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4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就是说,要绝对维护他的领导权力,不能挑战他的权威。大家都是上了级别的干部,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要求,大家心里当然不爽。
  当初杜省长在位的时候,他可不是这样的,他只抓工作。权力上的事情,该谁管,他不干涉。
  现任省长的作风,让大家打心里反感。
  这意味着什么?
  害怕?
  担心?
  还是对自己没有自信?
  不管他什么理由,反正让大家不舒服了。
  但是省长并不顾忌这些,而是继续说属于他的规则,后来又谈到城管改革的问题。

  政府班子的事情,政府自己来管,来抓。我不希望被人抓到把柄和辫子。
  顾秋心道,我怎么就感觉到他有种要与省委分庭抗礼的味道?他究竟想干嘛?
  顾秋之所以不吭声,就是想证实自己心里的猜测。有人说,省长以前不是这样的,为什么刚一上位,人就变了呢?
  到底是拿着鸡毛当令箭,还是一朝令在手,就把令来行?
  人对权力的向望,表现出来的**各不相同。听到省长在会议上宣读属于他的规则,大家一个个的都没有吭声。

  结果,整个会议,成了他一个人的声音。
  其实,大家心里明白,如果有人不听他的,照样没法,尤其是几大常委,人家是省常委,人家有自己的权力,你要想把人家完全管死,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快十一点了,省长宣布散会。
  随后,他就站起来准备离开。

  很意外的是,大家坐在那里不动。没有一个人跟着他站起来。
  省长回头一看,心里就不痛快了。
  可他没有办法,也没有权力赶大家走。这时,只听到顾秋说,“时间不早了,今天晚上我请客,大家想吃什么?”
  众人纷纷笑了起来,“好的,那就顾秋同志请客,走吧走吧!”
  一群人笑笑呵呵下了楼,去吃宵夜去了。
  省长的脸色很不好,阴沉得快要爆发了一样。
  秘书在旁边见了,感觉很不舒服,这些人什么意思嘛?向领导示威?想起刚才的一幕,大家心里都不舒服。
  秘书心里更不爽,今天是新省长第一天开会,你们一个个都不吭声,省长明明宣布散会,竟没有一个人起身。
  等省长出了门,你们都去吃夜宵了,把省长凉在一边,搞什么?
  刚才省长在会议上郑重声明的几点,秘书也听到了,他在心里暗暗自喜。省长这是要打造自己的绝对权威,在政府班子里,没有人敢与他抗衡。
  真若如此,那自己这个省长秘书,在政府班子里也是人见人敬的那种。
  仆随主荣,这个道理亘古不变。

  顾秋等人一起去吃宵夜,省长回到办公室里,感觉到他肚子里闷着一团火,却又无处渲泄出来似的。
  办公室里的气氛,简直快要凝固了。
  第二天,省长重组了城管改造小组,他亲自任组长,顾秋被踢出了这个小组。对此,顾秋主动交出自己手里的这份工作。
  交接完成,省长的目光落在顾秋身上,“我们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领导班子,我希望个别同志不要有拉山头主义的思想。班子里的每个同志,都是平等的。除了工作性质不同罢了。”

  旁边很多人都听得出来,省长这是在暗指某人,比喻说昨天晚上一事,让省长不痛快了。今天他这是借故找麻烦。
  这时顾秋道:“我完全支持省长的意见,个人英雄主义和拉山头上义,性质都是非常不好的,我们在工作当中,要坚决禁止和杜绝这种思想和行为。省长说得好,政府班子是为人民服务的单位。所以我更希望,我们这个班子,能够在平时的工作当中,尽职尽责,一切都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脱离了这一点,都是非常危险的。”
  做为班子里的常务副省长,他的权力仅次于省长,因此,顾秋完全有权力发言。
  听到顾秋把话说完,大家纷纷发言。
  意思都差不多,针对这种个人英雄主义和拉山头主义进行了批评,看大家说得一本正经的,连顾秋都想笑了。

  省长坐在那里,听着每个人的发言内容,基本上相差无几,而且大都是跟应声虫一样的。
  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等大家发言完毕,省长道,“看来同志们的觉悟都很高,有这样的认识态度,我非常高兴。下面,我将对班子里的分工做一次调整。”
  分工做调整?
  省长要对班子里的分工做调整,这是一个极为敏感的话题。
  于是大家都不作声了,听着省长将如何调整大家的分工。分工调整,关系到个人权力问题。
  以前,几位副省长之间的工作,是阶梯性质的。
  根据每个人的不同,分管的工作各有不同。也就是说,几位副省长之后,也分排名先后。
  象常务副省长的分工,除了分管一些部门之外,还在特殊情况下,替省长主持日常工作。目前的分情况如下。
  顾秋,常务副省长,分管省政府机关、发展改革、财政、审计、税务、粮食、发展研究中心、外经贸、口岸、重点项目工作。
  刘新奇副省长:分管人事、编制、监察、劳动、社会保险、统计、物价、法制、文史、参事、档案、地方志工作。
  陈推荐副省长:分管农口、供销社、公丨安丨、司法、打私、民政、人民武装工作。

  吴浚泉副省长:分管文化、卫生、人口计生、新闻出版、广播影视、民族、宗教、妇女、儿童工作。
  张思德副省长:分管科技、教育、金融、知识产权工作。
  李问之副省长:分管工业、交通、通信、内贸、信息化、国有资产、质量监督、食品药品监督、安全生产工作。
  尹建设副省长:分管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国土资源、人防、工商管理、体育、核应急工作。
  吴柳媛副省长:分管旅游、侨务、外事、粤港澳合作、对台工作。

  从上面可以看出,分管人事和公丨安丨的副省长,排名靠前。
  而象吴柳媛这样的女同志,只是分管了旅游,侨务,外事等这样的工作。在某种程度上,她只是一个形象代表。
  代表着女同志在政府班子里的权力和地位。所以平常,她真正能管得上的地方不多。
  分管的工作越少,权力越小。
  现在省长突然提出要重新分工,显然,他有新的计划。

  可这毕竟是关系到每个人切身利益的问题,大家都看着省长下一步的行动。省长说,“现在我把工作做了一下调整,都写在这份工作计划中,你们自己看看。”
  这是他昨天晚上,熬夜弄出来的成果。
  工作调整计划发放到每个人的手里,政府秘书长一眼就看到顾秋的名字下面改动最大。
  做为排名第一副省长,他应该是个省长的候补人选,遇到省长因公出差,或病退等诸多因素中,这个常务副省长有绝对的权力临时主持省长的日常工作。
  但是,今天这份调整计划中,把顾秋分管的几个重要部门划出去了。把旅游和侨务划了进来。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现象,也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现象。
  而其他副省长那里,都有调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