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个老女人看到我三叔这么爽快,就嘿嘿笑了一下,没多说什么,直接去叫人。
  人跟人相比,总是有千差万别的,他们就是这么廉价。
  内地与缅为陆上接壤国,在长达2000多公里的边境线上生活着数十万缅甸边民,这些地区大多是山地,当地人依靠贩卖当地的农作物及山珍为生。
  由于出境便利,加之国家大力扶持中缅边境旅游,带动了市场的增长,中缅边境旅游的发展,也带动了当地宾馆酒店、餐饮、购物、娱乐的全面发展。尤其是娱乐业正逐渐成为边境游的最大热点,由于国内管控严格,不少中国游客期望在缅甸体验放纵的异域风情。
  不少附近村落的女孩蜂拥而入日益繁华的边境城市,她们一部分是被允诺的高薪诱惑而来,还有一些则是被家人卖到这些娱乐场所来偿还家庭的债务。
  不管何种原因,经过层层克扣以后,这些年轻的姑娘也确实能赚到一些钱财,这也让大部分人安于现状。
  用身体换钱,虽然无奈但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这里长期贫穷的现状,不少女孩儿会偷偷攒下一笔钱财作为将来嫁人的嫁妆。
  这些事情,我们边民都是非常清楚的,这些酒馆,就是内地的地头蛇,跟缅甸的地头蛇一起开设的,这里的女人,也非常的廉价,做一次生意,只需要十几块钱,但是,就是这十几块钱,还要被盘剥。
  我看着那个女人拉着几个女孩子过来,都是缅妹,皮肤黑黑的,长的也不是很好看,穿着缅甸特别的服装“特敏”,在我们这,都叫他们缅妹。
  “蕊是第一次,多她好点啊……”
  老女人把一个女孩子推过来,坐在了我的身边,我看着她,像是十七八岁的样子,很稚嫩,头发很长,花了点妆,她有点特殊,皮肤并不黑,还有点白,长的也很漂亮,浓眉大眼,她没有说话,显得很羞涩,低下头,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三叔说:“大侄子,到楼上的包厢去,二十块钱就行了。”
  他说着就把我拉起来,又推了那个女孩一下,我看着她也站起来,直接朝着后面的包厢去,或许,她虽然不情愿,但是想必也做好了心里准备,我是不想去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被一种莫名的冲动吸引着,不知不觉,就跟着他去了。

  到了包厢,很小,只有一张床,我能听到隔壁的喘息声,那种声音,非常的刺耳,让人口干舌燥,她看着我,说:“我……”
  我摇了摇头,我说:“我没钱……”
  “没钱?没钱是什么意思?”她问我。
  我苦笑了一下,我说:“我三叔骗你的,他根本就没有五百块钱,不好意思,让你……”
  我没有脸在说下去,她很漂亮,我也不忍心欺骗她,在这里做生意,他们是低人一等的,所以,就算是客人先吃完了在给钱,他们也没有办法的,一般都会给钱,但是遇到像我三叔这样的人,他们就很无奈了,我不想欺骗她。
  她靠在床上,双腿屈膝,看了我很久,但是很快就笑了,说:“没关系,总会有的,来吧。”
  我听着,这话说的有点绝望的样子,我坐在床上,没有动,她伸手过来要解开我的扣子……

  她很主动,她的眼神很妩媚的看着我,昏暗的灯光下,我闻着那劣质的香水味,看着那领口内的雪白,那一切都唾手可得,她越来越近,我的心,跳的越来越厉害……
  我对女人从来都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那一对让男人梦寐以求的柔软,就在我眼前,在那豁开的领口里,只要我伸手,就能够的到,那种炽热,让我浑身冒汗。
  我伸出手,就要得到她了!
  然而,我并没有触摸那神圣……

  我抓着她的手,冰凉的很,我说:“如果我骗了你……”
  “我很想找一个中国人嫁了,但是,没有人要我,我只好来这里做生意了,我是第一次,我听之前的小姐姐说,第一次的客人都是又丑又老又恶心的,我很害怕,但是,今天遇到了你,你很帅气,我不觉得,我有什么吃亏的,你很老实,我觉得,你会给我五百块钱的。”
  我听到她的话,看着她的眼睛,很纯净,我的内心动容了,低下头,我说:“你叫蕊是吗?”
  “嗯,花蕊的蕊,我很想学习你们的文化,很有意思,等我攒够钱了,我就去读书……”蕊平淡的说着。

  我听着,觉得很无奈,这就是一条线,两个世界,在我们这里,最基本的事情,却成了她的奢望……
  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一个女孩,我也是第一次产生萌动男女之间关系那种冲动。
  我家算是比较穷的,我从小能做的,就是读书,上学,也是属于沉默的那种,虽然成绩好,但是不招人喜欢,对于女人,在上了大学,才有一定的感觉,有过那一丝的萌动。
  所以这个时候,她的主动接近,让我有一种莫名的亢奋,但是,我心中有底线,我知道这是错的,我不想沦落成我三叔那样的人,那是很可悲的。
  我站起来,准备要走,她拦着我,说:“你真的不要吗?”
  “不要,我没钱……”我说。
  她看着我,说:“你真的是个好人,我知道了。”
  她说着,就走了出去,对于那句,我真的是个好人,我心里挺惭愧的,不是我不想要,而是我没钱,男人对于女人,唾手可得的时候,没有人不想要。
  我刚要打开门,但是门外面走进来两个人,很黑,很瘦,像是老缅,我想要出去,但是他们拿着匕首,顶在了我的肚子上,我吃惊的看着他们,被他们给拽了出去,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知道,一定不是好事。

  我被拽了出去,朝着后面黑暗的走廊里走,走廊并不是很长,也才七八米的距离,到了门前,我被推了进去,房间里很肃静,一张桌子,几个沙发,我看着一个中年的男人在发牌,几个小弟坐在旁边打牌,看到我来了,都看着我。
  我不知道他们抓我来什么意思,我看着啊蕊,她也在,她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很冰冷,我不解的看着她,但是,她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要回应我的意思。
  “干了吗?”
  我听着那个中年人问我,他说完就站了起来,挺高,比我还高一定,头发很长,但是掩盖不了他国字脸的锐气,眼神里的那种自然而然的锐气,让人不知不觉的感到一丝害怕,这双眼睛像是看透了这世界一切的虚伪一样,充满了不屑。
  “没,没有……”我认真的说着。
  他走到我面前,说:“啊蕊,他干了吗?”
  “干了……”啊蕊斩钉截铁的说着。

  我听着很讶异,我看着啊蕊,我说:“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没有碰你。”
  “你就干了。”啊蕊再一次的说着。
  我看着她,内心十分的愤怒,我刚要说话,嘴巴就被这个中年人给捏住了,他说:“干,就干了,五百块钱,也不多,拿钱来吧。”
  我听着就使劲的挣扎,推开他之后,我说:“没有,我没干。”
  几个小弟站起来了,我吓的要走,但是门被堵上了,我看着后面的刀子,就回头看着啊蕊,我说:“你为什么要说谎,我没干啊……”
  “英哥,他就干了。”啊蕊再一次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