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1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三叔说:“这赌石坊我也常来,但是这一楼不客气的说,大多是料不抵工的,想看好一点的,得去二楼,老板人还不错,你要是有两把刷子 , 就会打开保险柜让你看个够,这楼下的人 , 都他妈是马虎熊,我在这里混的时间很久了,我跟你说,这里的人 , 人品都不好 , 黑料子 , 也黑价格 , 你甭跟他们客气 , 要非常敢于讲价 , 并且最好自带手电 , 一旦看到不错的,价格不能松动,毕竟这里的游客也颇多 , 游客们给价都很夸张,一旦老板认为你是游客,你懂的,往死里宰你,所以,该骂就得骂,让他们知道,你是本地人。“

  我三叔的话很在理,昨天我就被那个小哥黑了料子 , 本来能卖两万的料子,他给我一万五 , 如果不是我急着用钱,我绝对不会卖的。
  我们上了二楼,对于二楼,我从来都没有来过 , 挺向往的 , 我听说赌石坊的二楼有一个一人高的保险柜 , 当我上了楼梯之后 , 那个一人高的保险柜果然在二楼。
  我看着 , 心脏就开始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 , 这保险柜里装的不是钱 , 但是是金山跟银山,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拿走了。
  今天,我就要在这搏一把 , 爷爷,你要是在天有灵,你保佑我。
  保佑我!
 二楼也是木质的结构,空间很大 , 有展柜台,上面放着一些原石,有大有小,但是看着都是公斤料 , 跟下面的没什么区别。

  老板就在二楼跟人喝茶 , 看到我们来了 , 他就站起来 , 我三叔很熟络 , 说:“何老板 , 你好啊……”
  对方看着我三叔 , 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但是还是伸手跟我三叔握手,说:“噢 , 来玩啊?我听说,你借了二十万?还完了吗?我听说,你被人给当狗给拴住了?”
  他的话是试探的话,如果我三叔说没还完,那就没有必要跟我三叔在计较了,我三叔嘿嘿笑着说:“都是胡扯,我周三能欠债不还?虽然我周三在道上面没什么能力,但是,黑白两道也得给我点面子,那什么 , 今天,我是来玩的 , 带着我的大侄子来你这里玩玩,有什么好货没有?拿出来给我看看。”
  听到我三叔的话,这个何老板就看着我,但是摇了摇头 , 就看着我三叔 , 说:“周老三 , 料子都在柜台上 , 喜欢什么料子 , 您随意 , 挑中了 , 我给你打折。”

  我三叔不舒服的挥挥手,说:“你跟我还玩这一套,这他妈公斤料都是缅甸矿区的垃圾料 , 你拿来坑那些游客还行,你坑我?给我把保险箱打开,我要赌里面的料子。”
  我三叔显得有点不耐烦,我真的不知道,我三叔屁的本事没有,但是脾气怎么那么大,而且,还那么自然。
  何老板笑了一下,说:“周老三 , 说句你不爱听的话,我这保险柜里面 , 都是上万的料子,你玩的起吗?”
  我听到这话,有点不舒服,下面切石头的小哥虽然看不起我,但是说的还是挺含蓄的 , 但是人家老板就不一样了 , 直接就说出来了 , 我现在才知道 , 这世上 , 金钱代表了很多东西 , 比如 , 地位。
  我们看着就不像是能赌的起上万料子的人,生意人,做的成生意 , 就跟你寒暄,做不成生意,他们势力的很,都不屑跟你说话,我看着这个何老板,挺精瘦的一个人,黑黑的,尖嘴猴腮的,看着就像是心眼挺多的 , 手上戴着一个戒指,挺漂亮 , 乌黑乌黑的,像是墨翠的平口戒指,托是金的,应该价值不菲。
  我三叔听着 , 就拉了我的口袋 , 露出来一叠钱 , 很严肃的说:“没钱敢来赌?何昌荣你瞧不起谁啊?说不定我这一刀下去就成了千万富翁了,你敢跟千万富翁这么说话?”
  听到我三叔的话 , 那几个喝茶的人都笑了 , 我都忍不住想要笑 , 真的 , 我三叔真不要脸,这他妈都什么跟什么,他就千万富翁了 , 但是他倒是不以为意,还是很严肃。
  这个何老板点了点头,说:“行,你赢了,我给你推荐推荐料子。”
  他说着,就拿着钥匙,打开了保险柜,这保险柜很高,一米八多 , 很厚,门打开了 , 这门都有十厘米。
  我看着里面,一层层的摆放的都是料子,有大有小,大的有十几二十公斤的 , 小的有拇指盖那么大的 , 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柜子里。
  我三叔看着柜子 , 说:“大侄子 , 这保险柜里的料子可是价值不菲啊……”
  “那是 , 别看他是石头 , 上千万的价值 , 你们想赌什么料子?要我给你推荐吗?”何老板说。

