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87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我清楚自己要去做的事情,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选择,毕竟,硬币究竟是正面还是反面,我没有去看过。
  我只知道,想到那丫头失望的样子,心里就会发堵,我将这一切很不负责的怪罪到了父母的身上,如果我不是独生子,就不会在出现一个妹妹的情况下,对她格外关照了,不是吗?
  从王雨萱留下的便签所提供的线索来看,她极有可能正在我们第一次去的地方等我我不知道这个地方的确切地址是哪。
  有可能是她去博瑞找我时,我带她去过的那家西餐厅;也有可能是公主坟的那片适合郊游的景区;还有可能是后海。
  这些地方都有着不同意义上的第一次,我有些恼火,但又不得不去寻找她,本着相近原则,我首先挤着地铁,再度回到了国贸,凭借记忆,找到了那家餐厅。
  现在属于都市白领刚刚下班的时间,餐厅里人不少,气氛也很安静,只有一个外国小哥弹奏钢琴的声音目所能及处,我都没有看到王雨萱的影子。
  因为这里区分人实在是太简单了,的确有很多青春靓丽的姑娘,可她们几乎都是一张脸,跟王雨萱完全不同。
  摇了摇头,我离开了这里。
  剩下的地点,只有后海跟公主坟了。
  如果这两个地方都没有她的话,我该怎么办?是我自己陷入了思维误区,还是我根本就没有领会到她所提出的线索,亦或是王雨萱依旧将这件事儿当成了捉弄我的游戏。
  她为了扰乱我的视线,方便她出逃,才留下的那些便签。
  “嘶丫头,你可不能这样玩我啊。”

  自语了一句之后,我忍不住拿出手机,用微信请求着添加她为好友。
  “丫头,你在哪?”
  “王雨萱,你再不出现我可告诉老王了。”
  “第一次去的那家餐厅根本就没有你,丫玩我呢吧?”

  一连三条验证信息发出去之后,我冷静了不少我想,她一定会看到这些的吧?依照她的脾气,看到这些之后,应该会给我回复消息的。
  消息提示音响起,我心下一喜,只可惜,当我点进微信之后,发现的却是腾讯的推送新闻。恼火中,我很想将手机砸个稀巴烂,可当我举起它的时候,才发现,这部手机还是张瑶送给我的这是她除了伤痛之外,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了。
  我扯了扯嘴角,却是在嘲笑自己。
  好似宿命中,我跟生在北京的姑娘就是天生相克的,张瑶如此,王雨萱亦是如此。

  这道声音,我没再报什么期望,天知道会不会是什么推送消息,没有期待的点开,看到的,却是满满期待。
  “还有二十个小时,找不到我,我就离开。”
  见此,我赶忙给她回复道:“后海,公主坟,究竟是哪里?”
  我怔怔地盯着这两个字出神,仿佛在手机屏幕上出现的不是数字,而是王雨萱的冷笑,一种可能是心死,也可能是失望的冷笑。
  我想给她回复一条消息,但我又不知道该给她回复些什么,此刻,所有的言语都将是无力的。
  游戏的发起者是她,规则的制定者也是她,同样的,能够知道她现在在哪儿的人,依旧是她一无所知的我,只好遵守这一切。
  当然,规矩也不会是死的,我可以立刻就回家,享受独处的生活,然后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最后跟王雨萱这丫头老死不相往来,就当彼此都没有出现过自己的生命中。
  可,我真能够做出这些事儿么?
  如果可以,我为什么不等看到硬币给我的结果,就跑了出来?为什么在看到她的那两个字的时候,心里还会有点心疼?
  我可以骗任何人,也可以欺瞒我自己,唯独,我骗不过心。
  长出一口气,我直接蹲坐在了街道边的路基上,强迫自己冷静下去去思考,她所谓的“我们第一次去的地方”在哪里。
  照理说,我们初识的时候,第一次碰面,是在机场,我去接机;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我并不相信她会跑到机场,因为那儿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
  第二个地点,则是她的家里,这是我最容易排除的一个选项了。
  那么,余下的,就是博瑞还有我身后的这家西餐厅,餐厅里都没有她的影子,博瑞就更不可能会有了,她是个记仇的姑娘,怎么可能去找张瑶?
  而且直觉告诉我,“初次”这个概念之于我们来说,一定有着某种特殊的意义,这也就意味着,她现在待的那个地方,一定满是仪式感。
  公主坟的那个景区?
  不,不会,那次经历可算不上愉快,我联合老王套路她的事情,王雨萱一早就知道了,在那边的一切,不过是她配合我出演的一出荒诞喜剧而已。

  余下的最后地点,就是后海了。
  前不久,夜色中游览后海,是我初次做的事儿,我记得自己有跟她提过,如果王雨萱真是想追求一种仪式感的话,那将是最佳的选择,而且,一个小时的时间,足够从出租屋跑到那里了。
  或许,她正在后海的街道上,一个人吃着糖葫芦亦或是棉花糖等着我?
  是了,一定是这样。
  这个想法愈演愈烈,甚至我都坚信了,此刻的她,正在那边等我!
  我从路基上站了起来,拍拍灰尘,奔向国贸地铁站后,没有丝毫犹豫,就买了一张前往后海的地铁票。
  车厢里人很多,北京口音以及全国各地的口音在这里汇聚,仿佛,这节不大的车厢里面,装着中国的所有人,从这点不难看出,北京这座城市的包容性究竟有多大,而我,不过是众生中的一员。
  我们都一样,戴着面具生存着,笑,只是一个最为简单且礼貌的表情,并不足够代表我们的心情。
  我不禁想起了两天前,王雨萱就站在我前面,体会着这座城市地铁的拥挤,前往这座城市游人最为繁多的街道
  那个时候,我们脸上的笑,应该是由衷散发出的吧?
  我突然发现,自己好似没有单纯的把她当成妹妹,虽说我一直都认为她还是个没有经历过社会染缸的孩子,可不知不觉间,我早就把她当做了同龄人,这就是一种对等。
  彼此站在公平角度的对等,我们之间横着的天秤,偶尔会有偏差,可这种偏差与迁就,仿佛都在像我昭示着,我们正走在一条别的路上。
  这种发现是好或坏,我还不清楚,因为我此刻唯一要完成的事情,就是找到她,不管她决定离开也好,还是继续留下,我都要陪她玩完这场有些无聊却满是仪式感的游戏。

  后海,永远都会有这么多的人。
  走了一批,又会再来一批。
  我站在街角,一眼望去,除了渐渐点亮的灯光之外,全都是人,外国人、中国人,北京人、外地人;他们都在体验着这条街的古朴与现代,或笑,或心事重重。
  我该怎么去找王雨萱?
  这儿真的很大,眼前的人,只需要几十秒,就会消失在人群中,重新出现的,又会是另一个人。

  我很焦灼,又不得不去忍受这种焦虑。
  目光四下寻觅着,我看到了在不远处有家便利店,几乎下意识的,我就向那边走去,买了一包中南海还有一个打火机,然后我又规避了维护街道卫生的志愿者,小心翼翼地找到一个相对僻静的角落,拆开了香烟的包装,给自己点燃了一支。
  这是我对抗焦灼的方式,也是让我安静思考的方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