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从小听了无数次切割机切割石头的声音,但是这一次,我的心跳非常的剧烈,那种感觉,像是被闷在了水里一样,什么也听不见,看不见,紧张的等着石头被切开。
  石头不大,十公斤不到,但是却包含着我爷爷的命在里面,我三叔切了十几分钟,料子就开了,但是,当石头切开之后,他傻眼了,我们全家人都傻眼了。

  都是裂,切口都是细小的裂纹,是有色的料子,但是都是细小的裂纹,也就是说,这块料子垮了。
  那时候,我的心都碎了。
  我三叔也傻眼了,楞了半天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全家又陷入了沉默,这就是赌石,一刀下去,别说三十万,就是三百万都可能瞬间化为泡影。
  我爷爷的咳嗽声还在继续,他是最痛苦的,本来他可轻松一点活下去的,但是……

  我在爷爷的屋子里,看着我爷爷还是在跪着,他问我:“输了……”
  我哽咽的点头,他说:“记住,一辈子都别沾赌石,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能赢也能输,输钱没什么输命就毁咯,去,让你妈给我下一碗豆花,到柜子里,把蜂蜜给我加上,我得吃一口……”
  他说话是非常痛苦的,几乎是喘着气说完的,我听着都于心不忍。
  我听着心情好了很多,我爷爷很少主动要吃的,只要他开口,我们都乐意给他做,我让我妈妈给下了一碗豆花,到他的柜子里,把他的蜂蜜给倒上。
  我本来想喂他的,但是他坚持不让,还骂我,让我滚出去,说他还没到那种地步,我知道我爷爷心情也不好,只好出去了。
  我们全家人都坐在院子里,沉默不语,对于未来,我们全家人都充满了绝望,只是因为我三叔赌了一块石头,就把这个家的希望给赌的支离破碎了,他真的是混蛋。
  我们沉默了许久,我觉得不对劲,因为爷爷的喘气声没了,也不咳嗽了,我觉得奇怪,进去看了一眼,但是这一看,却成了永别。
  他就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嘴里都是白沫子,他死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柜子里的罐子装的不仅仅有蜂蜜,还有百草枯!
  爷爷走了,一了百了,但是他却不知道,他这一走,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无法预料的变数一下子来了……

  我三叔真的是个混蛋,爷爷的葬礼,他都没回来,躲的很远,怎么都找不到他,为了给爷爷下葬,家里人借了几万块钱,草草的办了。
  但是,我三叔给我的噩梦,却从我到学校的那一天开始了。
  开学之后,我就到学校上课,我在宿舍里安排好自己的行李之后,站在走廊里,讨债的人就上门了。
  我看着几个人从走廊里走过来,手里还拿着照片,肥头大耳的,很野蛮,他们敲了很多宿舍的门,都没有找对人,我看到一个学生指了指我,我就有点惊讶,原来是来找我的。
  这几个人走到我面前,拿着照片比对了一下,说:“跟我们走一趟吧。”
  这个人很胖,说话也很冷,我说:“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们?”
  我说完,他就朝着我的后脑勺狠狠的打了一巴掌,说:“少他妈废话,想要我们动手,就他妈直说,走不走?”
  我被打了一巴掌,我虽然不是娇气的人,但是被打了心里还是不服气,不过看着他们有四个人,每个人都是肥头大耳的,我不可能打的过的,所以我乖乖的就跟着他们走了。

  我们走到了学校外面,他们把我带到了学校的凉粉店,云南是个爱吃凉粉的地方,在学校门口,有很多卖凉粉的,这家店是人气最旺的,我经常来吃,每天这家店都人气爆满。
  但是今天,只有一桌人,我看着桌子前,坐着一个女人,三十来岁,黄色的头发,用筷子扒拉着凉粉,长的很俗气那种,涂脂抹粉的,她身边站着几个人,都没有人说话,还有个人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
  我看着她,我也不敢说话,这阵势,我是第一次见。
  她吃完了凉粉,嘴巴动了几下,然后滋了一口口水吐在地上,很粗鲁,她拿着纸巾擦了一下嘴巴,又楷了鼻涕,然后把纸巾丢在那个男人的脸上。
  我看着对方,很害怕,但是这屈辱还是轻的,我看到几个人,把他的手按在桌子上,这个男人吓的直哆嗦,但是不敢说话,也不敢反抗。
  我看着那个女人,拿着刀子,直接就砍了过去,把他的手指给剁下来一个,鲜血很快就流出来了,看的我浑身冒汗,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真的,第一次,那种恐惧,在我心里蔓延,虽然砍的是别人的手,但是我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
  这个女人擦了擦刀子,然后挥挥手,这个男人就被丢出去了,我心里害怕,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她说:“挺帅啊,男公关想做吗?”
  我摇头,她严肃的看着我,我知道男公关什么意思,就是鸭子,我当然不会做,她从胸口拿出来一张借据,说:“看,白纸黑字写的清楚,我樊姐做生意,从来不诓人。”

  我听着她的话,就有点错愕,我看着纸条,是借据,二十万,我脑子有点混乱,上面欠的是我的名字,我想起来了,是我三叔写的借据,但是,我如何都没有想到,他居然写的是我的名字。
  我说:“是周老三管你们借的钱。”
  我刚说完,脸就被胖子扇了一巴掌,打的我脸火辣辣的,樊姐说:“我小学六年级毕业,我学问不高,不比你们大学生,但是我认识字,上面写的就是周斌,什么时候还钱?”
  “我,我还不起……”我无奈又无能的说着。
  二十万太多了,我真的还不起……
  她看着我,很严肃,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会怕一个女人,真的,我觉得这个时候,男人的尊严都被她这个女人给践踏。
  “两个选择,到我夜总会接客,我给你找富婆,以你的条件,一年还完,还能保你赚五十万,这是个轻巧的活,你要不要干?”樊姐问我。
  我摇头,她轻蔑的笑了一下,说:“那好,你够爷们,我就给你找个爷们干的活吧,这是缅甸伐木工的活,累是累了点,年薪十五万,三年合同,我可以提二十万,剩下的就是你的,但是有没有命花,看你自己造化吧,签一下吧。”
  她说着,就把合同给我,我心惊肉跳的,去缅甸伐木,都是黑工,打死了都没人知道,我当然不会去,我说:“我不签,你给我点时间,我会,会想办法的,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樊姐看着我,站起来,走到我身边,说:“我樊姐一向尊重知识分子,今天找你,只是给你打个招呼,我们收债的也有收债的程序,第一笔还款一万,三天内,你要是找不到钱,别怪我把你卖了,刚才那个人就是过了期限,第一次,我们切他一根手指头,第二次,就剁他一只手,人棍你听说过吗?我想,你应该不想变成人棍吧?”
  樊姐的话很有威胁里,我闭上眼睛,不敢想象那个画面,很恐怖,她说完就走了,没有在为难我,但是我知道,噩梦在后面。
  几个打手一样的人瞪了我一眼,也跟着走了,最后一个人,丢给我一张纸,我看了一眼,是他们的地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