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85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常情况下,我也乐于见到这种事情,偏偏她赶上了我最为烦躁的时刻,我已经足够冷静了,没有直接开口喝骂叫嚷,残存的那些理智告诉我,王雨萱是无辜的,所以,我用这样的方式结束了通话......

  可是,一会儿到家之后我又该怎么面对她呢?
  装作若无其事,还是出声解释一番?
  前者,依照王雨萱的性格,是不会让我装作什么事儿都没发生的,至于后者,我也不想跟她袒露内心,有些东西,跟不懂自己的人去讲,为难了对方的同时,也是在为难自己。
  今天的地铁好像格外的快,感觉还没到一个小时,我就到达了六里桥地铁站,此刻的我有些抗拒回家,毕竟不久之前,我跟王雨萱险些爆发争吵,鬼知道现在回去,我们会不会再度起什么争执。
  这种情况极有可能发生,她是那么的直接,任何情绪都不会隐藏......与她相反,我习惯了隐藏,我们就像两个完全对立的个体,无论在处事行为,还是性格上,都是如此。
  有些时候,我很需要她这样的人跟在身边,有些时候,我又特别抗拒她在我身边。看似矛盾,却是我所要面对的现实。

  “该来的,总要来。”
  我低声的劝了自己一句,旋即顶着纵使黄昏,依旧很耀眼的阳光,向出租屋所在的老小区走去。
  以往只需十五分钟,我就能走到,可今天,我足足走了半个小时。
  当我出现在出租屋门口的时候,瞬间愕然。
  一张便签被贴在门上。

  &he”
  花式英文的字体,显得很娟秀,一看就是姑娘的字迹,别的姑娘,还不至于在门上给我留什么便签,那么写下这张便签的人,呼之欲出。
  “这丫头,给我留条做什么?”
  我将它从门上扯了下来,搜索着脑海中为数不多的英文词汇量,勉强翻译了出来。
  “在垫子下面。”
  什么会被她放在垫子下面?
  带着疑惑,我蹲了下来,将放置在门口的垫子掀开一角......一把钥匙安静地躺在这里。

  她出门了?那为什么刚刚没有告诉我?还是说,是在我们结束通话之后她才出的门?
  我想不明白,决定进屋之后再联络她问问,拿起钥匙,开门。
  客厅里很整洁,不似我走时的那般凌乱,应该是王雨萱起床之后给收拾的,屋子里的空气弥漫着一股子柠檬味的清香,跟她的洗发水是一个味道,很好闻,也很清爽。
  眼前的这一幕,让我情绪放缓了不少,想着现在能够很平静的面对她,于是我拿出了手机,拨打了出去。
  只是,等着我的,却是一道有些冰冷而机器的女声:“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
  没电了?
  还是说,她现在很抗跟我沟通?
  俨然,我是偏向后者的,此刻的我,终于意识到了一丝不对,我走向了被她‘霸占’的卧室,想要求证自己心里的想法。
  卧室门,关着。
  我轻轻拧了下门把手,发现有一种反向力在跟我的力气对抗着,应该是被反锁上了......
  这是不是能够证明,王雨萱还会回来?她并不是离家出走,只是这个时候不想面对我而已?
  我刚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又想到了一种可能。
  她怕我求证,所以她将门反锁然后一走了之......是了,王雨萱的个性,极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我突然有些慌张,不知道是担心她的安全,还是为了她的离开而慌张......明知道她的手机正处于关机状态,我还是忍不住的拨了过去。

  结果,自然跟更刚刚没有什么出入,依旧是关机状态。
  我不知道是她手机真的关机了,还是说她把我的号码设置进了黑名单里,于是我又找到了她的微信,给她发了一条语音信息。
  “丫头,你去哪了,电话开机记得给师哥回个话。”
  可是,当这条信息发送之后,等着我的,却是发送失败的红色叹号,接踵而至的信心,是一条极其冰冷的文字。
  “王玫瑰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的朋友......”
  她的微信昵称改成了王玫瑰,应该是今早或者中午的事情,可同样的,她亦是将我微信拉黑了。我不是特别理解她的做法,扪心自问,她给我打电话开玩笑的时候,我就算态度不是很好,也没有出言呵斥她,她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我们之间没有矛盾,纵使她任性,也该有个任性的理由吧?

  偏偏我想不出什么理由来,只能坐在沙发上干着急,脑海里忍不住浮现最近看到的那些新闻,她那么年轻,长得又是那么好看,如果她出了什么意外,我该怎么对老王交代,又该怎么对自己交代?
  担心的同时,我心里也涌现出了愤怒,只觉着她的行为是对自己安全的不负责,也是对我们这些关心她的人的不负责任!
  我记得自己不止一次跟王雨萱强调过,这个社会上有很多人,对于年轻女性满含恶意,她又是那么的娇艳,一个人在偌大的北京城里不回家,就那样游荡着,真的很危险。
  可能她在这儿还有别的朋友可以投靠,或者,她也可以在某家酒店住上很久。
  可我仍旧放心不下,单纯的觉着,她不在我眼前,就会出现意外
  这个感觉很强烈,它让我忘却了这两天所经历的事情,也让我忘记了在回来之前,我有多抗拒跟她接触。人就是很奇怪的动物。
  拥有时不知道珍惜,失去时才会追悔莫及。
  诚然,现在的我就是如此。
  心里很乱,我又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当下最为主要的事情,就是找到王雨萱,确定她的安全。
  我有想过立刻联系老王,告诉他王雨萱在几天之前就跑了回来,根本没去什么利物浦,她的一切都是在骗他,只为了追求所谓的绝对自由。
  但,仔细想想,我如果真的这样做了,跟推卸责任有什么分别?
  她在时,我没有去告诉老王;等她离开之后才去告诉他扪心自问,我做不出这种事儿来,就算最后要告诉老王,也会是在我将王雨萱找到之后,才会那么做。
  坐在沙发上,我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心中寻思着各种可能,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对她了解的实在太少了一些,有限的了解,又都是局限在我们所一起经历的事件里:三里屯的酒吧,我们饮酒大醉、后海的夜色霓虹中,我们肆意喧闹、宜家的粉红色家居,大润发超市的货架
  而关于她自己的一切,我都不曾了解,她在这座城市里有多少朋友,以往她在北京时,伤心的时候会去哪里,我更不知道。

  日期:2018-10-06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