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1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推辞不了的事,我们一定顺应民心,可捐款救灾 , 不过是凭良心,恰好我没有良心。生死有命,若我哪日遭难,我也不求别人助我 , 我的原则一向是各扫门前雪。”
  黄副省长见她口口声声都是她自己,他将目光投向乔苍,他无奈笑,“财政大权掌握在夫人手里 , 若您能说服她肯,我这里毫无问题。”

  何笙毫不留情,“我不肯,不必来说服。特区富贾多,不缺盛文一家慷慨解囊 , 等什么时候出了连政府也束手无策的麻烦,我们再参与就是。”
  黄副省长脸色难堪至极 , 他还说不得什么 , 仕途政要真正解囊的不足十分之一 , 这笔巨款全部倾注在商人身上 , 蒂尔是顶头上司周容深的生意,他们不敢动,因此盛文便是大拿,他们押注乔苍掏出的钱不会低于两千万 , 一旦填不上,筹款的压力顿时加大许多。商人多数没有胆子和政府杠,遇到何笙这样玲珑厉害又官场背景颇硬的主儿 , 他们也没法子。
  何笙不着痕迹使了个眼色,朝一旁富太太群走去 , 乔苍与黄副省长假惺惺客套寒暄几句,对方也没了兴致,两人便交错过。
  他带着秘书走出会场 , 去往尽头的洗手间,他沉声吩咐通知盛文各部门,加班加点赶工 , 将所有财务报表 , 客户资料,税务备案做一份假账出来,真的直接烧毁,一点不留。
  乔苍返回时,与正好离开的曹荆易在走廊遇到,他们谁也没有和对方说话,同样高大英挺的身姿平衡而过,由于长廊过分狭窄,墙壁灯光又明亮炙热 , 故而双方同时微微侧身,倾斜相对,他们甚至连一丝友好的目光都未曾给予,陌生而冷峻。
  交错经过后,走出数米远,曹荆易忽然停下 , 回头说,“乔总。”
  乔苍无声停滞,他没有立刻回头,而是一边触碰袖绾的纽扣 , 一边静默等候他下文。
  曹荆易不疾不徐说,“你的帕子掉了。”
  乔苍余光撇向身后,果然在光洁如洗的地面,一块巨大的淡紫色砖石上 , 慵懒散开他的帕子,他这才淡笑转身,“多谢曹总。”
  秘书挂断打给盛文的电话,弯腰将帕子捡起,掸去上面根本不存在的浮尘 , 折叠好交给乔苍,他接过后挑在指尖把玩了片刻 , 轻声闷笑 , 潇洒朝空中一抛 , 帕子顿时落入不远处的垃圾桶 , 彻底失了踪迹。
  曹荆易眯眼,揣测了几秒钟,对他这个举动了然于心。
  乔苍凝视桶盖边缘金光烁烁的纹路,“只不过换个地方丢而已 , 可我又不能失礼,对曹总提醒的好意置若罔闻。”

  曹荆易仍满面温润,没有丝毫攻击性 , 也不见戾气,“乔总洒脱 , 至于帕子丢还是留,终归要先捡起,才能处理。”
  方帕。
  乔苍脑海忽然浮现一出画面 , 在办公室中,他也是用帕子擦拭沾染过梁蘅芷的手,她那日去得非常匆忙 , 却不像一时兴起 , 他隐隐察觉什么,笑容荫寒几分,“曹总近来很忙,什么都要C`ha 手。”
  曹荆易斯文淡笑,“忙一点才能吃得饱一些,不如乔总生意做得大,更要勤勉。”

  他说完点了下头,挺拔清俊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处,乔苍脸上笑容也顿时崩塌 , 他吩咐旁边的秘书,“调查他和梁政委的关系,做得隐秘些,不要被任何人知晓。”
  曹荆易从会场离开,直接驱车回到酒楼,他在这边有一间常年包租的套房 , 他来便居住,不来便空着。
  两个保镖立在墙根正抽烟,看到他回来立刻掐灭,起身迎上去 , “曹爷,您今儿挺早。”
  曹荆易脱掉西装交给保镖,“有什么事吗。”

  保镖接过衣裳挂在门板,正要回答 , 被另一个保镖眼色制止,曹荆易未曾发现这一幕,径直进入最里面的卧室。
  他心底是毫无防备的,平静推门而入,两三秒钟的呼吸后 , 脚下猛然一滞,他察觉到空气中有其他人味道 , 而且非常浓烈 , 窗子敞开 , 都不能将那气息散去。
  他不动声色瞥向旁边悬挂的铃铛 , 原本卷起的穗子,此时坠下了。
  他眉眼一凛,触摸到口袋内的手枪,拨开了保险栓 , 吧嗒一声响,黑暗中蛰伏的人也睁开了眼睛。
  壁灯下一秒被打开,灯火通明的瞬间 , 曹荆易看清了房中多出是谁。

  慵懒倚坐的身影,细长而妩媚 , 火红色长裙迎着窗外灌入的烈烈风声,溶于清朗月色,那般肆意张扬 , 她被白光剌得眼睛一颤,没有立刻回头,而是将两条交缠的腿分开 , 并拢 , 倾斜,横卧于沙发,她沉默吸烟,雾气从红唇吐出弥漫,湿漉漉的长发刚洗过澡,滴答淌水,美人出浴的万种风情,投射在墙壁,留下淡淡余影。
  她的不请自来并没有得到曹荆易认可 , 反而是皱眉与厌弃,“谁让你来的。”
  她打了个哈欠,翻身仰卧,袒胸露汝春光乍谢间,下面也隐隐失守,她的衣衫似乎津挑细选过 , 颜色款式百般衬她,陷于这幽暗斑驳的光束,更是暧昧升温,曹荆易两步跨向窗台 , 朝底下车来车往的街道打量,看不到任何熟悉和诡异,尤其没有疑似乔苍的人,他这才合拢玻璃。
  “我说过 , 没有重要的事,不允许你来找我。”
  梁蘅芷透过空气凝视曹荆易,流转的秋波如黛,并没有因他的怒意而退缩收敛,她一只手夹着烟,另一只手将裙摆掀起,露出修长白皙的腿 , 时而交叠,时而分开,时而蜷缩,无边春色仿佛一只万花筒 , 在曹荆易眼底肆意绽放,摇曳,各Ju风韵。

  “你凶我做什么,我眼巴巴等着还不是因为想你。你不让我找你 , 也不主动来找我,你要害我得相思病吗?”
  保镖伏在门上听了许久,里面动静太虚弱,声音含糊不清,其中一个按捺不住对准门锁敲了两下,“曹爷?”
  他们在试探曹荆易是否因为手下人擅自做主让梁蘅芷进屋而震怒,从而波及他们 , 他一言不发,立于原地注视沙发上蠕动的婀娜身躯 , 她的春情美色未曾激起他半点涟漪 , 眼底的厌恶和凉薄却愈发深重。
  保镖试图再喊 , 被旁边同伴制止 , 朝他使眼色,“别打扰曹爷,他和梁小姐又不是仇人,这会子没准都滚到一起了,你找死吗?”
  保镖思付几秒说不能 , 曹爷这段时间都不允许她来,吩咐任务也是中间人去接触。
  一支烟递过来,同伴嘿嘿笑 , “男人和女人,不就脱了丨内丨裤那点事吗 , 永远不要拿常理分析,没有适合口味的,用顺手的就是最好的。”
  梁蘅芷茱萸般的手掌探向空中 , 指了指角落处酒柜,“听说你珍藏了一瓶62年的法国红酒。不和我分享吗。”
  日期:2017-11-28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