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76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板一时间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呆呆地看着我们这三个神色迥异的年轻人。
  “阳子,过了啊。”杜城蹙起了眉。
  “孟阳,你丫到底什么意思?”我亦是将目光移向了孟阳,想要问个清楚,因为我不希望我们之间的友谊出现什么芥蒂,这个世界上的任何情感,都需要人来维护。
  我不想因为一件小事儿跟他出现什么隔阂。
  “我没什么意思。”
  孟阳冷笑一声,从钱夹里抽出五百块钱,拍在了桌子上,对老板说道:“这钱算是结账,我是不喝了,至于他俩,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余下的钱,就当是他俩的酒钱好了。”
  “小伙子,这不好吧?”老板有些为难的问着,但他的眼神却在盯着桌面上的那五百块钱。

  说着,孟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你们没喝好就继续喝,反正钱我都付好了,至于我哥们儿实在是不胜酒力,先走一步。”
  “孟阳,你他妈过分了吧?”
  我也站了起来,愤慨道:“有什么话说开不成吗?”
  “默儿,就当我刚才是放屁,我真的有些多了,让我回家歇歇吧。”
  “如果那句话刺到你了,我道歉,行么?”我软下了语气,此时我无比希望他能留下,不为别的,只因为我不想失去这个我当做亲兄弟的朋友。
  “别了。”

  他的嘴角扯起一抹弧度,“改天,我们再聚,今天我就不陪你俩了。”
  孟阳终究是走了,背影洒脱到了极点,徒留我跟杜城坐在原处,面面相觑额。
  餐馆老板得到钱后,就开始去招待别的客人,在他这个外人眼中,本就不会去关注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没打起来,没影响到他的生意,他也不用格外关注。
  “你说,阳子这是何必呢?”

  一问一答间,我跟杜城根本就无法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而这个答案,只有孟阳自己清楚,哪怕我们再要好,我们也不是他自己。
  只要他不说,我们就永远不会懂。
  “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
  我习惯将问题归结到了自己身上,想来,也应该是出现在我身上的。在我说出那些话之前,孟阳还笑呵呵的跟杜城说些什么。
  “这孙子”杜城还想说些什么,可他又摇摇头,止住了言语,启开最后的那两**啤酒,递到我面前,“咱俩喝吧,毕竟孟总都付好了钱,不是吗?”
  我扯了扯嘴角:“成啊,这酒的味儿,忒他妈难喝了。”
  “有就不错喽。”
  相视一笑,都有些苦涩,我们斟满了杯,然后仰头喝干。
  “你真想去找你师傅?”
  “是啊他闺女现在在我那儿呢,我不知道他遇见了什么事儿,心里难安呐。”
  “你丫不会是把人家睡了吧?”杜城一脸惊愕的看着我,“可以啊陈默,刚分手,就他妈开始金屋藏娇了,还是自己师傅的闺女,这一手灯下黑,玩的很溜嘛。”
  我笑骂一声,便把王雨萱的事儿跟他讲了一遍。
  听过之后,杜城没有立即发表言论,而是递给我一支烟,自己也吧嗒点燃了一支,吸了两口之后,才幽幽说道:
  “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了,一方面是那丫头,另一方面又是你师傅,够他妈为难的了。”
  “是呗我不是非要帮老王度过难关,阳子说的对,我们跟老王,完全就是两个世界里的人,我这只被京城豢养起的蚂蚁,哪有资格去帮他啊。”
  “去找吧,问个清楚也好,没准你师傅什么事儿都没有呢。”
  “可阳子已经把事情说的有板有眼了,你觉得他是在无的放矢?”
  “有些时候,耳朵听到的,没有眼睛看到的真实,不是吗?”
  闻声,我下意识地吸了一口烟,好似想到了一种可能,可是那种想法有些朦胧,让我没法准确的抓住,于是,我问了杜城一个问题。
  “你说,阳子为什么对我的决定有这么大意见?我承认有些自己有些天真,太过理想化了,可是这么多年下来,他会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么?”
  杜城怔了怔,没有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转而对我问道:“你觉着,你跟孟阳本质上的不同是什么?”

  “本质上的不同?”我重复了一句,说道:“我们好像没什么不同都是在老家混不下去的小北漂,相似的工作经历,相似的成长环境,唯一的不同,大抵就是他比我现实一些。”
  “喏,这不是就好本质上的不同么?”
  杜城掸了掸烟灰,开口对我说道:“他现实,所以他有些冷漠,事不关己的心思很明显,而你呢,还有些人情味,遇见什么事儿都想管上一管,让他去赞同你,很难,同样的,让你去赞同他,更难你也说了,你们的人生轨迹大概相似,偏偏跟他如此相似的你,会做出跟他截然不同的选择,或许他的怒气,正是源自于失望吧?”
  两个相似的人,做了截然相反的选择,可能在此刻,我们就已经走上了两条不一样的路。

  在这条名叫人生的道路上,我们会遇见很多人亦会一起经历很多事,孟阳之于我来说,渐渐成了这种人。
  杜城的意思很明显:我跟孟阳相似,经历相仿,偏偏在一些涉及人生准则的事情上,有着截然不同的选择,注定了,我们会走向两条不一样的路。
  原本,我就有过意识。
  那是在我执意从乐平离开时所产生的,那个时候,我无法从事律师行业,只能留下他来留守注定了,那会是一个开端。
  可我一直都在维系我们之间的友谊,年假之后我主动联系了他和杜城,最近的酒局,我亦是很主动的寻找话题,碰到一些事儿的时候,会让他们给我拿主意。
  人,都是会在心中做比较的生物,平心而论,我没有做过任何愧对于他的事情,但在今天,他却会发出那样一番言论说他伤害到了我,会显得很矫情,可他确实是寒了我的心,还是这种不明觉厉的事情。
  我撇了撇嘴,再度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下之后,我对杜城说道:
  “或许,过段时间就好了吧,这孙子,平时总会一幅好好先生的样子,真遇上什么他看不上的事儿的时候,就会犯轴。”

  “你知道就好都是兄弟,你也看开点吧。”杜城劝慰了一声,问道:“待会儿准备做些什么?去看你师傅吗?”
  “嗯不管怎么说,还是确定一下的好,不然我心里总会装着这事儿。”
  “但愿是阳子猜错了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

  临近黄昏,我才跟杜城从这家爆肚儿店里走了出来,孟阳押下的酒钱,还余下一百,我让杜城收起来,然后用微信转给他红包。
  对于此,杜城表示了理解,毕竟,现在的我不适合跟孟阳有什么交集。
  为了驱散醉意,我去路边的便利店买了一袋酸奶和一瓶口香糖,处理好口腔里的味道之后,我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前往位于国贸的律所。
  熟悉的街道,看似一成不变,又每天都在改变,我无比熟悉这里,在北京的这么多年,这里留下过我许多痕迹。
  街角的深海咖啡,距离这栋大楼不远处的博瑞,还有眼前的,乐平
  深吸一口气,我没有联系老王,直接走了进去,十分钟之后,我出现在了乐平律所的门前。
  人,不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