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4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海茫茫,她又在哪里呢?
  杜省长脑海里,反复回忆着她的模样。
  随后,他想到了夏芳菲,对于夏芳菲这样的女子,杜省长打心里觉得有点对不起她,亏欠她,所以这么多年,自己很少主动给她打电话。
  现在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了。
  杜省长反复摸着手机,看着夏的名字。

  在这个时候,他很需要一个可以听自己倾诉的人。
  尽管这样,他还是没能迈出这一步,最终将手机放在兜里,双手背立,站在这呼呼的寒风之中。
  几天后,顾秋正式上任,成为了南阳省委常务副省长,全力协助省长的工作。
  今年的春季来得晚,初正月十几了,依然看不到春的影子。风,还是那么刺骨。
  落叶纷飞,大街上的人行色匆匆。
  连办公室里的秘书都觉得有些寒冷。
  匆匆出来,连碰到好几个熟人,可没有人跟他打招呼。
  这些都是办公室里,平时唯不足道的小人物,但以前的时候,他们经常笑嘻嘻地讨好自己,如今,老板要走,他们便不理自己了。
  秘书觉得好笑,也觉得很无奈。
  人走茶凉,现在人还没走,人情味就没有了。秘书顾不上多想,匆匆去接老板。
  来到老板住的别墅,远远看到有一辆车停在那里。
  三个男人站在车旁,司机,秘书,还有将既将上任的常务副市长。
  秘书的眼神,有点饥讽的味道。
  如果说刚才碰到的那些人,只是一个笑话,那么现在眼前的他,就是一种讽刺。
  他曾经是老板的秘书,现在为了上位,居然挤走了老板。所以,眼前的顾秋在他眼里,不再是以前那个熟悉的人。
  现在很多人都这么说,是顾秋挤走了杜省长,在秘书眼里,自然也一样。
  所以,当他经过顾秋面前,顾秋和他打招呼的时候,他竟然漠视。径自走过去,按了二号领导别墅的门铃。
  杜省长已经收拾停当,正要出发,秘书进来了。
  看到老板坐在沙发上,他喊了句,“老板,可以动身了吗?”
  此去京城,前程未卜。
  杜省长点点头,夫人紧跟一步,“一文!”
  “干嘛这模样?我又不是被双规。”
  杜省长一脸不悦。
  夫人道,“一路平安!”
  秘书为他打开门,杜省长走到门口,一眼就望见站在车旁边的顾秋。四目相对,顾秋看到老领导的目光,带着一丝异样。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顾秋迎上去,“杜省长,我送您!”
  杜省长没有说话,顾秋走上前,接过秘书手里的包。
  车门已经打开,杜省长停了一下,弯腰上车。
  顾秋随后跟上,秘书愣在那里,一时没了主意。
  车子开出来,没有经过政府大院,而是直接进环线,上高速,奔机场。
  车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人知道杜省长心里在想什么。
  顾秋也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望着前方。

  环线上,车辆不多。
  车速很平稳,从家里出来到高速入口,也不过半小时左右。
  顾秋心里有些凉凉的,杜省长要走了,却没有人送他。
  而这个消息,早就在班子里传开。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这回事。
  想到这些,顾秋心里自然就不舒坦了。
  同时,他也留意到老领导的脸色,一直那么忧郁。
  等车子开到机场高速入口,前面整整齐齐停着一排车子。
  高速管理处的工作人员,清一色的工作服,整齐划一站在那里,男男女女,都那么精神。
  车上的人看到这一幕,心头涌起一股热血。
  倒是真没有想到,跟自己同事这么多年的战友,同志,下级干部,没有一个人来送自己,倒是收费站的人这么热心,在这里排开了阵势,为自己壮行。
  杜省长见状,也不禁眼眶一热,有种忍不住想要哭出来的味道。

  司机停下了车,收费站的领导一声令下,“敬礼——”
  所有人动作一致,叭在敬礼,挺立在那里。
  领导小跑过来,“杜省长,我们给您送行了!”
  杜省长坐在车上,顾秋明显感觉到他神色有些不同,显然是为眼前这一幕给感动了。
  于是顾秋为他拉开了车门,杜省长这才缓缓下车。
  跟收费站领导握了手,对方道:“祝省长一路平安。”
  杜省长用力握着对方的手,郑重点头。

  嘀嘀嘀——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喇叭声,众人回头一看,是一辆挂着省委牌照的车子,风风火火地开过来。这辆车顾秋认识,是纪委一把手宁雪虹的车。
  车子刚一停下,齐雨跳了下来,为宁雪虹拉开了车门。
  “杜省长!”
  宁雪虹大喊一声,步子很急。
  杜省长早就看到宁雪虹了,脸上挤出一丝笑,朝宁雪虹点点头。
  宁雪虹走过来,跟杜省长握手,“雪虹来晚了,对不起!”
  杜省长道:“雪虹同志,不要客气。”
  宁雪虹道,“祝省长一路平安。”
  杜省长微笑了下,“谢谢!你们能过来送我,我很高兴。”又看了顾秋一眼,“班子里就数你们两个最年轻,以后彼此相互帮助,目标只有一个,把南阳的经济搞上去,把干部作风抓好。我之前一直想这么做,可惜还没等我实现这个梦想,就要调走了,这个心愿只有落在你们年轻人身上。”
  宁雪虹道,“杜省长您也很年轻。我们会记住您的吩咐。”
  杜省长又笑了起来,“时间不早了,谢谢相送。”
  宁雪虹说,“那倒不急,我们送你一起去机场。”
  正要走,又一辆小车风驰电掣般赶了过来。
  常务副省长匆匆下车,大喊着杜省长请留步。
  杜省长看着对方,眉头一皱,却还是停下来。对方匆匆过来跟杜省长握手。
  后面,又是宣传部长的车子珊珊而来。
  紧接着,组织部长,政法委书记,省城市委书记,还有三名常委副省长等等,一干人接踊而来。
  杜省长站在那里,心头疑惑。
  这些人怎么都来了?
  整个常委班子,只有唐书记没来了。
  众人一齐过来,跟杜省长握手,给他送行。
  顾秋暗道,他们怎么都来了呢?而且来得这么巧,这其中一定有文章。按理说,真要是给人送行,必提早做准备,而他们来得那么恰恰好,显然是因为某种特别的原因。
  宁雪虹道,“那我们走吧,一起去机场。”
  杜省长道,“机场就没有必要了吧?俗话说得好,送人千里,终需一别,还是到这里吧!”
  宁雪虹坚持,一定要送到机场。
  于是车队前行,浩浩荡荡直奔机场。
  此刻已经到了航班起飞的时间,但是广播里一再通知,飞机晚点半小时。

  机场工作人员看到省委的车队过来了,马上打开特别通道,让大家直接进入机场。
  当所有车子都停好,众人下车时,秘书指着前方喊了一句,“那不是唐书记吗?”
  众人寻声而望,果然看到唐书记站在那里,看着杜省长微笑,“老杜,我没有来迟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