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79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话说的对,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在面对他人的时候,都会给自己戴上一张面具,把真实的喜怒哀乐统统隐藏在面具之后你师傅我也是这样,包括这个时候。”
  我终于松开了牙齿,夹起早就没了什么形状的烟蒂,狠狠地捻灭在了泛黄的烟灰缸里,深吸一口气,我把面前的这台苹果笔记本电脑,拿到了眼前。
  微微前倾,逐字起了关于那桩案子的案卷。

  我看的很慢也很认真。
  作为当初经历过那桩案子的人,当时所发生的一幕幕开始在我脑海中上演李正的无奈,孙林海的无赖,老王全力支持我的样子,还有张梓琪的愤恨。
  这些人,都在催促着我用心办好那桩案子。
  包括孟阳。
  他当时跟我相同,都想通过自己毕生所学,掌握的那些经验,帮助李正讨回应得的公道,不论是金钱,还是正义
  只是现在,我目所能及的东西,好像不是那个样子。

  半小时后。
  我轻轻地将老王的电脑合上,木然的看着他,用一种我形容不出来的语气,问道:
  “老王这些东西,是真的么?”
  “真真假假,还重要吗?”
  我想了想,终是苦涩一笑,“不重要了,过去的事情,就是既定事实,谁都没法改变李正,就是这件案子的当事人,我碰见过他,那天是在酒吧,就他一个人喝酒,你能想象,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小伙子,满脸胡茬,眼中满是绝望的样子么?
  在这儿之前,我没有想过,在这之后,我也没再遇见过他的身上没有奇迹,当他跟我说,他母亲去世的时候,竟然有一种解脱他说,她终于不用承受痛苦了。老王你说说,这是最好的结果吗?”

  “是,也不是。”
  老王有些沧桑的说道:“他的母亲终于不用再遭受苦难,离开是一种解脱,算是好的结果;可她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没有得到该得的公道,就是最恶劣的结果。人这辈子啊,生老病死,总有意外。”
  “是啊,意外总是猝不及防那孙子的赔的钱,都不够李正这一年间的花费,但他不得不接受。没有直接指向性证据,多么难看的字眼啊。”
  我的心很乱,也有些疼。
  当时的证据,也就是我在找孙林海时录下的录音,在我出现意外之后,我亲手交给了孟阳,可在这上面,并没有提及。
  官司结束之后,孟阳的焦灼还有劝说,现在看来,是真他妈的可笑。
  我更可笑。
  被李正误解的时候,还以为他是因为我没有到场而产生的脾气,那时我有质疑过他的自私,并为此表示理解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那回事儿。

  我想笑,嘲笑自己的无知,更嘲笑自己对于他人的信任。
  林佳一曾说过,把自己的事情依附于他人,是最无力也最无用的事儿,因为你根本不会知道,那个人值不值得你信任。
  如今我挨的这记巴掌,就是最好的证明。
  “您说的对,我就是一傻子。”我终于可以咧开嘴角,脸上的笑容,一定比哭还难看,“阳子阳子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儿?他不知道有的钱该拿,有的钱不该拿吗?”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为了那一张张粉红色的纸,情愿去吃人血馒头。”

  老王的声音有些冷,也有些愤恨的说:“今天给你看的东西,也是我不久之前要到的备份,如果早知道,我早就会开除他了还有另一件事情,也跟你有关。”
  我有些不解的看着他,还有什么事儿能跟我有关?
  “让你走的那件事儿。”
  闻声,我猛然一惊,“关于果贷的那个?”
  “嗯”老王应了一声,说道:“当初找你的那个人,是孟阳客户,并且两人之间还有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轰隆。”
  恍若一道惊雷在我心中炸响!
  让我离开这个职业的事儿,我当然是记忆犹新的,当初杨继权来找我的时候,说自己是齐宇的朋友,是通过他了解到的我。
  并且,从他当时给我提供的材料来看,我给他出主意,赚一个咨询费,是没什么问题的偏偏后来出了意外,而这个意外又直接指向了我。
  律师是最为注重素养的一个职业,当时的情境,网上一片骂声,考虑到乐平,我不得不离开
  那个时候,我将所有责任都归结到了张瑶身上,认为那是她对我的报复,可在后来的接触当中,我不止一次的问过她,所得到的结果,没有一件事儿能跟她对的上:报复意味明显的短信,网络上的那些指向性言论,还有杨继权那个小额贷款公司的老板。
  如今,老王给了我真相。
  一个我绝对不可能去怀疑的人,是幕后推手!
  这一瞬间,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弃我而去,我被无情的撇在了这座城市的角落,茫然四顾,周遭没有一个人。
  绝望。
  一切都让我感到绝望。
  我喃喃的问着,在问自己,也在问老王。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为什么,只有结果。”

  闻言,我无声的笑了笑。
  想起了在李正案子结束之后,派出所抓住的那几个无赖的话,他们很好心的提醒我,小心身边人。
  那个身边人,就是孟阳吧?
  包括给我发短信的那个人。
  包括在幕后毁掉我,做推手的那个人。
  利益,真的会如此可怕么?
  它把人变得不像人,把我的朋友、兄弟,变成了我的敌人不,不对,我跟孟阳之间根本就没什么利益纠缠,虽然我们同在一家律所,可我们主要负责的案子是不同的。
  我善于民事,他善于刑事。
  我将目光移向了老王,就像抓住了最后一棵救命稻草一般的对他问道:

  “师傅,我跟阳我跟孟阳之间根本就没什么矛盾,他何必要这样对我?”
  “如果我知道答案,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老王长叹一声,“默儿,这种事儿,别太纠结,过去了就过去了,看清他是什么人,远离就好,如果非要问个清楚,最后伤害的人,也会是你自己。”
  老王指了指身后的墙面,对我说道:“看到那副字没有?难得糊涂装糊涂,比这个更难,但你必须要学会,给自己伪装起来,以后再去接触人,千万不要太过认真,这世道,有的人,是会吃人的。”
  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会改变,但,正如老王告诉我的那样:本心不变,不论怎么改变,他都会是他;可如果本心变了,那么他便不再是他。
  俨然,这些年中,我变了,孟阳也变了,本质上的不同,是我还未曾更改过本心,依旧守护着心底最后的天真......而孟阳,他变的很彻底,变的让人感到恐惧。
  人,是站在这世间生物链最顶端的高级动物,骨子里会有人性,也会有神性,更会有几万年进化都不曾抹去的兽性。

  自私、高尚,伟大、渺小,真诚、虚伪;这些词语,足够概括每个人。
  打从心底,我不会、更不愿意去相信孟阳是这样的人,我一没有影响到他的利益,更是将他当做了掏心掏肺的亲兄弟。而如今,老王突然告诉我,当初那个在背后捅我一刀的人是他。
  这事儿发生在任何人的身上都无法接受。
  但,事实又不得不被人所接受。

  此刻,我无法确切的形容出心里的感受,难过会有,心寒也会有,其它的那些疑惑与不解,更是不会比前者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