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06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笑着说:“石老师真是太客气了。当初若不是为了生计,我就会一直陪着你们了。多尽尽孝心。”
  白大师道:“那时候你在落难中,是怪不得你的。不过现在好了,我听说你又混上了副县长,好好干,别再跌倒了。”
  说完白大师交给了陈九江一幅画,和几幅字。画是石大师画的,字是白大师的字。白大师说:“这些字,没啥大用,但是就有些个附庸风雅的人喜欢。你都带上,若是能用上,就拿他们送人。”
  陈九江连忙推辞道:“老师,您的字可珍贵着呢。我不能乱拿。”
  白大师不以为然的道:“尽管拿着,不够的话,再来找我要。我这老胳膊老腿还是能用的,想写多少就能写多少。再说了,我的学生中,能干到副县长的可真不多,我可希望下次再出去旅游的时候,能多享受点贵宾的服务。”
  其实人家老白作为书法大师,到了哪里都是至尊VIP,根本无需他这位副县长的学生来献殷勤。当然大师也是人,也会遇到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琐碎凡事。自然是多一个有权力的弟子,就多一份生活的安逸。
  所以权力和艺术,有时候也是惺惺相惜,唇齿相连的。是互相帮助,互相扶持的。有名有才不缺钱的白大师,也需要能权力的新贵来增加他的声望,提高他的地位。
  既然如此,再若客气的话,那就是显得虚伪了。陈九江将白大师的字画打了个包,拎着就走。
  陈九江出了大学门口,刚打开车门,就听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陈九江,陈老师。”
  陈九江转过身来,一眼看见了站在身后柳眉高挑,满脸惊喜的林妙玉。陈九江吃了一惊,尚不及回话,林妙玉就走到了他的身边,似嗔尤喜的道:“果然是你,说吧,这些天你去哪了?害得我满世界的一通找。”
  陈九江将字画放到了车上,关上了车门,不答她的话,而是笑着问道:“原来是林夫人呀。到这有什么事情吗?”
  林妙玉叹息道:“还不是我那宝贝女儿,自你走了之后,就不安心学习,学人家泡起了网吧。我这被逼无奈,就想到大学里找个靠谱点的家教。怎成想,又遇见了你这冤家。”
  说完林妙玉用她那含情脉脉的大眼狠狠的剜了陈九江一眼,刺的陈九江心颤神麻。
  陈九江当初不说一声就突然辞去了补习班的工作,真是闪到了林妙玉。林妙玉去找小红帽,小红帽也是一头雾水。两个女人翻了陈九江的简历也没找到这家伙到底之前是做什么的。
  林妙玉质问小红帽道:“小红帽,你这简历里不是说陈九江是什么非洲一中的特级教师吗?现在怎么说不知道了呢?”
  小红帽恨恨的道:“陈九江那混蛋贼的很,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报简历,这简历还是老娘帮他造的。”
  林妙玉道:“这么一个大活人,不能就凭空消失,人间蒸发了吧。他走之前一定留下什么话了吧。”
  提起这个小红帽更生气了,那混蛋在我生日那天狠狠的闪了老娘一下,害的我有生没日。到现在还满腹的郁气不得排解呢。若是能找到他,无需你林妙玉出手,老娘也要打断他的腿。
  想到这,小红帽摇了摇头道:“这混蛋什么都没说,就说有朋友帮着他找了一份新工作。我说林姐姐,你不是对他动了真感情了吧?”

  林妙玉急忙掩饰道:“屁,谁喜欢他呀?是我那女儿,就想听他的课,现在不见了陈老师,还以为是我辞退的呢。”
  小红帽立刻露出了了解的表情说道:“怨不得看不上我了,原来在你家是母女通吃了。”
  林妙玉闻言急了,立刻按住她的嘴说道:“再胡扯,我就撕烂你的嘴。”
  林妙玉和小红帽笑过闹过了,心中却留下了惆怅,看样子她的一腔柔情还是没能栓住陈九江那颗为波尔奔的心。还是诗里说的对,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想浪奔。
  失去了陈九江的林妙玉又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失落。说什么要拴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养好他的胃,全特么扯淡。男人啊,就是靠不住。他们吃着你精心熬着的汤,拿着你给他开的工资,享受着你无微不至的精心伺候,可是想走的时候,屁斗不放就化作了流星,消失的无影无踪。
  林妙玉总也没想到这个让自己牵肠挂肚,害上相思,重温失恋感觉的偷心小贼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可是大学门口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的,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她眼珠一转,指着陈九江面前的车说道:“这是你的车吗?能免费送我一程吗?”
  陈九江愉快的拉开了车门,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对她说道:“想去哪儿,只要你说的到,我就送的到。”
  林妙玉心里委屈的想,我想到哪儿去,当然是想到你的心里去。她坐上了副驾驶,扫了一眼后座的字画说道:“这是什么?”
  陈九江道:“从老师那求的字画。”

  林妙玉不屑的道:“这种东西我家里多的是,要不,你去我家欣赏一下。只要你看的上的,我都送你。”
  开始说的时候是不屑,可是说着说着就是央求了。林妙玉说完话,脸就红了起来。这小子明明就是个吃完抹嘴就跑的无情人,咱不去责怪他就算了,怎么还如此低声下气的去求他呢。是不是离开了他那家伙,我就活不下去了呢。
  陈九江怎么能不理解林妙玉的心思呢,他转脸看了一下林妙玉,真诚的说道:“你家就算没有字画,我也得送你去呀。毕竟我还欠你个交代呢。”
  陈九江这么一说,林妙玉眼睛就红了,她伤心的说道:“你个没良心的,我供你吃,供你玩,还供你发工资。你倒好,换了一个工作就将我丢如弃履,弃之不顾。你对的起我对你的一片真心,两口热情吗?”
  陈九江最见不得女人落泪,尤其是人家真心对你,你却对人家始乱终弃。陈九江拿出纸巾递给了林妙玉,对她说道:“好了,别哭了,哭花了脸,就不漂亮了。”
  女人最怕的一个词就是不漂亮了。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跟她说,做一件事,会破坏她美丽的形象,即便她再想去做,也会忍住不动。果然,听了陈九江的话,林妙玉的眼泪就止住在了眼中,吸收了回去。
  一路之上,林妙玉像小媳妇一样絮絮叨叨的向陈九江倾诉着相思之苦。陈九江则轻声细语的应和着她。到了林妙玉的家中,两个阔别已久的人,立刻就敞衣开怀,再入洞房。
  林妙玉热情的像是一座活火山,一个劲的想要喷发。陈九江立刻挥动了定海神针铁,勇敢的插入到了激情脉动中。一次一次的喷薄,一次一次的疏导,最后不知是累坏了牛,还是犁好了田,反正阴阳和美,天下太平。
  日期:2018-03-31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