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妈的秘密》
第199节

作者: 闪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听他这么说,我想想也是,就是在一中呆惯了,一中是看到抽烟,抓到抽烟就要被罚站一天,或者叫家长来的,很严格,这跟七中不一样。不过我抽烟的时候,看到老师和校长皱着眉头看了看我们,下一场考试是下午,下午之前,我和凯强也抽了根烟,老师还让我们赶紧进去,把烟灭了说了一通。
  我清楚的记得那时候因为我考得不错,所以我第二天就飘了,我感觉我怎么样都能和子涵进一个学校,可能二本一本的样子,所以那天晚上我鬼迷心窍的跑去和凯强他们一起通宵了。
  找了个还在开的网吧,偷偷摸摸的玩了一晚上,子涵和红姐因为看我表现的不错,就没盯紧我,搞得我滑铁卢了。
  所以第二天考最后一门的时候,我居然睡着了,因为我已经写完了,感觉就算我再检查一遍,也不会有几个错误,懒得检查了,太困了,考场里不准作弊,不准交头接耳,不准东张西望,但没说不准睡觉的。
  所以,我高考的时候睡了一觉,这个牛逼,我吹了一辈子,后面以至于我吹给了自己的孩子听,都挺搞笑的。
  当时那三个老师也没说我,只是在我醒的时候说,有些考生注意呀,如果写完了可以交卷,不要在考场里睡觉影响其他学生,等等的一些墨迹的破事儿,我感觉就是在说我。

  我想了想,就交卷了,但在我交卷的那一刹那,我发现我的答题卡,也就是填答案的那张卡,被我睡觉流的口水,融化了不少地方,弄的有些地方,答案明明是a,口水把a和b的地方都弄污了一片。
  但我已经交卷了,我怎么求老师让我修改,给我一个新卷子,他都不肯!因为我已经出来了,还走在其他考生旁边,他怕我得到了答案,还讽剌我说:
  “早干嘛去了,考试两小时,你起码睡了一小时,你这样的考生,还在乎这点分嘛。”
  气的我骂了他一句,“曹尼玛的。”
  然后我就走了,不过这事儿,他倒是没告诉学校,而我那一门也直接跪了,因为这一门科目,导致我与二本线失之交臂,可无语死了我了。

  高考考试睡觉流口水导致完蛋,这件事是真实发生在我青春里的,如果再来一次,可能我前一晚不会去上网,但青春就是这样,后悔也没用,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已经是过去式了。
  已经考完后,我们都在等成绩,等成绩的那些天,是我们最放松的时候,天天就是泡吧通宵,碰到网吧里的小混子,看他不爽就打一顿,他们也不敢反抗的,知道我们都是毕业生什么都敢做,也不怕学校开除,但他们很怕被开除,所以不敢妄为。再说王景炎这狗日的,混的很开,整个七中都在他的囊肿,我和凯强回去过一次七中,这狗日的居然还敢装逼,看到我俩的时候,他就说:
  “哎呀呀,看看谁来了,青云帮的boss啊,凯强哥和峰哥啊,啧啧,来我们七中小庙干嘛来了,高考考的如何,清华北大不在话下吧?”
  我们也懒得和他计较,只是凯强骂了句:
  “别废话多,小心揍你。”

  我也说了句,“要不是你背后的那些势力拦着,我早就把你打成猪头了。”
  这王景炎倒也懂事,这时候不和我们闹了,给我们点了烟,说,
  “哎,峰哥啊,你们不知道,你们走了以后,七中没人敢和我斗了,就我一个人扛老大的旗子,这要是扛三年没人和我争,这也太寂寞了吧。”
  整的我真的一脚踹他屁股上了,走的时候我还说,
  “对不起啊,踹错地方了。”
  他怒骂了我俩一句,
  “傻逼,有种别走啊,我让兄弟们揍死你。”
  青云帮都走光了人了,我和凯强俩人没回去自讨没趣,都毕业了,没必要。
  凯强、谢雄峰、孔小明、汪凯、李斌我们这些人,聚在一起玩过好几次,甚至汪凯这狗日的,还带着李斌他们去破处,去的地方就在皇冠夜总会那条街的一个小夜总会,叫什么滕兰花的店的,还真的破了处,听他们说里面的小姐挺好的,舒服又漂亮,搞得我心里也痒痒的,我都憋了将近两年了,还在坚持锻炼。
  凯强也不怎么喜欢女色,和我聊天的时候,告诉我说:
  “张峰,咱俩不一样,都喜欢练武,其实我觉得,你应该找个名师,这样才能让你的武学之路上一层楼,否则一味的锻炼和瞎打,也是没作用的。”
  我点点头说,“我知道,暑假的时候,我就去找找,让红姐帮我介绍介绍,先看看分数和报考志愿吧,这些弄完了我才有心思去。”
  不过对于晓雪,对于断指老六,对于陈诗恩,我还是有一种执念,就算我去读大学了,我也一定会再次回来,让一切都解决的。
  分数下来的时候,我和子涵差不多分500出头,她自己也是没发挥好,还没一模二模百分之八十的水平,他就是没发挥好,而我是自己作死,我没敢说我在考试的睡觉的事情,而那个老师也没敢说他监考的时候骂了考试的事情,否则我俩都吃不了兜着走。如果让红姐知道,我如果不是因为睡觉,可能还会多个二三十分的话,我可能会被她打爆的。不过出了两个本科生,她还是很高兴的,那天摆庆功宴,她都哭了出来说能让我们俩都成为高材生,她花了不少心思,还说陈诗恩九泉之下也得请自己吃饭。

  那一次庆功宴,还请了不少人,包括那个吴妈她也来了,在庆功宴的时候,我还问了下晶晶以及旺旺姐在什么地方,但红姐都装作没听到不告诉我,我还问了问吴妈,吴妈说这不是我该知道的事情。
  暑假的时候,我求了下红姐,让她给我在她的夜总会里打工,顺便帮我请个师傅教我武功,我不想受欺负,而我现在的实力,连她夜总会里的最能打的保安,我都可以交手上了,我缺的就是一个牛逼的师傅,她的门路多,我希望她能帮帮我。她说,
  “你学那么厉害,想打死人啊,不行。”
  不过后面我轮磨硬泡说我是为了保护她,不想让她变成第二个陈诗恩,她这才答应了我,帮我找个师傅。我和她说,“最好是要打太极厉害的,以及一些南拳北腿牛叉的人物,江湖上的那种高手最好。”
  她说她不懂,但是她会帮我留意,她会发动她的人脉帮我找,让我别瞎几把催她。

  一直到八月初,她才找到了这么一个师傅。
  我当时就特别的兴奋,连忙的问红姐:
  “那师傅是谁,多牛逼的吗?赶紧的带我去。”
  可是红姐告诉我说,“你要是敢大学里面胡来,别怪我打断你的狗腿!”

  我连忙讪笑着点头说,“肯定肯定,绝对不会!干妈你放心!”
  她就哼了声,
  “不过我也知道,外面的人心险恶、世道难测,不管在哪里,有一技傍身绝对是能保住命的,你这样的性子,说不会打架我都不信,只是不会闹出大乱子,其实你这个师傅,我早就结识了,之所以现在介绍给你,是怕你学了太多,出去会打死人!”
  日期:2017-11-24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