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86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以说,这时候的王雨萱,之于我而言,就是一张白纸。
  一张没有人来勾勒泼墨的白纸,让我该去怎样了解?
  渐渐的,我开始自责,男人在迷茫的时候,特别需要香烟或者啤酒来给自己慰藉,我无头苍蝇似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跑去冰箱的位置,拉开门之后,才发现里面除了一些矿泉水之外,根本就没有啤酒。
  自佟雪来了又走之后,出租屋里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啤酒了。
  那么,香烟呢?
  香烟在今早的时候,就被王雨萱拿到了卧室里,而如今卧室门还被反锁着,我更不可能去触碰到隔着一道的门的美好
  真的很可悲,偏偏在这种悲伤中,我又很想放肆地嘲笑自己。
  我不禁会想,是不是注定了,在这座城市里,活该我一无所有?
  没有自己的事业,银行卡里没有足够的金额,自以为很相爱的女人相继弃我而去,随之而来的又是兄弟的背叛,现在,就连自己的妹妹我都没有看住。
  “走吧,都他妈走吧。”
  我疯了似的大叫,在这间越发空旷的出租屋里,除我之外,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生物,我感到的不是孤独,不是寂寞,而是黑暗。
  纵使窗外的夕阳,是那么的耀眼。
  我快要被吞没了,在这个所有人眼中,跟往日没什么两样的燥热黄昏,被黑暗所吞没。
  眼前的那些东西,它们不会发出声音,可在我看向它们时,又发现它们都会发笑!
  这是我不能忍受的,我必须摧毁它们,于是,沙发上的抱枕被我扔到了地上,餐桌上的玻璃杯,亦是成了地板上能够反射出光亮的七彩碎片在我要将那个闲置的鱼缸步它们后尘的时候,我突然发现窗户上有一张纸条!
  一张跟刚刚贴在门上,没什么两样的便签!
  “玩个游戏吧,看你能不能找到我。”
  这次是汉字,字里行间所表达的,却是那个丫头有些任性的仪式感。
  “就一张字条,没有任何提示,我他妈该去哪找你?”

  感到无力的同时,我又有些想笑,至少我可以判断出来,王雨萱不是真的想走,只不过是觉得我们通话时,我的态度有问题,想要用这样一种方式来整治我而已。
  真正的离开不需要言语,更不需要任何的形式来告别。
  渐渐的,我开始冷静,琢磨着屋子里会不会有更多的线索,从我们通话到我回家,多说也就九十分钟的时间,这期间里,她需要给我留下这些便条,还需要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不管怎么看,时间都是不充足的,所以,我有足够的理由认为,她就会躲在附近不远的地方。
  至于在哪,余下那些还没有被我找到的便条,能够给我提供足够的线索。
  这个恼人的丫头,竟会用这样的方式来给我出难题,她想证明什么?我又多在乎她,还是她有多机智,有足够多的方法,来整治我?
  这些在我没有跟她沟通之前,单凭自己的想象,是无法得出准确的答案的,所以甭管我是否愿意进行这个游戏,我都要遵守王雨萱定下的游戏规则。
  这个游戏的规则对目前的我来说,就是没有规则。

  幸好出租屋不大,总共就那么六十平米的空间,刨除被她反锁的卧室,也就剩下了五十平左右,厨房,客厅,卫生间余下这些地方,都被我翻了个遍,没有余下任何角落。
  总共又收集出了三张纸条,按照语言逻辑,我将它们按照顺序排好。
  “找不到我吧?”
  “我们第一次去的地方是哪?”
  “二十四小时之后,我会飞回伦敦。”
  我眯起双眼,思索了起来
  加上之前的那张便签,已经很容易判断出王雨萱的意思了,那就是:我惹到她生气,然后她想用这样的方式看看我是否在乎她是否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去的地方,她将会在那里等我,如果二十四小时之后我没有找到她,她将飞回英国。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个在我看来极其无聊的游戏了。
  在这场游戏里,我已经完全处在一个被动的角色中。
  有那么一刻,我有想过不去理会,等不到我,如王雨萱所言,她自己会飞回伦敦,继续读书无论对我还是对她,亦或是对被我们瞒在鼓里的老王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儿。
  但,这件好事儿的前提会是,从此之后,我跟王雨萱都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我不是特别了解那个丫头,可这并不会妨碍我去按照她的性格以及日常行为来分析,她能想到用这个游戏来考验我对她的情分,就代表着,游戏不单单是游戏了。
  它多了一层别的意义,而这个意义我差不多能够看到,偏偏我还不敢去下一个定论。
  四张便签就摆在我的面前,透过上面的这些文字,我仿佛能看到王雨萱在写下它们时的样子她一开始是想任性调皮,在写下之后,又会是患得患失的吧?
  如同我对她的了解一样,她也是同样的了解我。
  更何况,她还知道彼时跟她通话的我,心情不是很好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跟王雨萱是一类人,都是极其容易被感性所支配的动物。
  我们无法去做情绪的主人,更不会去做它的主人,当情绪涌上头顶的那一刻,我们就会化身它的奴隶,它让我们去做什么,我们就会做什么,无法经过大脑,更无法用理智去克制。
  孟阳在形容我时,有一句话是对的,他说,在很多时候,我都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这种行为风格,如果不是在具备足够资本的前提下,在北京这座城市中,是很容易吃亏的想到这些,我又发现自己错了,王雨萱至少还有老王依靠,而我,则是真的一无所有。
  我现在正在面临两个选择。
  违背自己的主观情绪,出门去找她,然后我们继续隐瞒老王。
  遵守内心,不去找她也不会损失什么,最多找家开锁公司将卧室的门打开,从今以后,与她老死不相往来。
  平心而论,这两个选择在我心中所占的比重相同,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样去做,只觉着她这个丫头会给人出难题。
  我长吁一口气,站到了窗子边上,太阳就要彻底落下去了,届时整座城市都会被霓虹笼罩,她一个独身的丫头,在我们第一次去的地方等着我,陪着她的,会是盛夏还有些燥热的晚风,会是蚊虫,更会是渐进涌上心头的失望与失落
  我很不忍心见到这一切,可我又凭什么要去迁就她呢?
  就因为她的年纪小,就因为我把她当成妹妹?
  面对这个两难的选择,我从裤兜里翻出了一枚硬币,“正面去找,反面留在家里。”我喃喃地自语着。
  右手的拇指跟食指捻着硬币,然后我对着它吹了一口气:“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答案。”说着,用力将它抛起
  银白色的一元硬币,在窗边夕阳的余晖下,闪烁着异样光芒,很绚烂也很耀眼,它就这样在空中翻转着,让人猜不到它落地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我无比期待,也无比紧张。
  极短的时间,于我而言却是那么的漫长。
  “去他妈的,还是让她赢了。”
  硬币落地,我没去看转身,径直离开了出租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