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1130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从新是你堂哥,钱从汉也是你房下的,都沾亲带故,我今天要是不处置你们,你觉得拆迁工作还能进行得下去吗?我这边进行不下去,郝书记要打造的倒水河会进行得下去吗?
  常委会,你一直都是观望的态度,我知道你是李华东书记培养起来的人,你心里是感恩于李华东书记的,你也是记恨于我的,但是为了志化县的大局着想,我们还是握手言和成不?”万浩鹏一边开车,一边说着,他的车开得很慢,因为他今天必须把话说透,说不透,钱从海这个心结解不开的。
  钱从海没想到万浩鹏这么坦荡地说了这么多话,而且他的话极有道理,央要整治镇和村这一级的决心之大,他也看到了新闻,新一任的领导班子打完了大老虎后,终于有力量来整治镇和村这一级了,而且央三令五声都在说镇和村这一级的危害极大,小官具贪之风必须刹住!
  如果说大老虎有派系之争,打起来不那么容易的话,苍蝇们不会有那么多牵扯的,打起来绝不会手软的!
  再说了,钱从海也清楚,郝五梅并没有把他收入她的那一派,她的亲信是彭继峰,他是可以和彭继峰联手一把,但也仅仅是联手一把,成不了郝五梅得力的干将,彭继峰不会让他成为郝五梅的人,这一点,钱从海看得很清楚!

  现在万浩鹏主动对钱从海这么坦诚时,他要是不感动是假话,拿实力而言,万浩鹏丢郝五梅几条街,今天的会议,郝五梅照着稿子念了近两个小时,可万浩鹏三言两语,语语切要害,这一点在全县干部们的心里都点了墨,政治这个东西,说来说去归男人们所有,郝五梅这个漂亮的女人点缀一下是可以的,真要说她能当到多大的官,钱从海根本不看好!
  “万兄弟,谢谢你,你叫我一声哥,我非常感激,现在回去估计下班了,要不,你去我家,让嫂子炒几个菜,我们喝几杯吧。”钱从海盛情相邀着。
  万浩鹏一听,赶紧说道:“好啊,太好了。钱哥,谢谢你没当兄弟当仇人,兄弟真是想为志化县做点实事,你也知道我现在不缺钱,不需要靠着权力谋点私利,但是钱哥,你也知道,这年头做实事不容易,我得不到你们这些本土的力量支持,我纵有天大的本事,我也干不成大事!
  一个好汉三个帮,这是规律!钱哥,我给丰年打电话,让他也一起去喝几杯好吗?我还得有事求钱哥,想把丰年调到县公丨安丨局里来,你也看到了,今天是红光和青光,下回指不定又会是哪些帮,哪些派出来要我的命,没有丰年在我身边,大刀阔斧不起来啊,钱哥。”
  万浩鹏一口一个钱哥地叫着,仿佛他和钱从海是多要好的关系一样,叫得钱从海心里一点心结都没有了,毕竟郝五梅一走,书记这个位置一定会落到万浩鹏身,他在志化县至少要呆四年,而钱从海当这一届的组织部长后,得退二线了,这一点和明朝诺是一样的,晚年有个好的出去,都是他们现在不得不考虑的事情。
  “万兄弟,没想到你这么心胸大度,明知道我和李华东书记的关系,而且我两个侄子还动手打了你,你还能这么宽容,实在难得,哥长你十多岁,心胸却窄多了,晚,我一定好好敬你两杯。
  至于丰年的调动,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落实的。”钱从海说这些话时,目光里满是对万浩鹏的崇敬之情!
  第1319章 女书记关心
  第1319章 女书记关心

  万浩鹏等钱从海的话一落,回应他说道:“钱哥,感谢的话不多说了,我给丰年打电话,让他不要回太平镇去了。”
  钱从海却说:“我来打吧,你开车呢。”
  万浩鹏一笑,没反对,钱从海给韩丰年打电话,电话一通,韩丰年阴阳怪笑地说道:“钱大部长,有何指教?”
  韩丰年认定钱从海心里肯定不痛快,他可是志化县官场的老人,全县六十多万人,走到组织部长这个位置,没相当的刷子是不行。结果今天栽在了万浩鹏手里,他不怀恨在心全怪。
  钱从海怨不了万浩鹏,有气必定找自己发。韩丰年是这么认定的,话说也没什么客气,只要是万浩鹏的事情,他铁定站在万浩鹏一边,这是没有二话可讲的。
  “韩所长,指教谈不,请你来我家搞几盅,怎么样?”钱从海笑着问。
  韩丰年不知道钱从海葫芦埋的是什么药,一口拒绝道:“钱大部长,你家的门槛太高,我等屁民迈不过去那道门槛。”
  钱从海哈哈大笑起来,一旁开车的万浩鹏,问了一句:“钱哥,什么事,笑成这样?”
  这话韩丰年听到了,万浩鹏这是在搞什么鬼,才多大一会儿,怎么和钱从海称兄道弟起来了?不过一想到万浩鹏是一个不按牌理出牌的人,指不定他和钱从海搭成协议了。

  韩丰年这么一想,赶紧说道:“钱部长,万兄弟和你在一起啊,那我要去,要去,我马折回来,多搞几盅啊,我向你赔不是哟。不过你们家那两个侄子还得管一管,再伤着万兄弟,我还是会不留情的。”
  钱从海没想到韩丰年对万浩鹏这么铁的感情,死党是韩丰年这样的,难怪万浩鹏要把韩丰年弄到县公丨安丨局来,这一块自从李华东出事,被刘毅川把控着,而他和彭继峰走得近,从郝五梅打造倒水河的布局看,付良兵、刘毅川、彭继峰才是她亲近的人,而自己两边不站,这不行的。
  钱从海赶紧笑着说:“丰年啊,没有县长邀请,我哪敢请你啊,我也请不动的是不是?不说这些话,赶紧的,车掉头过来,我让嫂子炒几道下酒菜。”
  钱从海说完挂掉了电话,万浩鹏笑道:“丰年是个认死理的人,当初你也知道,他在太平镇的情形如何,所以他听我的话多一些,钱哥也见怪啊,他是一根经的人,有时候身边没这种人不行啊。”
  钱从海当然懂万浩鹏的苦衷,大家都是从基层干过来的,谁在公丨安丨系统这条边没个亲信呢?没亲信真要如钱红光、钱青光这种下手没轻没重的年轻人出场,挨打不说,解决不了问题的。
  基层不狠不行,没人会听的。没有制度的约束,利益面前真没几个人自觉,再说了,基层的素质是那样,一听要拆迁了,哪家不心动搞一寸是一寸,赔的是真金白银啊。

  “万兄弟,我理解,所以一定会把丰年弄到公丨安丨局副局长的位置的,有机会,你让他当局长吧,这个局长之位,我没能力了。”钱从海笑了起来。
  “局长之位也得等时机,刘毅川这边还有得一搞,公丨安丨局长长鲁是他的人,我是清楚这一点才急着把丰年弄到县里来的,否则我调不动人,今天这场面一旦失控,没有武力不行啊。
  我在太平镇干过,大多数老百姓是好的,但是他们有时候容易听信别有用心的人扇动,我今天从内心来说是感谢你的,你要是别有用心再狠一点,你的这两个侄子真要动手狠狠揍我一顿,我顶多只能关他们进去一段日子,但是我在四马山村的威风树不起来,想要零访的拆迁真的非常难。
  日期:2018-03-31 0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