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3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他看到露出来的部分,上面的书法风格异常,绝对不是一般人的手笔。
  宁首长担心江龙收了人家贵重物品,这对江龙和宁家来说,那可是有辱身份的事。
  现在市场上的书画作品,大都滥竽充数。价格被吹得天高,实际上作品质量真不怎么样。
  而宁首长也是懂这行的人,仅仅露出来的几个字,让他感觉到这书画来历不凡。

  因此喊了句,“这是什么?”
  秘书慌慌张张从楼上下来捡,听到首长的声音,立刻捧在手里,将书画送过来。“一付书法作品而已。”
  “打开看看!”
  宁首长刚说完,江龙老爸,也是军队里出来的老将军了,他就瞪着儿子,“这是哪来的?”
  能落入江龙手里的,想必不是什么太次的东西。
  江龙说,“一个朋友送的。”
  江龙老爸脸色一寒,“你怎么可以随着收别人的东西?成何体统。”
  真正的大家族,那可不是闹着玩的,门规森严。
  宁首长正慢慢展开这幅作品。
  江龙道:“爸,这只是一个朋友自己的作品,并不是市场上那些高价名画。”

  这怎么可能?
  江龙老爸正要训几句,宁首长已经打开了整个作品,看到顾秋的名字之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他说得没错!”
  看到这种风格,宁首长点了点头。
  江龙老爸很惊讶,“这真是你朋友自己写的?”
  江龙肯定地点头,“正是。”
  “啧啧啧——不得了,这字写的,真漂亮。”江龙老爸盯着这副足有六平方公尺的字画,被裱上之后,感觉很上档次。“这个挂墙上挺好的。”
  虽然身为军人,却对幅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宁首长也在端详,他感觉眼前这幅,应该是顾秋最佳状态之作,比起上次他写的那几个字,又是另一番境界。
  江龙老爸的目光落在最末的落款上,“顾秋是谁?他很有名吗?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这号人物?”
  咳咳咳——有人陪着老爷子过来了,老爷子背着手,“老爷子!”
  所有人都站起来,静静地看着老爷子。
  老爷子走了过来,“你们在研究什么?”
  宁首长微笑道,“江龙带回来的礼物,我们欣赏一下。”
  “哦?”
  能让自己儿子看得上眼的,肯定不是非凡之物,老爷子道,“让我看看。”
  旁边的生活秘书立刻取来眼镜,老爷子戴上之后,走近这幅作品。
  “这应该出自年轻人之手,对吧!”
  老爷子此话一出,知道内情的人无不震惊。江龙更是惊讶不已,老爷子一眼就看出这字出自年轻人之手,足可见他的功底。
  老爷子回头一看,见大家都不作声,“怎么?我说得不对?”

  “没有,您说得极是。”
  宁首长道:“老爷子真是好眼力,一眼就看出了端倪。这的确出自年轻人之手。”
  旁边的江龙老爸不服气,“这怎么可能?年轻人哪能写出这么好的字?”
  宁首长道,“那你可以问你的儿子。”

  江龙老爸看着儿子,不待老爸开口,江龙道,“这的确是一位年轻的干部写的。他擅长书法,受益于郑老先生的爱才之心,收了他为关门弟子。这次我结婚,他就送了这副字当贺礼。”
  江龙老爸惊讶地张了张嘴,“他多大了?”
  “过了年,应该四十了吧!”
  四十岁,的确属于壮年派。
  在他们这些大人物眼里,可以说是年轻人。宁首长是知情人,他一直没说话,看着老爷子用欣赏的目光在研究,宁首长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过了会,老爷子说,“字是不错,气势如虹,锐气十足。”
  言下之意,还有美中不足之处。
  宁首长没说话,江龙老爸道:“那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

  老爷子笑了起来,“写字之人,少年得志,难免锐气十足,只是晚来堪忧啊!”
  江龙听了,顿时紧张起来。
  老爷子肯定不会认识顾秋,他却一眼看出这字出自年轻人之手,而且知道他少年得志。
  一句晚来堪忧,让江龙把持不住了。难道……
  他不敢想下去了。
  宁首长听了,略为思索了一下,却不追问。
  江龙老爸是个急性子,他就忍不住了,“老爷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爷子捋着胡子,摇了摇头,却不肯再说。
  哎,你这是——想急死人嘛。

  宁首长喊了一句,“坐吧,坐吧,喜庆之日不谈这个,不谈这个。”
  大家这才坐下来,立刻有人端来了茶水。
  江龙心里却有些忐忑不安了,老爷子这话,让他琢磨来,琢磨去,也不知道个所然。
  换了别人,也许一笑而过了,可江龙是顾秋的朋友,老爷子这么神神秘秘的,还真让人担心。

  江龙就上楼去找宁雪乔,宁雪乔说,“你可不要小看老爷子,老爷子从小跟一道士学过相术。有些事情,他还真能看得准。”
  宁雪乔望着江龙在发呆,她推了江龙一下,“发什么愣?”
  江龙缓过神来,“没事,没事。”
  宁雪乔挽着他的手,一脸幸福的靠在江龙的肩膀上。

  就算是江龙知道,这样的事情也不可能告诉顾秋。
  不管他和顾秋的关系怎么样,他只能把这话藏在心里,不过,宁家老爷子也颇有一套,对这些名家书法,知之甚广。
  顾秋一个年轻人,能有这份造诣,老爷子也是颇为欣赏。
  这一点,从老爷子的神色可以看出。

  在顾秋这个年龄,能写出这样的书法作品的人的确不多,而且他又是书法界的新人,更可以说是一匹黑马。
  收藏他的字,具有很高的价值。
  对于这份贺礼,宁家也没有人反对。
  江龙的婚礼,只有宁家和江家人参与,外人一律不接。当然,京城那些首长,都派人送来了贺礼。
  这个贺礼,也只是意思意思而已。

  很多人对此非常不理解,说宁家公主出嫁,居然这么低调。但是也有很多人称赞,拒绝奢华,铺张浪费。
  上面的人能以身作则,下面的人自然效仿,节敛之风有可能由此盛行。
  不过婚礼简单还是奢华,江龙都称心如意,娶到了自己这辈子最爱的人,对京城那些羡慕他的人来说,这可是男人一辈子的追求。
  宁雪虹从南阳赶回来,参加妹妹的婚礼。
  看到婚礼上,郎才女貌,江龙英武不凡,帅气B人。妹妹娇媚可爱,美如天仙。
  一袭神圣而洁白的婚纱,带着无穷的喜悦,看到江龙与妹妹携手而来,走过红地毯,宁雪虹望着这对璧人,一时竟然有些呆了。
  表哥洪司令自然也在亲人之中,他的妻子,美丽大方,端庄得体。
  静静地站在丈夫的身旁,双眸如水,痴望着这对款款而来的新人。脑海里无由的浮现,当时自己结婚的情景。
  仿佛眼前这一幕,又让她找到了当年的感觉。
  当这对新人经过,她的目光无意中瞟见,丈夫的眼神竟然瞟向其他的地方。
  所落之处,宁雪虹一脸恬静,浅笑宜人。
  她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