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被他们拉到了后面的屋子,很快门就开了,我被叫了进去,屋子里的等很暗,也很热,虽然开着风扇,但是那种燥热的感觉,还是让人有点窒息。
  我看着樊姐穿着内衣,靠在沙发上,手里拿着啤酒,一手夹着烟,她很豪气,因为热所以把外套都给脱了,我不敢看,也不好意思看,说实在的,我没有见过女人穿内衣的样子。
  我看着我三叔,被链子拴着,拴在屋子的拐角,真的惨,他看到我,就急忙站起来,但是大汉瞪眼指着他,他立马又乖乖的蹲在了地上,老实的跟狗似的,我真的很奇怪,我三叔这么一个老油条,怎么就能被治的这么服服帖帖的。
  我也不奇怪我三叔会在这里,因为他要是不在这里,这帮人怎么可能找的到我,哼,他真的害我害的够惨的!
  “钱呢?”樊姐冷冰冰的问我。
  我从兜里面,把厚厚的一叠钱拿出来,放在桌子上,一个大汉拿了起来,看了一眼,然后数了起来,但是很快就说:“樊姐,只有一万五。”
  “我他妈看的出来,二十万跟一万五差多少我不知道?”樊姐生气的说。
  那个大汉吓的不敢说话,樊姐站起来,捏着我的脸,说:“还差十八万五呢?”

  “下次,下次还给你,给我点时间,求求你。”我害怕的说着,说完就咽了口唾沫。
  她笑了一下,说:“你挺聪明,也讲信用,我喜欢讲信用的人,你长的也不赖,我告诉,这一万五是利息,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你还不上来二十万,我再涨一万五的利息,放了他们。”
  我听着,就很不情愿,但是我能说什么?我只能默默的承受着,我看着他们把我三叔给放了,我就咬牙切齿的,真的,我恨不得他在这里多受一点罪。
  “哎,老弟,你长的挺帅的,要不要到我的歌厅做公关啊,我给你开包。”樊姐笑着说。

  听到樊姐的话,都笑了,我使劲的摇头,赶紧就走,我知道做公关什么意思,我不会做的。
  离开了房间,我拼命的呼吸,紧张的都快要吐了,终于过了一关,但是我知道,这只是开始,后面的路,还长着呢!
  我坐在地上,背后靠着铁皮墙,大口的喘气,我很紧张,也很害怕,我口干舌燥,眼前这一关过去了,但是剩下的事情,我该怎么办,二十万……
  我三叔看着我,拍了我一下,然后吐了口唾沫,很生气的说:“我要不是看他是个女人,我早就治她了,你小子有点出息没有?吓到了?”
  我看着我三叔,他之前真的狗一样,人家瞪他一眼,连个屁都不敢放了,我看着我三叔,我说:“你还是人吗?你还是了爷爷,现在还害的我欠了二十万?你还是人吗?”
  听到我的话,三叔就愤怒了,说:“你,你怎么说话呢?你这是大逆不道,我是你三叔,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信不信我抽你?”
  他说完,就举起来手,要打人,但是我瞪着他,他也没下手,最后尴尬的把手缩回来,问我:“哎,阿斌,三叔这也是没办法,我不也像是为你爷爷好吗?他是你亲爷爷,也是我亲爸爸啊,他三十万开了胸,后面要钱的地方多着呢,吃药,伺候,什么什么的,都是钱,我拿三十万去赌,赌赢了五百万,后面不都什么都解决了吗?”
  “你赌赢了吗?我问你,你赌赢了吗?”我愤怒的说着。

  我真的恨他,真的,他做错了那么大的事情,居然一点悔改都没有,还口口声声说他是为了爷爷好,我真的被我三叔的无耻给折服了。
  他无奈的拍拍手,说:“谁说不是呢?那块料子,满料高色,但是呢,妈的,就是有裂,这赌石行里的话,你也知道,阎王都怕细裂,何况是我哦……”
  他懊恼的蹲在地上,愁眉苦脸,我站起来,不想搭理他,直接回学校去,但是我三叔拦着我,说:“哎,我说,你那弄的钱啊?”
  “赌石赢的……”我无力的说着。
  他听着,就走到我面前,有点惊讶,问我:“你赢的?你小子可以啊,多少钱赢的?”
  我很生气,我说:“一千块钱赢的,赢了有什么用?我还欠二十万,二十万啊,无底洞,光是利息,他们一个星期就给我涨一万五了,我被你害死了,知道吗?我都不敢告诉我爸爸,他们要是知道了,我都不知道他们该怎么活。”
  我三叔给了我后脑勺一巴掌,说:“你傻啊,继续赌啊,一刀穷一刀富,赌赢了,什么都有了。”
  “还赌?哼,赌输了呢?把命在搭进去吗?爷爷的话,你从来都不听,你要是听他的话,你至于害死他吗?你至于像一条狗似的被人给拴着吗?”我愤怒的说。

  他听着就摇头,说:“你爷爷要是肯赌,现在最起码都是亿万富翁,老迂腐,你也一样,你不肯赌是吗?我告诉你,这帮人,可真是吃人肉喝人血的,光是利滚利,都能把你给吃了,我也不害你,我是被他们抓了,没办法才那么做的,你年轻,能扛是不是?总不能让你爸爸出来替我扛是吧?”
  我听着就心痛的很,他怎么就这么理所当然呢?
  “阿斌,我跟你说,我现在出来了,肯定不会在让你替我扛了,我跟你说,回头,我把你二叔的车偷出来卖了,也能卖个十几万……”
  我听着他的话,我就恨的牙痒痒,我说:“你怎么这么无耻呢?”
  “总得度过这一关吧?你又不肯赌?赌赢了,皆大欢喜不好吗?”我三叔生气的说着。
  我听着,很无奈,我三叔搂着我,说:“你是我大侄子,我能坑你吗?肯定不会的,过了这一关在说,明天我们一起去赌,身上有钱吗?”
  我听着真的无奈,我说:“还有一百……”
  “够了,三叔带你去玩一些好玩的。”

  我三叔说着,就拉着我,朝着远处走,我也稀里糊涂的跟着他走了,没力气,走了半个多小时,到了国庆路的一家小酒馆,很昏暗,门口站着一个女人,看到我三叔,就说:“周三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啊?”
  他听着,就挥手,说:“妈的,你情我愿的,还什么,走走走……”
  他不耐烦的推着女人走了出去,拉着我走进了小酒馆,他跟我说:“大侄子,我跟你说,这里的妞,都是缅甸那面过来的缅妹,十八块钱玩一次,五十包夜,但是我跟你说,货绝对比外面的好一百倍。”
  我听着就闭上眼,心真的累。
  酒吧里很昏暗,喝酒的人不少,男男女女坐在椅子上喝酒,笑着说着,不停的抚摸着对方的身体,很大胆,我看不清楚他们的长相,在这个地方,长什么样,或许根本就不重要,喝完酒,做完事,谁还愿意记得谁呢?
  我被三叔带到了沙发上,我三叔说:“给你找个缅妹,别便宜了那个老女人,妈的,想吃你的豆腐,没门。”
  我听着就哭笑不得,我三叔没说什么,去找人,他对这里熟门熟路,像是常来,他这个人就是这样,从年轻的时候,就花天酒地,我没有办法说什么,只能说他没心没肺。
  我看着我三叔拉着一个老女人过来了,说:“有没有新货啊?”
  “有啊,绝对一手啊,但是很贵啊,要五百啊……”
  我听着老女人的话,就闭上眼睛,准备走,我三叔直接拿一百块钱塞到她的怀里,说:“爷们有的是钱,打赏你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