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43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陆拾鱼,我深吸一口气,我说:“我们结婚吧,柱子,去买一颗钻戒,要最大的那种。”
  听到我的话,柱子皱起了眉头,但是很快就笑了,他说:“我真的在等着这一天,希望你真的能放下。”
  “放下了,快去。”我冷冰冰的说。
  柱子没有说什么,转身就走,陆拾鱼放下水杯,看着我,问我:“你有问过我吗?”
  我说:“你不答应吗?”
  陆拾鱼皱起了眉头,说:“答应,你开心就好。”
  我看着他,我不开心,心里很难受,很愤怒,像是胸口被堵住了什么东西似的,心情很差。
  但是不管了,我也要过我自己的生活,我不能在被他拖累一辈子,他该怎么过,跟我没关系,我也要把他踹开,一脚踹开,有多远给他踹的滚多远,这样才能公平。
  我决定结婚的消息,我让柱子给放出去,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要结婚了,我要告诉邵飞,他以后跟我会越来越远,我结婚了就去香港,去国外,再也不看他,让他知道,我的人生里有没有他都一样,也让他知道,他有多蠢。
  一切的不平不忿,都是那个女人造成的,她的存在,真的让我有点难受。
  我跟陆拾鱼已经拍过婚纱了,但是要结婚的事情,一直到现在才定下来,我看着柱子拿来的钻戒,很大一颗。

  “特意从邵飞的珠宝点买的,两千万,他送的,还有,这是他的贺礼,一块三千万的翡翠戒指,他说什么紫罗兰里最漂亮的皇家紫……”柱子把戒指盒打开。
  我看了一眼,眯起了眼睛,这对戒指很晃眼,我曾经丢小过,他又给我了,真的让我恼怒。
  “真漂亮,邵老板真的大气。”陆拾鱼把戒指拿过来,然后放在我手上,他说:“不给我带上吗?”
  我拿着戒指,戴在他的手上,她看了起来,说:“我这么漂亮的女人,终于带上了跟我相匹配的戒指,真好,看来,跟你结婚,并不是一无是处,哦。”
  我看着陆拾鱼眉开眼笑的样子,就笑了一下,其实满足女人,男人心里确实有一种自豪感,我没有说话,陆拾鱼拿着我的手,将戒指带在我手上,他说:“嗯,奇怪了,我的有点紧,但是你的却刚刚好,像是定做的一样,真奇怪,邵老板对你的身体,还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啊,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一对呢。”
  我听着就捏着戒指,陆拾鱼笑呵呵的,我说:“你根本就不懂这对戒指的意义,他在我们三个人之间来说,是一个……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我捏着戒指,这对戒指是我跟马欣订婚的戒指,马欣的存在,是我们之间最大的心结,虽然我不在乎,但是他肯定在乎,我之前吧戒指丢了,就是要抛弃一切,放下一切,但是现在他又把戒指拿回来了,是他觉得把欠我的还给我了,因为我终于要结婚了,他终于可以放下那段他横刀夺爱的亏欠了。
  但是对于我来说,这是一种痛苦,他一直在盼着我结婚,成家,这样,他的内心才可以真正的放下,或许在他的眼里,我现在真的就是个要孤独终老的人,我才不会孤独终老,绝对不会的。
  不知道那个混蛋怎么样了。

  我捏着戒指,心里还是不舒服,陆拾鱼说:“下月初办婚礼,来得及吗?”
  我看了看时间,我问:“你还有什么事吗?”
  “噢,我没什么,倒是你,我感觉你心不在焉的样子,好像还等着办什么事一样,我倒是问你,来得及吗?”陆拾鱼问我。
  我笑了一下,我说:“我能有什么事?”

  我刚说完,就看到李吉从外面进来了,我看着他进来,我就有点欣喜若狂,但是我没有表现出来,他看着我,说:“光哥,我师父有事要找你。”
  我听着就无所谓的说:“我现在忙着呢,我准备筹划结婚的事情,很忙,所以,没什么时间,等我有时间了再去找他吧。”
  听到我的话,李吉就很头疼,他说:“光哥,急事,泰国那边……”
  “泰国那边有什么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吗?你师母不是已经去搞定了吗?我现在很忙,赶紧走,柱子,送他出去。”我说。
  柱子看了我一眼,就有点无奈,我靠在床头,一句话不说,我看着柱子把李吉请出去,就笑了一下,很得意。
  哼,出事了吧?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陆拾鱼把戒指取下来,说:“我等你回来。”
  我看着他,我说:“你怎么知道我要走?”
  “你嘴巴都笑的上扬了,很得意是吗?哼,大姐大搞不定的事情,最终还是得你来搞定,所以,你肯定会走,但是来得及吗?如果你赶不及我们的婚礼,我可就嫁给别人了。”陆拾鱼说。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等着我好了,这件事,很快就会搞定,到时候,我们普天同庆。”
  陆拾鱼笑了一下,说:“先把药吃了。”
  她说着,就把药塞进我嘴里,我吃了下去,心情好多了。
  我捏着手指上的戒指,我故意把李吉赶走,因为我心里不舒服,要求我,还不亲自过来,居然让他徒弟来,门都没有,我不好好羞辱你一顿,我是不可能动身的。
  我闭上眼睛,心情十分好的等着他的到来,果然,在一个小时后,门就被推开了,我斜着眼看着走进来的人,是邵飞,他进来之后,就看着我,说:“大哥……”
  “有事吗?”我问。

  邵飞叹了口气,说:“这个时候来找你,确实是有点为难,但是,这件事真的很着急。”
  “什么事啊?”我故意吊着他问。
  邵飞有点急了,说:“你明知故问,泰国的事情,张奇这个臭小子,是铁了心的要跟我平起平坐了,陈玲过去吹风,但是被张奇知道了,昨天晚上陈玲要回来的时候,张奇找人做掉他,要不是赵奎暗中保护陈玲,估计,她就回不来了。”
  我听着就点点头,我说:“哦,知道了……”

  听到我的话,邵飞有点诧异,他说:“这件事很严重……”
  “你去处理啊,难道要我一个病号去帮你处理吗?”我严肃的问。
  邵飞叹了口气,很为难的说:“广东那边有点大事,我必须要过去,所以……”
  “有什么事比这件事还要大?看来,还是不够严重。”我无情的说着。
  邵飞走过来,说:“啊翠在那边生了,我必须得过去,这是我答应他的,但是泰国那边我必须要稳住,现在能压的住张奇的,只有你了,等我从广东回来,一切我会亲自去收拾的。”
  我听着就摇头,心里也有点愤怒,原来是他小老婆生了,我说:“要不是你小老婆生了,你还不会找我是吗?”

  我做事,从来不喜欢拿金钱利益去收买别人,因为为了金钱利益妥协的人,一定也会因为别人给你的金钱利益妥协别人。
  我喜欢用困境来让他们做选择,这个世界,普通的人,他们的人生已经很艰难了,如果在让他们艰难一点,他们会怎么过?
  如果他们不妥协,那就让他们在地狱跟艰难的生活选一个,我相信,很多人都会选择艰难的活着,而不是去选地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