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1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水分越多,表示透明度越高 , 透明度越高 , 就越值钱。
  最好的就是玻璃种 , 透明度犹如玻璃一样 , 十分昂贵 , 而莫西沙的料子就是以种水闻名 , 能赌出来玻璃种的料子的几率非常大。
  莫西沙也是十大敞口之一的料子 , 所以,我就想赌莫西沙的料子,这种料子都是非常贵的 , 正宗场口莫西沙的料子都是十万起步的,现在我们能买的,都是偏口的,听说是正口矿区对面的废弃山头出来的料子,但是就是废弃的山头出来的料子,都能出高货。
  我说:“老板,有莫西沙场口的料子吗?”
  他听了,就笑着说:“小兄弟,挺厉害啊,我这有一块 , 我给你看看……”

  他说着,就从里面找了一会 , 很快就拿出来一块二十厘米左右长度的料子,我看着皮壳,发白,像是白盐沙 , 但是也有点发灰 , 我看着就知道 , 这是偏口的料子 , 因为正口的料子如果是白盐沙 , 那就是煞白一片 , 皮壳上面的砂砾 , 就跟盐霜一样,不可能有灰色,所以这个颜色的皮壳 , 肯定是偏口的料子。
  他把料子放在桌子上,赌石是非常讲究的一件事,你不能从他手里接料子,因为如果掉在地上,摔碎了,坏了,裂了,那就说不清了,他要几十万 , 几百万,你也得赔 , 因为翡翠是没有定价的东西,什么都是商家说了算。
  我看着料子,伸手摸了一下,扎手 , 料子翻砂 , 这个翻砂的意思是翡翠原石的外壳 , 有明显的风化沙粒 , 可以用手触摸来感受翡翠原石皮壳的沙粒感。
  我一摸就挺高兴 , 翻砂粗好还是细好?一般来说 , 细的好。
  翻砂翻砂 , 注意翻这个字,由内而外翻出来,肉细它的皮一般也会细。
  皮粗 , 他的肉也会粗,但是,我爷爷告诉我一个常人不知道的事情,“认准风化皮,粗砂出玻璃”这块料子,皮看上去很粗,也翻砂,所以我一看就挺高兴,因为他有可能出玻璃种的料子。
  “这皮粗的跟老粗的手似的 , 有什么好玩的?阿斌,听叔的 , 咱们赌黑乌沙……”三叔认真的说。

  我听着,就看着那老板,他不动声色,这块料子 , 不到一公斤 , 不知道多少钱 , 我也没赌过 , 爷爷说的到底对不对 , 也没有验证 , 但是 , 如果这么一公斤的料子出了玻璃种,那就不得了了。
  玻璃种的料子,市场上 , 都是三十万一公斤的,这块料子要是赌赢了,那至少得三十万,这个诱惑,对我是非常强烈的。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老板,这块料子多少钱?”
  听到我的话,我三叔很纳闷,老板也很纳闷,或许 , 他们都看到料子的皮肉粗,风险很大 , 所以很纳闷我为什么要赌这块料子。
  但是,我就要赌这块,如果爷爷说的是对的,那我就赚大了!
  这块原石不到一公斤,但是赌性很强 , 如果赌赢了,不出色,只要能出玻璃种,哪怕是冰种 , 我也能赚很多钱。

  如果出色 , 那就厉害了 , 莫西沙的料子出色 , 那底子是非常干净的 , 但是有一点要提心吊胆 , 那就是莫西沙的料子 , 出裂的可能性非常大,跟后江的料子差不多,有点非常多 , 但是一个缺点就能毁掉整块料子。
  老板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看了很久,我皱起了眉头,我说:“何老板,到底多少钱?”
  我三叔有点丢人,把我给拉开了,然后伸手,两个人握手,把袖子给拉长 , 将双手隐藏在袖子里,我看着 , 就恍然大悟,原来是袖里乾坤啊。
  他们把手放在袖子里,出价还价都在袖子里面进行,一根手指就是一 , 点几次 , 就代表多少钱,为什么要这么隐秘?
  因为赌石是没有真正规定价格的 , 今天我来买石头 , 可能出一万 , 两万 , 但是如果我们不成交的话 , 这块石头,他还能继续卖,如果我们谈的价钱传出去了 , 那么别人要买,也是这个价,他就亏了,因为赌石这个东西,每个人看的都不一样,有的认为他值一万,但是有的人就认为他值十万。
  所以,对于价格,都是保密的。
  过了一会 , 我三叔有点恼了,他松开了手 , 瞪了一眼何老板,很严肃,何老板也无所谓,我三叔走到我面前 , 小声的说:“他要三万 , 这他妈偏口的料子要三万?你看这个皮粗的 , 跟他妈狗屎一样 , 咱不赌这块,行吗?”

  我听着 , 就咽了口唾沫 , 这块料子三万 , 真的有点多,真的,但是我很想赌 , 因为我爷爷说过,粗砂出玻璃,如果真的是玻璃种的话,那么我就赚大了,三万块钱虽然多,但是如果能赌赢,一公斤的玻璃种,我至少也能赚三十万,赌性很强。
  我说:“三叔 , 就赌这块。”
  “哎呀,你个小兔崽子 , 你怎么这么倔呢?我问你,是你赌的多,还是我赌的多?你听我的没错。”我三叔生气的说着。
  我听着就摇头,我说:“我就赌这块……”
  “你他妈的就一万块钱 , 你赌个屁啊 , 三万买这料子 , 送我都不要。”三叔生气的说着。

  我看着料子 , 像是鬼迷心窍了一样 , 他越是不让我赌 , 我越是想要赌这块料子 , 我相信爷爷不会骗我的,他说的肯定对,我咬着嘴唇 , 我差两万,现在,我必须要弄到两万块钱,到那弄?
  只能借,我深吸一口气,没有钱,就什么都没有,什么狗屁的尊严,都没有,输赢 , 就看这块石头了。
  我说:“老板,我先给你一万订金 , 剩下的……”
  我三叔拉着我,说:“你脑子有病,老不死的怎么跟你说的,赌石要付全款,懂不懂?”
  何老板笑了一下 , 说:“小兄弟 , 你三叔是行里人 , 他说的对 , 你要是不付全款的话 , 输了 , 你亏 , 还可能赖我,赢了,我要是赖你 , 你怎么办?我当然不可能赖你,但是,我害怕你赖我啊,所以,咱们还是货款两清的好。”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行,你,你等一会,我去想办法弄钱。”
  何老板听了 , 就皱起了眉头,他说:“小兄弟 , 我跟你说实话,我看你年轻,也不想让别人认为我何昌荣骗小孩,这块料子 , 是莫西沙的 , 但是是偏口的 , 翻砂 , 粗的很 , 这些 , 你看的到 , 看不到,我都要告诉你,免得后来你来找到账 , 我这个人做生意,名声很重要。”
  我听着就点了头,我说:“你等我,这块料子我要定了。”
  我说完就走出去,到哪里弄钱,很难,我打电话给王晴,我说:“喂,能不能在给我弄两万?”
  “你神经病啊,你找我只有借钱吗?我是你的提款机啊 , 周斌,别在打电话来了 , 真烦人。”
  王晴很愤怒的挂了电话,我心里也过意不去,我现在打电话除了问她借钱之外,真的没有别的事 , 我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
  我挂了电话 , 摸了摸口袋 , 突然把那张纸给摸了出来 , 我看着 , 是樊姐的地址 , 我想了起来 , 她是放贷的,能不能问他借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