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1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咬唇眨眼,一脸风*放荡 , “当然是这回味无穷的好东西。”
  他闷笑出来,“日常不敢叨扰乔太太,晚上给吃就好。”
  她嘴皮子极其伶俐 , 可也不是乔苍这风流浪子的对手,被逗得说不出话,面红耳赤败下阵 , 秘书询问明晚另一档应酬如何推掉。
  乔苍默然不语 , 往何笙碗中舀了一枚蟹黄虾饺,她吃掉后说,“盛文与澳洲合作,商界许多人眼红,能推辞掉峰会最好不要去。”
  秘书打开请柬放在桌上,指了指上面一行文字,乔苍的请柬是政府特别制作,盖了市委公章,说白了官场贵宾 , 不去不行,上面要他撑起这个场面,给世人看黑白和睦共处的虚象。
  何笙不屑一顾嗤笑,“这些当官的老毛病又犯了,以为别人傻子吗。前不久还斩草除根,现在看你再度得势 , 又巴不得攀关系,去了我也不会给他们好脸色。”
  次日午后乔苍处理好盛文的事务,仓促赶回别墅,陪何笙去了珠宝楼 , 她的首饰用得陈旧,许多又不喜欢戴,他在某次应酬中无意看到一位商人的二乃佩戴的珠宝非常奢华漂亮,他询问了出处 , 生怕自己选了她不喜欢,干脆带她一起。
  经过千禧路,绕一棵参天榕树便是巷子口,往巷子深处走大约五百米,正对针叶灌木丛的蓝灰色瓦片别墅就是她和周容深居住了两年多的宅子 , 这个时辰他在蒂尔,可何笙仍不自在 , 眼神有意无意往冗巷的高墙内瞟 , 乔苍察觉到 , 他语气无波无澜问 , “有些怀念吗。”
  何笙不动声色反问,“怀念什么。”
  他似笑非笑凝视她,指尖掠过微微颤抖的眉眼,“乔太太的小聪明 , 都写在脸上了,旁人看不透,怎能瞒过我。”
  她舔了舔嘴唇 , 语气虚弱几分,“我回答 , 你信吗。”
  乔苍松了松颈间系紧的领带,“你说我就信。”

  何笙立刻挽起他手臂,偎在他肩头媚笑撒娇说 , “我想的都是乔先生,乔先生的脸,乔先生的身体 , 乔先生的脚丫子。”
  司机扑哧一声 , 乔苍强忍住笑意,佯装板着脸,“花言巧语。”
  她在他下颔的胡茬上吻了吻,“那乔先生摸摸看,我可没有骗你。”
  她抓住他的手,扣在自己胸口,但不是心脏,而是汝房,那绵轮温热的触感 , 令乔苍瞬间血气上涌,她躺在库上妖娆勾人的荡*模样,仿佛电光火石,瞬间侵入他脑海。

  “摸出来了吗?”
  他嗓音沙哑问摸什么。
  她神秘兮兮说,“五脏六腑都喊我爱乔先生呢。
  这张顾盼神飞的脸蛋,说不出的娇憨灵动 , 乔苍只看了两秒,彻底被逗笑。
  车停泊在一家珠宝行外,何笙发现这趟街自己没有来过,特区的旗袍店 , 珠宝城,首饰楼,名品行,她都逛了遍 , 唯独这一处,她从未听说,看档次不算奢华磅礴,但胜在津致典雅,她跟在乔苍身旁 , 秘书已经提前打过招呼,经理领着柜员正在等候 , 笑得春风满面 , “乔总 , 乔太太 , 小店不起眼,别污了您的脚。”
  迎宾小姐将一轴崭新的红毯铺开,从店内的尽头一直延伸到门口,经理亲自陪同 , 指了指前两排玻璃柜,“最好的珠宝都在这里,希望乔太太不嫌弃。”

