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43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我让他在痛苦,与非常痛苦之中选一个答案。
  “我做,我做……”
  这两个字很简单,但是想要做出选择却很难,因为他知道,无论他做什么选择,他都会痛苦,但是他会选一个出卖别人,而让自己解脱的痛苦。

  我这样为了一个人,能去死的人不多了,当然,我不是有情有义,我只是想为他做,就是单纯的想而已,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我跟邵飞的友谊。
  他被丢了出去,我看着天空,捏着手指上的戒指,月底我要结婚,还有三天,时间有点紧。
  “光哥,下一步该怎么办?”肥龙问我。
  我回头看着他们两个,我说:“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明天会怎么样,只有神知道,而我知道的,就是明天再说。”
  听到我的话,两个人很诧异,也显得很无奈,大概,我不像邵飞那样,不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所以他们显得有点手足无措。
  妈的,什么事都告诉他们,什么事都要我自己来做,那还要他们干什么?邵飞这个蠢货,就是这样,就是喜欢自己做所有的事情,所以,他的手下,又蠢又贪婪,然后又会背叛他。
  样一只狗是用来咬人的,不是用来养肥了吃自己的,这就是我跟邵飞的区别。
  他们走了,我站在院子里,柱子把手机给我,说:“大哥,邵飞打电话来了。”
  我看着手机,然后挂了电话,我说:“我心脏有起搏器,我能听电话吗?”
  “可是之前你都听了……”柱子说。
  我听着就拿着拐杖戳的他的胸口,我说:“是不是要我说,我不想听邵飞的电话,你才明白啊?你是不是纯心气我?”
  柱子耸耸肩,说:“他应该很着急。”
  “所以才挂他电话啊,他去看他儿子,我在这里帮他做事,让他安心?凭什么?就应该让他急,让他上蹿下跳,这样才有意思。”我冷冷的说。
  听到我的话,柱子显得很无奈,突然,我听到房间里,很吵,那个女人大喊大叫,我走了进去,看着那个女人在地上打滚,他看到我进来了,就说:“我肚子疼,送我去医院,我流血了,送我去医院……”
  我看着地上有一滩血迹,我说:“虽然我不喜欢女人,但是我能分的清楚这是什么血,你很喜欢耍小聪明啊,好,那我就陪你玩一次,明天晚上,可能我就要把事情给解决了,你想逃出去是吗?放了她。”
  听到我的话,柱子就有点疑惑,但是还是走了过去,我说:“他走出去的第一步,就找肥龙准备一百个兄弟,谁抓到她,都可以干她一次,她不是喜欢流血吗?我让他血流成河。”
  听到我的话,梁菲气的哭了起来,她说:“这个世界上,我以为邵飞是最恶毒的人了,但是我没想到,你比他恶毒十倍。”
  我笑了一下,我说:“我并不是恶毒,我只是让你知道,你的想法有多愚蠢,放他出去。”
  听到我的话,柱子就开始解开他的绳子,但是梁菲却蜷缩起来,不让柱子动,他说:“不要碰我,我不会走的,我会看你们怎么死,田光,你会不得好死的。”
  我点了点头,我说:“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会有好下场,所以,我什么都不怕。”

  他看着我,气的咬着牙,但是过了一会,他索性闭上眼睛,我说:“你出这个门试试看。”
  我说着,就把门打开,然后安心的躺在床上睡觉,威胁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知道,我会用什么方式对付她,让他知道后果有多可怕,他才不敢做愚蠢的事情。
  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在按照我的方向走,但是其实很糟糕,是在赌,那个人到底对张奇有多忠心,我是需要赌的,如果他回去之后,告诉张奇他的遭遇,或许,我的计划就毁了,这件事,我也就解决不掉了。
  一切都是赌,但是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忠义的人,更多的都是卑鄙小人,为了自己利益而活着的人,真正忠义的人,在面对威胁的时候,他是连选都不会选的,只要你选了,你就要面对选完这个抉择的后果,不是我要杀你,而是你的东家是不是要杀你。
  他不会留一个丨炸丨弹在身边的,或许会利用一下,但是利用了之后,你还是死,普通人都会自己得失多少,自己的后果是什么,他一定会想的。

  早晨,我坐在餐馆里,看着眼前的咖喱饭,肥龙跟戴澜都在,他们不听的打电话,不停的联系人,像是要把全世界的手下都给找到,然后去打仗似的,我把桌子上的咖喱饭轻轻推到桌子的边缘,听着吵杂的声音就很烦躁。
  “啪嗒”,盘子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们。
  一时间,整个餐厅都安静下来了,肥龙走过来,看着碎掉的盘子,问我:“光哥,你有什么不满意吗?”
  我说:“只有咖喱饭吗?”
  肥龙深吸一口气,问我:“难道现在是应该讨论吃什么的时候吗?”

  “那应该讨论什么?”我问。
  肥龙很纳闷,说:“晚上就要行动了,万一失败了,我们会付出很大的代价的,难道不应该想办法吗?”
  我看着盘子,我说:“这个盘子碎了,里面的饭到哪里了?”
  所有人的都看着地上的米饭,我拿着拐杖敲着地板,我说:“他就是这个盘子里的饭,盘子就算是碎了,但是他也得碎一地,他哪里都去不了。”
  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不懂,我说:“现在要盘子碎了,你们继续去打。”

  听了我的话,所有的人都诧异起来,肥猪看着我,说:“还要去送死?”
  “又不是让你去送死,一将功成万骨枯,不懂吗?你们现在去跟他打,正面的打,这样,他才能顾不上我,懂了吗?”
  听了我的话,戴澜欲哭无泪,他说:“你让我们去做诱饵?”
  我说:“是的,你们拿了邵飞多少钱,你们心里有数,不要说的那么高尚,你们不是为了我去送死,而是为了钱去送死,死的也不是你们,这次打赢了,你们以后还可以拿多少钱,你们心里有数。”

  听到我的话,两个人都看着我,脸色很难看,我看着他们,出来混的,对兄弟讲道义是应该的,但是到他们送死的时候,就必须要心狠手辣,钱不是白拿的。
  我说:“现在开始打,往死里打,玩命的打。“
  听到我的话,两个人都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们,沉默了很久,我突然吼道:“去……”
  他们两个被我吓了一跳,两个人点了点头,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然后走了出去,我看着他们两个,笑了一下,愚蠢的人,只配在成功者的脚步前做一块垫脚石。
  人都走了,我站起来,走到房间里,我看着梁菲,我说:“给你两个选择,现在,你可以出去了,但是你要有胆子出去,第二,在这里等邵飞过来。”
  他看着我,没有说话,只是闭上眼睛,我笑了笑,转身就出去了,我上了车,车子就朝着曼谷大道的别墅区开,我看着外面穿梭的人群,曼谷的道路真的是堵啊,堵的有点让你怀疑人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