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05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有利想,这可怎么办呢,真的将经理的腿打断了抬到陈九江的办公室吗?那也不好呀,还是找个中间人去和解吧。金有利想了一下,心说还用找吗,就是钱勇敢了。
  金有利见过钱勇敢之后,也不知道二人聊了什么,但是效果却很明显,第二天没到中午,安全工作小组就通过了麦霸KTV的安全检查。
  秦长安看着手里的购物卡,就想到了那天晚上的老师家访。儿子的班主任亲自带着这两年交的学费,补课费到了秦长安家,对他说道:“秦秘书,一直以来,咱们学校就不想收你家孩子的费用。可是咱们得照顾其他同学的情绪是不是。所以,咱们先收后返。不但如此,因为你家孩子的学习一直名列全校的前茅,所以咱们学校还给他发了一千块的奖学金。这是奖学金,你收下。”
  秦长安还没有说话,老婆就笑着将钱揣到了兜里。这让秦长安也不由的感叹道,有个靠山真好啊。
  自从陈九江当选副县长之后,每个星期他都要回省里一趟。美其名曰是照顾家庭,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抚慰老婆。
  陈九江深知,女人过了三十,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一旦缺乏了滋润,说不定就会找个嘻嘻哈哈的小弟弟,一起出去过圣诞。到了新年夜,再来个手牵手一起走,彻夜不归聊工作,夜夜日日谈账本。
  心宽的自然会说没事没事,可是像陈九江这样的官场弄潮儿,中华好儿郎,谁愿意顶着一片绿色的大草原辛勤工作呀。

  若是再遇见一位好心人,给你爆出几张照片,拍着什么观音拜佛,轻纱幻影,庄周骑鱼,问题可就大条的多了。那寒冬里的帽子可就不只是遮风保暖,而是而是充斥着鲜艳色彩的装饰了。更像是寒冬里孕育的一片生机,春意傲然胜腊梅,凌寒飘逸赛关公。
  到了那个时候,男人头顶的蓝天白云就变成了呼伦贝尔大草原。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抬头看见的,不是骄阳如火,也不是繁星满天,而是无边无尽的绿色。
  好在温莹莹不是演艺圈的红人,腰缠万贯,**无边。在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里迷失了方向。人家只是个小家碧玉,一心想着守在陈九江的身边,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安抚完了老婆,陈九江第二天就去了九江师范大学,找到了老师白大师。

  白大师是天云省首屈一指的书法大师。不单如此,凭着他的书法造诣和名声,即便是在全国也是大名鼎鼎的书法大家。
  第一次陈九江上白大师的书法课,白大师就注意到了他。陈九江也一心要拜在他老人家门下,想将来靠着写字混饭吃。但是白大师拒绝了他的请求,白大师说:“九江啊,你写字的功底不错,但是心眼太活。心眼太多的人,是当不了老师的,也更成不了书法家。”
  陈九江辩解道:“那怎么可能呢,我上的可是九江师范大学,学的就是教育专业。当不成书法家就算了,若是不当老师,我这学不是白上了吗?”
  白大师摇头道:“这世上有白花的钱,白处的朋友,白跑的路,但是没有白上的学。你等着吧,你学的东西都会有用。但是你这老师却干不了几天。不信的话,咱们拭目以待。”

  果不其然,陈九江毕业之后一天老师没干,就去了大河县当起了人民的公仆,国家的干部。
  白大师见陈九江来访,很是开心,立刻拉着他去看自己最近的大作。陈九江道:“老师,不满您说,我这次来您这,就是冲着您老的作品来的。”
  白大师闻言不以为忤,笑呵呵的说道:“我的学生,哪一个来看我不是冲着我的字来的?不过这次你来的正好,上天石老头为了感谢你在长寿山的照顾,特意托我捎了一幅画给你。”
  白大师口中的石老头,是一位全国闻名的大画家。同是天云省人,石大师却一直在北京发展,现在他那画也是在全国叫的上号的,一张画画下来,也能卖个十万八万的。
  石大师姓石,所以喜欢画石头。人家画的石头都是静物,但是他画上的石头却总能让人感觉到跃跃欲飞,想要冲天而起的气势。所以有人就说他画的就是孙悟空,画的就是女娲石。
  所以想要收藏他画的人有很多,尤其是在他的故乡,天云省,更是有人排着长队去京城求他的画。可是石老头很精明,他知道,画的越少,越是值钱,所以求着如鲤,但是应之寥寥。
  前一段时间石大师回乡省亲,听说了长寿山的神奇。就拖着白大师一起去了一趟。陈九江那时候正在省里带着家教,一听说老师要去河西乡,立刻应承了下来。
  陈九江说,两位老师,长寿山是什么地方,那是我的老根据地呀。若是没有我,那里现在还是一片荒山野岭呢。只要你们去,衣食住行都由我来安排。保证你们当的上那VIP中屁。
  陈九江一个电话打给了长寿山开发公司,现在的经理是卓不凡的副手,接到了陈九江的电话,爽快的说道:“陈书记,你是谁呀,你是咱们长寿山的终生VIP。咱们现在就派车过去,带着你和朋友们好好给咱们指点一下江山。”
  就这么着,白大师和石大师坐着景区的商务车,住上了景区免费的观景房。两个人不但所有的门票全免,而且有专人陪同,无论到哪都是坐头牌席,折第一朵花。
  有人说了,对于舞文弄墨挥挥衣袖就能收入上万的两位大师,两张门票算个什么。那你就不懂了,越是大师,越是喜欢被人尊重,越是喜欢被人吹捧。而陈九江和长寿山开发公司给他们的就是这样尊崇的感觉。
  用那位经理的话说:“两位大师,你们可都是咱们省的无价之宝。所以咱们对你提供了至高至尊的服务。这些服务,可以这么说,就是省长来了,也是享受不到的。”
  经理这话没有作假,省长确实没有享受到这样的待遇,因为他老人家从来没有来过长寿山。
  石大师一听,高兴的不能自持,他指点着山河说道:“真没想到啊,咱们省还有这么好的一处地方啊。这都是你们的功劳,让咱们能有机会一度这壮丽的奇观。所以我决定了,要在你这住上一段时间,写写生,画几幅画。为你们,也为咱们的长寿山扬扬名。”
  经理激动的说,这可求之不得,您二位就尽情的写,尽情的画。但可是,可但是啊,你们得为咱们留下几幅作品,好证明你们的足迹真的到过这里。
  就这么着,两位大师在长寿山整整呆了半个多月,踏遍了整个大山,也画尽了每一寸河流。最终,不但留了两幅画,几行字给了长寿山。每个人还为陈九江精心创作了一副作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