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77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些熟悉的面孔,更多的则是比较陌生。

  我在职场里寻找着张梓琪的影子,当初老王还让我带过她,加上她父亲跟老王的关系不错,从她那边应该能打探到不少确切消息。
  只可惜事与愿违,我并没有见到她。
  想来,那个曾经无比天真的姑娘,现在也快要成为老王的左膀右臂了吧?
  没有找到她,我直接越过办公区,去了老王的办公室。
  门开着。
  老王正在看报纸,桌子上摆着香烟,还有茶具,跟平时没什么两样,还是那么的惬意。
  我想不通,这个热爱生活的中年男人,究竟会遇到什么困难,才会让孟阳决心离开?至少,这个时候,我看不出丝毫异常。
  “我师傅喝什么好茶呢,给我倒一杯呗,正好我渴了。”
  我脸上挂着很阳光的笑脸,走了进去。
  “嘿,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小犊子啊。”老王爽朗的笑了笑,放下手中的报纸,向他身前的椅子努了努嘴,“坐下再说,茶水自己倒。”
  应了一声,我很自然的坐在了他对面,用一次性纸杯倒了一杯茶水,清淡的味道,很好闻。
  我轻轻呷了一口,砸吧砸吧嘴,感慨道:“老王啊,您这茶叶味儿也忒淡了吧?”

  “嫌淡别喝啊,这种极品大红袍给你牛饮,简直就是糟蹋。”
  “嚯极品大红袍?那我可得多喝点。”
  说着,我直接喝光了杯子里的水,紧跟着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
  “你悠着点不行么?”老王一脸肉疼的看着我,说道。
  “您这家大业大的,还在乎这点茶叶?”
  此刻,我已经开始尝试去套他的话。
  “家大业大,也经不起你这么折腾。”

  老王的表情没变,语气也是如此,只是单纯的在跟我开玩笑揶揄,丝毫没有孟阳所讲述的那般,负债累累。
  一时间,我陷入进了沉思,杜城告诉我,听到的,远远没有自己眼睛所见到的东西真实。
  此时,我见到了老王,并没有发现他跟平时有什么差别难道说,是孟阳在骗我?他所谓的乐平运营不下去,只是他编造的一个借口?
  可,他编造这个借口的目的又会是什么?

  “咳想什么呢?”
  见我久久无言,老王终于开口问道:“你丫不上班,跑我这儿浪什么啊?”
  “嘿,我这不是想你了么。”
  “少来这一套,有事儿说事儿。”
  “没事儿就不能来看你了?”我反问道。
  “得了吧你,就你这小子,没事儿是不会想起我这个糟老头的!”老王不满的说了一句之后,从桌子上拿起香烟,抽出一支后,又丢到了我面前。

  我犹豫片刻,终究忍住了心里的瘾,对他说道:“戒了。”
  “多新鲜呐,你还能戒烟?”
  我轻轻一笑,带着一丝捉弄意味,“是啊,答应了一姑娘您说说,得啥样的爹妈,能生出这么一闺女啊。”
  老王轻哦一声,“这也忒不是东西了,不过,能劝你戒烟也好。对了你现在跟她相处的咋样了?”
  他嘴里的她,是张瑶;而我嘴里的她,则是他的亲闺女王雨萱。
  我想了想,回道:“相处的还好吧。”
  “那就成,默儿啊,不是师傅说你,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要跟你师娘结婚了,你赶紧抓紧吧。”
  “嘿,您当初像我这么大的时候,都在北京买房了吧?我现在还一无所有的,拿什么跟人姑娘结婚啊?”

  老王长叹一声,“你们这代年轻人啊,就是想的多,甚至有些贪心有谁一开始就什么东西都有了呢?还不是一步步来的。”
  “您都走到今天这步了,当然有资格这么说啊。”
  带着点揶揄,带着点感慨,我如是的对老王说着,心中,自然也会有些试探的心思。
  自从我进了老王办公室开始,他的表现一直都很正常,不由得,我开始怀疑孟阳跟我说的那番话的准确性,可,孟阳没有理由骗我的,更何况,这种事情又怎能当做欺骗的借口?
  细心分析,大胆假设。
  我想到了一种可能,那便是老王表面上的这一切,不过是做个样子而已,他并不想让我看出他有什么异常,一起共事那么些年,我是什么样的人,他早就一清二楚。

  我内心之中的敏感,还得益于他的言传身教
  是了,越这么想,就越觉着有这种可能性。加上我从王雨萱身上看到过的表演细胞,有很大一部分,是遗传于他。
  所以,我开始了试探,从他劝诫我开始,我就在试探。
  老王掸了掸烟灰,嗤笑一声,“那些混得很好的爷,谁不是从孙子开始的?小子唉,该努力就努力,该给人装孙子就装孙子,以后有大把的时间,让你去做爷。”

  他轻轻一叹,接着说:“北京这座城市啊,什么都好,日新月异的在变化着活在这里的人,都无法改变它,所以我们只能去适应,适应它的生存法则等你什么时候,真正的适应了这座城市的节奏之后,想在这儿扎根,不是什么难事儿。”
  “对不是什么难事儿,只需要几百万的房子首付,以及二三十年的贷款就够了。”
  “别太现实了。”
  老王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道:“看你师傅这么大个人了,该天真的时候还是天真我现在就想啊,把咱们律所做的更大一点,到时候都给我家那小子留着,然后再给我闺女找一户好人家,置办些嫁妆。等这些都完成的时候,我就带着你师娘,世界各地的走走,安度晚年。”
  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神中的真诚,让我很熟悉那还是我刚来北京的时候,我跟佟雪挤在十几平米的插间里,跟她一道憧憬未来,然后相拥入睡。
  天真且纯粹,只是很单纯的想在脚下的这座城市里生活下去,追求一种对于生命来说,更多的可能性。
  至于结果不能说是谁负了谁,只能说,我们都被现实打败了。
  现在,我又在老王的眼神中看到了这种东西,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着急,正常来说,老王已经是属于见识过这座城市中所有繁华与糟粕的人了,身为一个看遍了现实的中年男人,为何还会这样天真?
  我突然觉得,孟阳说的那些东西极有可能就是事实,它将老王这种男人压迫到了产生幻想的地步,着实有些可怕。
  “师傅不是我现实,而是现状就是如此,您也说了,我们什么都改变不了,只能去适应。”我顿了顿,试探性的问道:“您是不是遇见什么事儿了,可千万别想不开啊!”
  “我能遇到什么事儿?”
  老王诧异了片刻,好笑的说道:“律所每天都能会接到案子,我的那些老友对我也算照顾,我之所以想那些东西,还不是基于现实的基础上?”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按照老王的说法来看,这又会显得很正常,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一个人的基础足够浑厚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会想办法晋升到更高的层次上。

  假设老王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他现在就是处在这个阶段上的人
  我再度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借着喝水,掩饰心中的疑惑。
  “你少喝点儿,哪怕是地主,也禁不住你这么浪费啊。”老王见我如此,很是肉疼的说:“茶是用来品的,不像是酒。”
  “都一样,都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