  我三叔听了,就说:“你的臭手,你要是能推荐的赢 , 你何昌荣还用得着开店?我们自己玩。”
  我三叔挤了过去,看着里面的料子,我也走过去,我三叔说:“赌石先赌场,大马坎小玩怡情,老帕敢大赌发家,咱们就赌老帕敢的,赌他个千万身家。”
  我听着就说:“三叔,我爷爷说 , 老帕敢的料子,基本都是黑乌沙 , 这黑乌沙十赌九垮……”
  “你懂什么?就是因为他垮的多,所以只要出货,他就是能出高货,要赌就赌大的 , 你赌个万儿八千的 , 算什么玩意?都不够还利息。”三叔不高兴的说着。

  我无奈的摇头 , 哼 , 他只是想恨大的 , 但是 , 十赌九垮 , 怎么可能赢呢,那个几率太低了,所以 , 我否定了我三叔的想法。
  “这个,这个黑乌沙,你看,这个皮壳紧致有力,翻砂,乌黑油亮,你看,这他妈的还有松花,这料子 , 保准。”我三叔兴奋的说着。
  我看着料子,黑乌沙的料子 , 像是老帕敢的料子,但是不敢确定,老帕敢场口多见为黑乌沙皮,黑似漆 , 一经有松花 , 有蟒带 , 有白雾 , 必定底好色好 , 以种好 , 底好 , 色好久负盛名。
  这块料子,我看到了松花,但是没有蟒带 , 皮也乌黑如漆,这块料子,算是黑乌沙中的正品。
  我三叔拿出来手电,朝着料子上打灯,他急忙说:“看,这水头,这色,多绿啊,咱们就赌这块吧。”
  我听着我三叔的话 , 我就摇头,我说:“三叔 , 你跟爷爷学的真的都是皮毛,黑乌沙上面的灯下绿色,是假色,爷爷说 , 千万不要相信手电筒打出来的颜色 , 黑石头要赌色靠的是场口正 , 色瞒、松花或精斑 , 色彩学里 , 黄加蓝不就是绿 , 黑石头里 , 黄雾加蓝卯水就是骗人的绿,所以这就是假象,三叔 , 咱们不赌这块。”
  他听到我的话,就瞪着我,有点不敢相信,说:“妈的,老不死的怎么没跟我说过这些?还是你读书读的多?你别骗我?这还能有假?”
  他又拿着石头看了一下,还是绿色,但是却说:“娘的,黑乌沙卯水多,难道真的是假色?”
  我听着就摇头,没理会我三叔,他从来都是听爷爷说的只言片语 , 然后就不耐烦了,还真不是爷爷不跟他说。
  那个何老板看着我 , 说:“小兄弟,我眼熟你,是不是常来我店里玩?”
  “啊,常来看,没赌过。”我笑着说。
  他听了 , 也没多说什么 , 而是沉默的站在一边看着 , 我也没多说什么 , 看着保险柜里的料子 , 赌石要赌场口 , 我爷爷说 , 大马坎的料子适合小赌,要想赌大的,千万不要碰黑乌沙 , 其次就是会卡,木那的适合入手,莫弯基还有莫西沙的都可以,因为这种料子都是以种水闻名,就算是没有出色,光是种水好,也能值钱。
  什么是料子的种水?就是翡翠的透明程度,圆润度以及底子的干净程度,都能用种水来称呼 , 当光线射到翡翠的表面,可以进入内部 , 进入内部的深度可划分为3。3毫米,6。6毫米和10毫米,分别用一分水、二分水、三分水表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