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1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秘书在一旁附和说 , “乔总的口头禅,夫人听多就习惯了。”
  何笙好奇问他什么口头禅。
  秘书偷眼打量乔苍,见他没有阻拦 , 立刻大声说 , “我太太。”
  众人笑声更重,她红了腮,小声呸,“显摆你有个太太。”
  何笙拉着他走出珠宝店,邻座结伴挑选翡翠的两位太太转身瞥了一眼,咕哝了一口痰,啐在地上,“神气什么,臭** , 真拿自己当凤凰了,乌鸦都嫌脏。”
  女人摘下翡翠镯子,又拿起一只颜色更深的,“华姐,你可别说她了,她确实有本事 , 前晚我坐车去赌场赎我侄子,路过那片下三滥的地方,你猜我听见什么?那里的赌徒说,这辈子若生个乔太太那样的女儿 , 什么都不愁了。瞧瞧,她倒是成了杨玉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世道再多出几个何笙啊,人们都不重男轻女了 , 要颠倒过来了。”
  “凭她啊?她也配,还不是男人眼瞎,让她钻了空子。”
  “嚯,周部长眼瞎,姓常的那个土匪头子眼瞎 , 乔先生也瞎,这权贵名流还都瞎到一块去了!”

  被称作华姐的富太太没好气说,“不然因为什么 , 比她漂亮的 , 清白的 , 家世好的 , 也不是挑不出,难不成那千金名媛,还逊色她一个**吗?”
  女人啧啧摇头,“要我说,她库闱之术一定很厉害 , 八成是那事儿,别的女人做不来,也不肯做。”
  华姐怔了怔 , 两人掩面窃笑。
  乔苍与何笙抵达承办峰会的酒楼时,宴厅内早已人声鼎沸 , 倒不是他们来得晚,而是这些人别有图谋来得早,她没急着下去 , 伸手拦住乔苍,扬下巴示意秘书去打听,到底为什么事。
  她记得四年前的峰会在东莞召开 , 当时是一批紧挨红灯区的烂尾楼 , 大概有两趟街,人巢密集,拆迁亏很多,政府不愿接管这烫手山芋,又不得不整顿市容,在峰会上丢给商人解决,众筹了七千万,打点了上千户贫民窟,峰会已经成为政府敛财的手段了。
  秘书离开片刻 , 回来敲了敲玻璃,何笙摇下,他小声说,“汕头暴雨天灾,几千所村民房屋塌毁,刚C`ha 秧的耕田也淹了 , 都快下涝了,省厅要补贴一家一户八万块钱,重建重垦,这些钱省厅下达指标 , 广州特区最富,要出九成,还不能挪用税费。”
  何笙问一户八万,就算一千五百户 , 这就是一亿两千万,今晚这里的人要凑齐五千万,是吗?
  秘书点头,随即拉开车门,台阶上招待来往宾客的礼仪小姐看到乔苍与何笙,立刻迎上前 , 引领进入宴厅,进入主会场何笙一眼看到被众人拥簇的曹荆易 , 他穿着浅灰色西装气场全开 , 腕表换了最新款的江诗丹顿 , 立于五光十色的彩灯下 , 那般风华毓质,温润翩翩,与四周敬酒的宾客谈笑风生,在仰脖饮酒时 , 他目光不知是有所察觉还是不经意,掠向霓虹闪烁的珠门口,定格在跟随乔苍身旁的何笙脸上。

  他饮酒的动作未停 , 眉眼无风无浪,喉咙几下翻滚 , 杯子便见了底,对方大笑再度蓄满,他不动声色将视线收回。
  曹荆易在珠海有生意 , 广州也有一些,这样场合自然少不了,只是他性格古怪 , 何笙以为他不会赏脸给这些人 , 论起级别,他可是堂堂副国级的长公子,整个官场都对巴结他这事趋之若鹜。
  何笙看得出他和周容深存在很大敌意,友情不复当年,有她的关系,也有一些其他缘故,周容深根基在广东,官商通吃,理应是曹荆易退避三舍 , 可寻遍整个会场,周容深不见踪影,倒是他被众星捧月。
  何笙心口不由发涩,周容深不肯来,一定是不愿和她遇见,他们仿佛彼此心上一根剌 , 不碰相安无事,碰了就疼,可人总要呼吸,总要心跳 , 这疼如何避免。
  乔苍也发现了曹荆易,他似乎不打算接触,不过曹荆易身边的许多男宾却十分恭敬热情邀请他过去,他举杯示意 , 对方以为他肯,纷纷微笑等候,出于应酬场的礼数,他不得不往那边走周全一下,就在这时 , 黄副省长摆脱一众官员阻拦下乔苍,他笑着从侍者托盘内端起一杯酒 , “乔总 , 最近盛文在商界可谓风头无两 , 您是春风得意啊。”
  他步子止住 , 半开玩笑说,“莫非盛文有什么纰漏,您来找我兴师问罪。”
  黄副省长立刻摆手,“怎会 , 乔总在商场的口碑相当夯实,盛文哪年不是纳税大户,税务厅唯一不头疼的 , 也就是乔总这里了。”
  乔苍淡笑,沉默不语 , 谈不上失礼,可没有给对方太光彩的面子,黄副省长丝毫不觉得尴尬 , 仍自顾自说着,很快气氛被他带热,他这才直入正题 , “乔总 , 盛文拿下澳洲这笔合约,一定是赚得盆满钵盈,花都花不完。”

  乔苍饮了半杯酒,“混饭吃糊口而已,手下那么多人要养,比不得官场握着铁饭碗,赶上经济危机,我立刻原形毕露,恐怕去街头巷尾乞讨 , 都没有我的地盘。”
  黄副省长哈哈大笑,他指着乔苍说你真是幽默,从前竟不觉得,看来我和你来往还是太少,以后要常出来坐坐。
  他顿了顿,意味深长挖坑埋线 , “乔总若是熬不过,广东的金融业岂不瘫痪了。盛文的资产,若我没有估错,在广东已经没有哪一家能够匹敌了。”
  “您太抬举我 , 都是小打小闹,上不得台面。”
  侍者从一旁再度经过,何笙执起一杯,她不等黄副省长亲自开口要钱 , 主动拦截下说,“汕头的天灾,我也非常怜悯,众生平等,苍生无辜 , 特区政府这样尽心竭力,黄副省长功不可没。”
  他笑说这是人民公仆应该做的事 , 不过乔总也有机会立功 , 给商人做个表率嘛 , 乔总的号召力 , 还是非常厉害的。
  何笙主动与他碰了碰杯,“托上面的洪福,才有盛文财源广进的今日,按说没什么不能。”
  黄副省长非常高兴 , 他说还是乔太太讲究。
  何笙凝视杯中鲜丽如血的酒水,“我也始终想好好酬谢你们,奈何腾不出空 , 俗语说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当初你们联合云南的警力逼得这么紧 , 后面是滔天巨浪,前方是万丈悬崖,死路一条不可能再有转机 , 你们势必也没想到,公丨安丨部会刀下留人。”
  他面容一愣,彻底僵硬住。

  何笙笑靥如花 , “这筹集捐款的事 , 我们不凑热闹了,虽说是修行善德,可我不仁不义也过得很好,良善的未必有我衣食不缺,我们商人只管纳税,安分守己做生意,这风头政府出吧。”
  她眉眼凌厉,笑里藏刀,将黄副省长彻底堵死 , 他脸色骤变,语气也冷了些,“这么说,盛文是不准备做表率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