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3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可是好消息啊?

  其实顾秋这路,跟张俊有相类似的地方。张俊从宣传部长调到南川任常务副市长,顾秋从秘书长的位置,调整为常务副市长,至少在实权上,情况大不一样。
  还有,常务副省长那可是最为接近省长的实权人物。如果工作抓得好,很有可能成为代市长,或者直接在选举中,成为省长候选人。
  走到这一步,那就成功一半了。
  顾秋看唐书记这话里有话,他就问唐书记,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唐书记苦笑,“一文同志是个不错的好干部。跟他搭班子以来,我倒是认为,他能力非常不错,关键是有一颗真诚的心。他的心里,装着群众,装着责任。”
  这句话,让顾秋有种不详的预感,难道杜省长有情况?

  不待顾秋多想,唐书记遗憾地道:“上面研究决定,一文同志将调离南阳,具体工作安排还没有确定。”
  “为什么会这样?”
  顾秋有点不解了,杜省长在南阳这么多年,他可是兢兢业业的。工作上没有半点可挑剔的地方。为什么要调走?
  调去哪里?又将怎么安排他的工作?

  如果是调去当省委一把手,这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可唐书记这表情,分明就是没有。算起杜省长任省长的日子,已经经历了三任省委一把手。
  按理说,他应该可以再进一步,出任省委一把手。
  果然,隔不了几天,省里就有消息传开了。
  秘书长任南阳省政府常务副省长,而原省长杜一文同志,将不再担任南阳省委,南阳省长一职。杜一文同志另有任命。

  令人纠结的是,到底是什么任命,上面没说。只叫他去京城。
  听到这个消息,杜省长有些郁闷。
  你说再怎么样?也得有个说法,可为什么把自己晾着?
  脾气再好的人,也受不了这气。杜省长一个人在家里闷着,哪也不去。他老婆在旁边嘀咕,“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以前的秘书都追上你了,你非但不动,反而被晾了起来,这很不正常啊。一文是不是你得罪什么人了?非得整你。”
  杜省长很不高兴,自己得罪的人多了。

  杜省长走进书房,关起门来抽烟。今天唐书记找他谈话了,说了这事情之后,杜省长一个晚上都不开心。他老婆在嘀咕,“难道这个顾秋是你的克星,他要上来,你就得让路?那也没这个道理啊?”
  杜省长当时骂了她几句,“少胡说八道。”
  但有人的确这么想,为什么顾秋要上来,老领导就要退下?
  这不明摆着的嘛?
  顾秋在家里,老丈人在嘀咕着,“这事怎么不对劲呢?顾秋,你可是杜省长当年的秘书啊。上面为什么要把他支开?在别人看来,有点为你铺路的嫌疑。说不定,你和杜省长之间的关系,会因为这事闹得不愉快。”
  “会不会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只是为了离间你和杜省长。”
  顾秋整整一个下午都在琢磨这事,可谁又知道呢?
  毕竟能做这种决定的,可不是一般的人,难道上面还有人,将自己这样的小人物看在眼里。可不管怎么说,杜省长肯定不高兴了。
  当初可是他和唐书记力荐自己啊,为什么会这样呢?
  此刻,京城那边。
  左家那些年轻人围在一起,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总算是出了口恶气,我就不信,杜一文会没有半点想法,他又不是圣人。”
  另一个说,“还是叔厉害,轻轻一拨动,这矛盾就出来了。我想姓杜的肯定咽不下这口气。自己一个秘书居然把他给踢开了,想不开啊!”
  几个人呵呵直笑,不过,还是有人不开心。
  矛盾是制造了,可顾秋毕竟还是上去了,又靠近了一步。他已经远远将左系的人甩在身后。照这个速度,用不了十年八年,他登顶了咋办?
  这也是左家最担心的问题,这时有人说了一句同,“有叔盯着,你们就不要瞎猜。”
  至于顾秋上来,杜省长被调走一事,宁雪虹后来知道了,那是左首长在中间插了一手。是他让杜省长调离的。
  真正的用意,只有左首长心里明白。
  但这件事情,的确引起了杜省长的不高兴。

  宁雪虹并没有把真正的原因告诉顾秋,她倒是担心顾秋知道了这事,影响他的工作,他的心情。左家与顾家的恩他由来以久,这次人家从中插了一手,只不过是想起到离间的作用。
  但愿这事,杜省长能够明白过来。
  杜省长就要去京城了,去京城之后,究竟是进部委?还是再放到其他地方任职?目前尚不得而知。
  一个人心情不好,他就走出来透气。
  来到江边,杜省长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那里,任寒冷的风吹在他的脸上。

  面对滚滚江水,杜省长竟然有种隐退的念头。
  自己官至部级,掌管这么大一个省,也算是位极人臣了。
  真要调进京城,说不定就在哪个部委扎根下来。
  当了政府一把手的人,谁不想当省委一把手?可自己已经丧失了这个机会。杜省长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他没有接听。
  平时他根本不带手机的,只是因为刚才出门,随手把手机放在口袋里。
  面对着滚滚江涛,杜省长竟然有种怅惆的失落,摸到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看了眼。电话是儿子打过来的,估计是想问他去了哪?
  杜省长翻了翻手机里的号码,夏芳菲的名字跃然眼前。
  看到这个名字,杜省长有一种莫名的心动。这么多年了,她过得怎么样?

  自从女行长一走,杜省长再也没有跟任何女人发生过什么?他也没去想男女方面的事。此刻只是无意中看到夏芳菲的名字,他的心思又泛起了波澜。
  夏芳菲一直在忙于京城方面的工作,也没什么心思去管其他的。只是听说杜省长要调走,具体的去向不知。
  多年前的事情,早在夏芳菲心底被尘封,她根本没有再去翻阅过。
  可她根本不知道,此刻的杜省长,正在回忆着当初的往事。
  第再怎么敬业的人,在得不到上级或组织的认可时,他的心里肯定很失落。
  杜省长自问自己这一生,兢兢业业,一心为民,但是他却始终无法再进一步,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在这个时候,杜省长一个人站在江边,望着滚滚江水,聆听着江涛阵阵。
  此时此刻,他的思绪,就如这江水一般,翻滚,翻滚,无法平静。

  男人这一生,有许多值得回忆的东西,事业,家庭,知己等等。
  杜省长这辈子,有两个红颜,女行长早已经不知去向,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联系上她。
  日期:2018-03-31 0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