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1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蘅芷眯眼,敏捷扫视对面敞开的储物间,那里似乎比她两月前回来时盈满许多,高档礼盒堆积如山 , 还多出几个保险柜,高官绝不会在自己居所藏赃物,一定是这几日才收,还未曾来得及转移。
  能这样大手笔 , 且让梁政委无所顾忌,只有乔苍。
  梁蘅芷心里有数,她撒娇说,“爸爸 , 听兰姨讲,你不喜欢我现在的生活。我可以答应你,以后听话,你不肯让我做的,我都不做。”
  梁政委倏而睁开眼 , 梁蘅芷的脾气很倔强,别人越是不让 , 她偏要做 , 低头顺从倒是头一回 , 他侧头打量她 , 见她不像玩笑,“怎么忽然开窍了。”
  “我都三十一岁了嘛。还能胡闹几年呀,总要嫁人生子,安分生活 , 爸爸年老,再让您继续为我担心,就是我的不孝了。”
  梁政委端起茶几上摆放的碗盏 , 蓄了一点热水,平静问 , “有条件吗。”
  她咧开嘴笑,“爸爸果然了解我。”
  她目光闪过一丝凶狠,“我要你对盛文发难 , 对乔苍在特区的所有生意,都百般阻挠。我想看他自顾不暇,溃不成军 , 再来亲口求饶。”
  梁政委一愣 , 他蹙眉说为什么。
  梁蘅芷说没有原因,只是觉得应该这样做,他为黑,我们在白,黑白势不两立,不该同流合污,周容深能够这么年轻升任副部长,与爸爸平起平坐,不就是清剿黑帮有功吗。
  梁政委握住她手腕 , 将她从旁边拉开,仰面注视她,“你从不关心这些。”
  “可这一次,爸爸一定要听我的,与乔苍一刀两断。若他熬不住了,来哀求您放过 , 到时再说。”
  梁政委不动声色放下碗盏,“官员受贿,如同渔家垂钓,先给足对方足够的诱饵 , 让他尝到甜头,才能引鱼上钩,我的诱饵太肥美,寻常小鱼没这个胃口吃 , 也不敢吃。可我总不能一锅鱼汤都不炖。”
  “等一等再炖,火候调好了,更能入味。”
  梁政委不愿和她深谈,对这个女儿他实在有所忌惮,她交际圈子很糜乱 , 什么人物都有,酒后也无遮拦 , 更不怎么懂事 , 他踌躇片刻也没有开口 , 梁蘅芷不依不饶 , “爸爸,我的条件就是要乔苍穷途末路,在商场连连受挫,只要您为我达成 , 儿女绕膝的天伦之乐我也可以做到。”

  梁政委仍不语,她大声质问,“你到底给了他什么诱饵,他又给了你多少鱼?”
  梁政委皱眉不耐烦说 , “广东省内所有涉及白道的生意,人脉 , 我保他,他每年给我这个数,另外赠予我会所一点股份 , 你该知道,整个南省叫得上号子的几家娱乐城,他乔苍这一家 , 可是龙头老大。我更看重这些股份。”
  梁政委说完比划一个数字 , “什么都不用做,放点条子的消息给他,为他钳制周容深,我们就可坐收渔利。”
  梁蘅芷愣了几秒钟,忽然好笑摇头,“爸爸,军政生涯您无往不胜,在这些门道里,您可太天真了。周容深与您平级 , 您钳制不了他,即使能用资历压制,他的狼子野心,也不可控。乔苍贪得无厌,更是反咬一口的人,您利用职权给他的诱饵 , 您不敢大白天下,他给您的筹码,他却敢。他是凭势力和硬骨头做生意,他犯起浑来 , 谁拦得住?只有周容深。您为他许诺的这点利益钳制公丨安丨部长,得罪了周容深,到时他只会落井下石,乔苍一箭三雕的计谋 , 您竟看不出。”

  梁政委不满被指责,他大手一挥,“无须多说,我在官场半辈子,他再如何厉害 , 也是我的后生晚辈,我怎会看不透他。你这个条件 , 我不能答应 , 蘅芷 ,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梁家 , 为了你。与乔苍合作,利大于弊,我不会撤手,何况这其中千丝万缕 , 也不由我一方。”
  他撂下这番话,起身上楼,梁蘅芷追在身后喊了两声爸爸 , 他还是不回头,她不动声色握拳 , 事到如今她只能去找那个最危险的人物了。
  之后乔苍的番外全是他视觉为主,姐妹们看到这个大伏笔了,明天开始乔的部分会更津彩。
  周五早晨秘书匆忙赶到别墅,将前一晚公关部收到的邀请函交给乔苍,何笙正从二楼下来,她不经意听到秘书说,明晚广东的经济峰会,发出了二百七十张请柬 , 且不包括女眷和侍者,盛况空前,整整一栋酒楼都被包下。
  乔苍舀了一勺素粥,随口问怎么这样隆重。
  秘书说恰好十周年。
  广东经济峰会是南省四大峰会之一 , 仅次于上海世贸大会,何笙陪伴周容深出席过,那时她刚跟他不久,在峰会上出尽风头 , 很快公丨安丨局长包养情妇的流言不胫而走,越传越凶,闹得风声鹤唳,周容深为避免麻烦,有意将她藏起 , 再不示人。
  这种高端应酬,已不是慈善酒会或节日晚宴那么世故肤浅的场合 , 水极深 , 每个人的面Ju不知戴了多少层 , 探听虚实 , 交际摸底,私营党羽,将官商勾结奸诈圆滑的本性暴露无遗。

  她伏在楼梯上,瀑布般柔顺的长发撩拨到身后 , 慵懒娇媚托腮,“是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去。”
  秘书点头说是 , 基本不会遗漏,就算事出有因不能出席 , 花篮和信函也要别出心裁。
  何笙迈下台阶,弯腰搂住乔苍脖子,娇滴滴朝他耳蜗里吹气儿 , 他闷笑,问她是不是又痒了。
  她一时未曾反应过来,“痒什么。”
  他手指不动声色探向她裙摆 , 仿佛一条无色无痕的蛇 , 顺着腿根向上攀沿,最终落在某一处,何笙犹如触电,身体不由自主颤栗,她张口想让他退出去,却本能夹紧,连带他的手和裙摆,一同困在腿间。

  乔苍邪肆挑眉,明知故问 , “乔太太这是什么意思,能否明示。”
  她脸色绯红,气得咬牙切齿,咒骂流氓!
  他语气无辜,“是乔太太夹住我,怎么还反咬一口。我现在想出却出不来。”
  他嘴上说着,指尖故意摩擦 , 九浅一深的功夫指头也用得巧妙,甚至撬起蕾丝,毫无阻碍挑逗她娇粉的肉蕾,那是女人最敏感细嫩的地方 , 何笙很快被戏弄得娇喘连连,汗意涔涔,身子骨瘫轮,一波波颤抖 , 她歪歪斜斜倒在他肩头,双眼迷离任他像琴弦一般肆意拨弄。
  秘书看得一清二楚,将头埋低,直到何笙与乔苍分离,才掏出帕子递过去 , 乔苍睨了一眼,伸手拂开 , “不需要 , 这样吃味道似乎更好。”

  他停顿 , 思索两秒 , 将剥了一半的水煮蛋拿起,用刚才触碰过何笙的手指剥离余下的壳,“香气袭人,回味无穷。”
  秘书耳根通红 , 何笙掌心攥紧乔苍衣领,笑得千娇百媚,“既然乔先生喜欢 , 以后我时时刻刻给你备上。”
  乔苍问备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