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83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为了避免尴尬,我端起杯子,轻抿了一口咖啡,对佟雪感慨道:“你还别说,加了糖的深海,味道确实好。”
  “你也会加糖了么?”
  “生活太苦,加点糖很好。”
  “陈默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不得不感叹,佟雪还是这般敏感,仅仅从我的细微变化,就能看到我的内心,但这并不会代表我会跟她说自己遇到的事情,哪怕我一开始来找她的目的是这个也不例外。
  “心事?当然有啊,在这座城市里生活的人,有哪个没有点心事儿?”
  “这话倒没错。”
  佟雪微微一笑,附和着我说:“北京这种城市就是这样,在吸干了你的热血之后,就会将无情地将你唾弃它得到的是繁华与赞赏,以及前赴后继奔向它的新情人们,而我们,唯有逝去了的青春是自己的。
  长安街承载不了谁的meng想,王府井也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它在蹂躏了你原本纯洁的身体之后,就会一脚将你踢开,快感是它的,你余下的,除了一腔孤勇之外,只有深夜时分,那**被狗血灌满了的啤酒了。”

  我愕然的看着佟雪。
  她什么时候看的这样通透了?这种通透,我只在老王身上见过,还是说,她早就看的很透彻?猛然间,我想起了那个秋夜。
  她跟我感慨说,我们不过是四九城豢养起的蚂蚁,什么都有想,偏偏什么都没法做到。
  我也记起了她离开的借口。
  可事实呢?
  事实就是,她没有在三环的房子,生命中更不存在那个很有钱的男人
  原本,我觉得我们相爱是,彼此会是另一个自己,现在我发现,自己错了,她的确很了解我,可我却不曾了解过她
  比方说,此刻极其透彻的她。
  不知怎的,我有些自责,也为佟雪感到不值得。
  坐在她对面的我,是她爱过七年的男人,她是那么的懂我,而我呢,却不曾懂过她可以说,这是世间最为讽刺的笑话了。
  偏偏我这个她爱过的男人,一直觉着自己很懂她,单方面的认为,自己是另一个她。
  这是对她的侮辱!
  我很想问问佟雪现在是什么感觉,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

  “看的这么透彻,你为什么还留在北京?”
  佟雪没有立刻给我答复,盯着我给她的那杯深海看了片刻后,终于端起喝了一口,“陈默,我发现你没有安什么好心呐。”
  “嗯?为什么?”
  “我刚喝过一杯咖啡,你又给我拿来一杯,是想我晚上睡不着觉么?”
  “呃我没这个心思的,是顾薇,她主动给你调的。”
  “你看,你还是这样,总是第一时间将责任推出去。”
  佟雪明明没有告诉留在这儿的原因,可她却给了我答案,为了求证那个答案,我深吸了一口气,对她问道:“叔叔阿姨那边,还不知道我们的事情么?”

  “那你呢?有告诉过自己的父母吗?”
  我有些惭愧的笑了笑,“我都已经很长时间没联系过他们了。”
  “在这座城市漂泊的人,都习惯报喜不报忧,我又该怎么去告诉他们事情的真相?”
  现在我可以确定,她还没离开的原因有很大程度是因为我当初因为顾虑,分手后我很自私的跟佟雪提了一个请求,那便是谁都不要告诉自己的父母,直到找到了另一半,可以谈婚论嫁的时候,才能告诉他们。
  所以,才有了后来她的出国留学,那个极其可笑的借口

  可话说回来,我也有劝过让她跟父母坦白的,那还是今年春节期间,如今过了小半年,她还是没说么?
  想到这些,我越发自责。
  “你应该告诉他们了”
  “你以为我不想?”
  佟雪显得很无奈地对我反问道:“你知道,我那会儿很不要脸的请求你跟我重归于好,然后我们回本溪的原因是什么吗?”
  “叔叔阿姨催你了?”
  “可不就是催我?”她露出一个有些苍凉的笑脸,“快要三十的大姑娘了,有一个交往了七年的男朋友,偏偏没有谈婚论嫁,你说我父母会怎么想?”
  “对不起是我辜负了你。”

  “陈默,千万别说这种话,当初分开是我自己选的,所以我今天面对的这些,怪不得任何人如果非要说什么辜负、亏欠的话,倒是我欠你的如果当初我不做什么在北京买房子定居的meng,或许”
  或许接下来的这些事情,我们都不会去经历了。
  我不会爱上张瑶,也不会知道孟阳会背叛我,而佟雪,也不用这般苦心积虑地隐瞒父母了吧?
  但,这不是让她一个人承受这种苦果的理由,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爱情里的选择也是如此,如果当时的我能让佟雪看到希望,我们也不会来到今天这步田地。
  而且,依照这么多年的相处,不难看出当初佟雪想要在北京定居的心思,也是想激励我的。
  “人的主观意愿总会是好的,可事情的发展,往往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当初的我,还有当初的你,真的很好,我们之间,就别再说什么谁欠谁了,这笔账是算不清楚的。”

  我出声安慰了她,更想劝诫她跟父母坦白。
  同样的,这个想法也适用于我,老爹还有我妈虽然不曾有过催促,但他们心里一定是会着急的,这是我在北京漂泊的第四个年头,一个没几年就要到而立之年的男人,也该要成家了。
  “嗯哼我也有考虑这个问题,或许下个月我就会离开这里了。”
  “按照你的经验,回去找个很好的工作不成问题,至于感情,一定会有大把男人追求你。”
  佟雪对我说的这番话,没有任何表示,甚至就连眉毛都不曾挑过一下,她只是看向了我,问道:
  “你呢?”
  “我?我也差不多会跟你一样,留在北京已经没了意义。”
  “你们”

  从某种程度上来看,佟雪比我更适合做律师,比如说此刻,我只说自己没有在北京继续待下去的意义,她就联想到了我跟张瑶。
  我摇了摇头,没有言语。
  无声胜有声。
  “看开点吧,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
  她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说了一句曾经跟我说过的话。

  “我看的很开的,你看我像一副失恋了的样子么?”
  “不怎么像。”佟雪笑着说了一句之后,又问:“那你回家有什么打算么?”
  “没有,我还不知道应该回家,还是继续留在这儿碰碰运气,坦白讲,现在北京对我没有意义了,可,是就这样让我回去,我又很不甘心。”
  渐渐的,我开始跟佟雪袒露,“还有很多事情我没有弄明白,还有很多东西我没来得及见识到,一个不到三十岁的男人,就这样灰溜溜地回家,想想都可怕。”
  “陈默,你这个想法没错,却又是最大的错误。”
  “这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不想平凡,可大多数的人还是平凡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命运?”
  “命运是强者的谦辞,我们这种小北漂没资格这样讲的,我问你另一个问题,你仔细想想,成吗?”
  “你问。”
  “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执意跑来北京吗?”
  这是佟雪问我的第二个问题,依旧与我有关。
  我沉吟片刻,答道:“因为北京很大,很繁华,同样的,它有很多机会等着我们去争取,去遇见抓住了,我们就会成为这里的人,而不是在东北,偏安一隅,一眼就能看到未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