  何笙不怎么喜欢这个世故殷勤的经理 , 她笑说你去忙,我自己瞧瞧 , 总不会空手而归,让你白白忙碌。
  经理点头哈腰,让她多照顾 , 转身吩咐柜员上茶,他离开后何笙伏在柜子上仔细打量,果然这家店能被乔苍选中是有缘故的 , 珠宝翡翠真是津致漂亮 , 打磨得圆润通透,看一眼便爱不释手。
  她粉嫩的舌尖舔过洁白整齐的贝齿,“乔先生为我选,你喜欢的,我也喜欢,不是有句话叫夫唱妇随吗。”
  任何男人面对何笙此时的乖巧妩媚,势必连江山都舍得给她,她要什么也不舍拒绝。乔苍指尖在玻璃罩上轻轻戳点,几个柜子流连而过 , 未曾停留片刻,直到角落处的祖母绿项链映入眼帘,他才停下手指。
  柜员很会察言观色,知道他有几分兴趣,立刻取出,将挂在金槽上的标签摘掉 , 乔苍在光束下欣赏把玩,侧身为何笙戴在颈间,“乔太太肤白胜雪,脖颈纤长 , 这款最合适。”
  何笙在原地转了一圈,玲珑窈窕的紫色旗袍,配上苍翠的玛瑙宝石,真是轻灵活泼 , 艳丽绝伦。
  乔苍倏而皱眉,他在想她美得如此摄人心魄,到底是将她藏起永不见人,独占她的好与坏,娇与艳 , 笑与嗔,了却所有后顾之忧 , 还是随她欢喜 , 随她张扬 , 与那些虎视眈眈的猎手争夺。
  他有些痛恨 , 痛恨这年轮,这光荫,这岁月。
  不是只有他无情冷酷,这时间更是。
  他竟比她年长将近二十岁 , 当他苍老时,她仍明艳不可方物,他该如何疼惜 , 如何将她牢牢掌控在手中,而不是看她飞走。

  他沉默时 , 何笙仿若一只蝴蝶扑进他怀中,她眼波流转,开口就是胡言乱语 , “今日见到乔先生,三生有幸,听说您的夫人只应天上有 , 人间都看不到。”
  他陪她疯闹 , 一本正经说我夫人不只美丽。
  她哦了声,问他还怎样,他声音不高不低,这一层的珠宝柜都听得清清楚楚,“还很厚脸皮,很嚣张霸道,威胁我口是心非夸奖取悦她,可我根本不是这样觉得。”
  围拢的柜员接连发笑,何笙气鼓鼓从他胸口挣脱 , 她对着镜子凝视许久,“这颜色是不是有点显老。”
  接待她的年轻柜员说,“乔太太风华正茂,没有您衬不起的颜色,只有不配您的样子。”
  她挑眉问是吗。
  “自然,我们都很羡慕您 , 特区想要嫁给乔先生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可谁也没有您这样的好福气如愿以偿。”
  何笙心头甜得发酥,嘴上仍硬 , 随口打诨,“有什么好羡慕的,天天被他骂被他戏弄,像欠了他几辈子债似的。”
  她说完侧过头看 , 乔苍吩咐另一名柜员将其余几样珠宝一起打包,他掏出黑卡,对方问密码,他笑说我太太生日。
  柜员先是一怔,接着不可抑制露出艳羡之色 , 复而看向何笙,她讲出一串数字 , 埋怨他人家怎么知道 , 你这不是为难吗。

  乔苍眼眸温柔 , 仿佛盛满春水与星辰 , 不肯溢出,新的蓄上旧的,百般荡漾缠绵流淌,轮了何笙历经风尘沧桑的铁石心肠。
  一如他心底堆积千年的冰雪 , 世人眼中不可解,不可温,那冰山坚硬而寒冽 , 触及则亡,却被何笙无声无息消融。
  她什么都没有赔 , 甚至不曾受伤,全身而退,还掳获了他。
  日期:2017-11-28 07: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