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谌密笔记(第一部:奇人奇事)》
第26节

作者: 老白来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1-23 17:40:08
  九
  这两条突然出现的影子,让我和小山东屏住了呼吸,因为从影子判断,这应该是两条大蛇,非常大,足足有好几丈长的蛇,速度很快,游到了那个黑影的旁边。
  这时,月光又亮了一些,我看到中间那个东西,不像是猴子,从五官上来看,更像是古猿之类,两边的两个影子果然是大蛇,两条蛇都是暗红色的花纹,尽管在夜里借着月光看得不是太真切,但是确实是可怕。
  那两条蛇发出咝咝的声音,从空气中传了过来。

  然后,我看到,一条蛇猛地弓起了身子,然后迅速地伸展开来,向着中间那个大猿扑去,大猿一闪,伸出爪子就捏住了大蛇,然后突然站了起来,高度增加了好几米,它挥动手臂,吼叫了一声,大蛇在它的爪中,像是一截烂布那样。
  另一条蛇也不失时机地冲了上来,缠住了大猿。
  大猿不断在身上撕扯着,但蛇却越缠越紧,这时,另外一条在手里的蛇也缠在了它的身上,我觉得此时,大猿应该是输定了。
  但是它却并没有退缩,两只前爪紧紧抓住两只蛇的蛇头,猛地跳了起来。
  这时的月光更加明亮了,似乎月亮也被这场争斗吸引住了。
  跳起来的大猿并没有双脚落地,而是将整个身体重重地落在了一堆乱石之上。

  这对于缠在它身上的蛇,无疑就是致命的。
  但这两条蛇也并非普通的蛇,摔过一次之后,乱石并没有让他们退缩,反而缠得更坚了。
  小山东在我身边发出轻微的惊叹声:“妈呀,这是什么怪物大战,我快受不了了。”
  大猿又跳了几次,落了几次,看样子力气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坐在了地上呼呼喘气。

  这时,从不远处的族长房间里,传来了一个奇怪的声音,像是笛子,但细听又不像,发出了一个个的单音,有的急促,有的短暂。
  大猿听到了这个声音,像是得到了什么命令一样,又猛地跳起来。
  但这次,他并没有将自己的身体重重地落到乱石之上,而是向那旁边的树丛里撞去。
  而且,这次撞得也有了章法,撞完之后,接着就是滚动,然后再跳,再撞,再滚。
  只几下,我看到,缠在它身上的大蛇慢慢就软了下来,然后,大猿突然间一声吼,前肢用力一扯一挣,我看到,那两条蛇被甩了出去,在地上扭动着身子,然后,一前一后地慢慢游走了。
  大猿朝我们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也慢慢走下山去了。
  这场戏看得我和小山东目瞪口呆,这样的猛兽,我们两个都没有见过。不仅如此,两种猛兽的打斗,也是我们活这么大,第一次看到,比看马戏精彩多了。
  此时的月亮,已经偏西很多,东方也隐隐有了天亮的意思,我看了看表,是四点多钟。
  回到营房里,小山东踢了一脚躺在地上的吴营长,他翻了个身,继续睡去了,小山东说:“看来,睡觉多的人往往都看不了好戏。”
  我笑了,对他说:“好好睡一觉吧,天亮了,咱们一起到族长那里去,看他怎么说,我隐约感觉到,咱们的事情可能能办成。”
  小山东笑了,说:“你一定是从那两条大蛇的花纹看出来的吧,这花纹应该和吴营长营里的那些蛇花纹一样,只不过,个头要大出很多。可惜他晚上没有看到。”
  我看了一眼吴营长,心想,幸好他没有看到,看到之后,说不定会掏枪上去把事情全搞乱。
  日期:2017-11-23 17:42:10
  十
  天亮后,我带着小山东去了族长的小屋。
  族长依旧不动声色,让我们坐下来,第一句话就说:“昨天晚上的戏,看得精彩吧。”
  我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他冷笑一下,说:“如果不是你们到来,我还不知道族里出现这种事情,唉,不心不古啊,我们这个村自从宋代以来,世世代代都从事这个行业,但很少有人为朝廷做事的,老祖宗流传下来的规矩,都被钱给破坏了。”

  我们两个没敢接话,继续听他说。
  他伸出手来,对我说:“你扶我一下,我给你拿样东西。”
  我走过去,扶起他,这时才发现,他的下半身活动并不利索,所以这才是他盘腿坐在床上的原因吧。我扶着他走到了桌前,他从桌子下面摸了半天,然后拿出一小包东西,递到我的手里,说:“这个就是了,你拿回去,加一锅水熬了,洒在那些蛇出没的地方,这事就解决了。对了,还要给秘三这个货说件事,说我们两清了。还有,如果他有空的话,这辈子再见一面吧。”
  不知怎么,他的这句话,隐隐让我觉得有些伤感。
  小山东这时插了一句:“族长,还是你厉害,昨天来你房间里的那些人,都是可以使唤猛兽的吗?”
  族长看了小山东一眼,没有回答他。
  小山东也自觉得无趣,就不再言语。
  我拿了那包东西,拉了小山东就告辞了,出来之后我责怪了他两句,不该说的话怎么脱口就出来了。
  他接了一句:“你不觉得这事太神奇了吗?”
  回到营地,吴营长已经醒了,正在吃饭,看到我们两个回来,忙指指桌上的饭菜让我们吃,然后说吃饱了上午说不定还要赶路呢。
  我有些惊异,问他怎么知道我们上午就要回去的事情,他嘿嘿一笑,说:“我昨天做梦,梦到这里的山神给我托梦,说上午就要回去,我不听,他还踢了我一脚咧。”

  我知道他是在说小山东踢他的事,原来昨天他隐约也知道一些了,加上我和小山东一早就出去了,那时他刚起床,也应该知道我们出来什么事。
  我笑了,拿出那包东西,说:“这就是了。”
  然后源源本本地把使用方法给他说了一遍。
  上午,我们就收拾了东西往回走,奇怪的是,在回去的时候,整个村子都静悄悄的,沉浸在一种奇怪的氛围中,只有我们一行人的脚步声,显得匆匆匆忙忙。
  两天之后,我们回到了县上,果然是回去的路要比去的路快,首先向董县长汇报了行踪,然后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在大猿和蛇打架的事情上,我和小山东达成了一致,并没有多说,因为从族长的态度来看,他并不希望别人打扰他。
  吴营长匆匆去了二老婆那里,晚上还要再赶回去,我和小山东,则想快点去秘三那里去,把族长的话带到,同时,也想请秘三把知道的事情,给我们讲一遍,我想,当天晚上发生的事,他不一定会感觉到稀奇,但是他一定知道更多的事情。
  要知道,人的好奇心,有时强烈到自己也无法抑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