什么?”
  省长看着顾秋,一肚子火。这是政府班子内部的事,你在这里叫嚷着什么?有什么不能回去跟我说吗?
  顾秋正视着省长,“你先听我把话说完,说完了你再发表自己的看法。”
  省长一怒,“顾秋同志,你是我们班子里最年轻的干部,我希望你能正视这个问题。你不要因为这个就可以骄傲自满。你说的这些,都是我们私下里可以沟通解决的问题,没有必要在这里耽误大家的时间。”

  唐书记脸色一沉,“你们这是干嘛?当这里是菜市场吗?”
  目光落在省长身上,“你身为政府班子的一把手,为什么不能容忍下面的同志发表自己的意见?”
  省长道,“这是政府班子内部的事情。”
  唐书记一怒,“政府班子内部又怎么样?你不要忘了,党领导一切。”
  省长顿时气闷。

  没错,党领导一切,他们政府班子也必须接受党的领导,脱离了这个根本,说什么都是没有任何意义。
  政府班子究竟存在着什么问题?唐书记当然有权力过问。
  日期:2018-04-01 0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