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1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风月混迹多年的何笙在男女之事上何其津明,她顿时了然 , 一把推开秘书,抬腿便要踹门 ,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门竟然从里面被打开,衣衫不整的梁蘅芷站在她面前 , 脸孔仍有窒息后残留的青紫,她一声不吭,满面怒容 , 经过何笙左侧仓促离开 , 脚下几分踉跄跌撞,秘书急忙搀扶她,她丝毫不领情,反而厌恶拂开,眨眼消失在幽深的走廊。
  何笙彻底愣住,半响才回味过来,梁蘅芷雪白丰满的身躯袒胸露汝,显然那衣服不会毫无缘由脱掉,她下意识看向办公室 , 除了乔苍再没有第三人在场,她沉了脸色,转身便走,乔苍暗骂一声操,伸手揽住她细腰捞了回去,秘书眼疾手快合拢门扉。

  “放开我!”
  乔苍难得抛掉那副不可一世的气度 , 死皮赖脸和她耍泼,“乔太太误会为夫了。”
  她恶狠狠瞪他,“难道要堵在库上,才叫不误会?夫什么夫 , 流氓。”
  她踩他脚,屈膝撞击他腹部,张嘴在他脸上胡乱啃咬,总归七十二招数都用尽了 , 他铜墙铁壁的身躯仍紧箍她,让她无处可逃,她累极,汗涔涔瘫在他胸膛,红扑扑的脸蛋气鼓鼓 , 喉咙一声声娇喘。
  他垂眸凝视她孱弱的模样闷笑,“发谢够了 , 我能为自己申辩两句吗。”
  “不能。”她大喊了声 , 别开头看向另一边。
  乔苍知道何笙固执 , 认准了便不改 , 他喜欢,也无奈,哄她比寻常女人费劲得多,梁蘅芷也是料定这一点 , 才以碟片作威胁,想要从中挑拨,趁虚而入。

  乔苍指了指自己眼睛 , 何笙好奇看,他语气悲凉说 , “我看不到什么。”
  何笙大惊失色,他握住她温凉僵硬的小手,放在唇边调戏轻吻 , “除了乔太太,我看不到任何女人,看不到便不会碰 , 方才她在我面前搔首弄姿 , 想要对我不轨,我都没有动容。我知道乔太太如今有乔慈撑腰,已经无人能抵挡,为了夜晚可以睡库,睡得好一些,我也不敢造次。”
  他装可怜时又帅又坏,何笙扑哧一声闷笑,又立刻收敛,“休想糊弄过去。”
  其实她心里清楚 , 乔苍绝不会乱来,更不会在自己地盘上埋下这样祸根,她不过是看到梁蘅芷衣不遮体的样子生气,故意发作吵他,让他长个教训,她才不是没有气度 , 没有脑子的女人。
  她从他腋下挣脱,坐在桌角,晃动两条腿,一脸兴师问罪,“乔先生又痒痒了?春花秋月把你迷住了?”

  乔苍任由她胡闹 , 笑容深浓也不反驳,她朝他勾了勾手指,他立刻殷勤走过去,她一把扯住他衣领 , 猖獗傲气,“再敢有这样的事,我就阉了你。”
  乔苍被她刁蛮逗笑,“乔太太真有这个念头。”
  何笙趾高气扬说是。
  他恍然大悟,又故作不解 , “只是阉了我,我就不能在库上侍奉乔太太了 , 以后你如何享受。”

  何笙接得倒是快 , “我养面首 , 养七个 , 周一到周日轮流伺候我,比乔先生活儿还好。”
  这下轮到乔苍隐隐发怒,他眉骨跳了跳,重话说不出口 , 动手更舍不得,连一个凌厉的眼神,都在她娇憨纯净的面容下轮化 , 他发觉自己对这个小女人竟无可奈何,只能被她骑在头上 , 肆意凌驾,欺侮,他反而甘之如饴。
  他俯身在她唇角偷吻 , 她回味过来举手就要打,被乔苍在半空拦截,他握着她的手 , 轻轻击拍自己胯部 , 十分回味说,“这里以后大约只对乔太太一个女人有反应了。阉不阉不碍事,闯不了祸。”
  何笙被他气笑,朝他脸上呸,“晚上休想进屋。”
  乔苍顿时不满蹙眉,“和这个有什么关系。抗议。”
  女人嚣张蛮横,“我就不让你进。”

  他被逼得没法子,舍下脸讨好她,何笙不给机会 , 跳下桌角往门外走,乔苍跟在她后面不远不近,眼神与声音都温柔得溢出水,一声声乔太太喊酥了何笙的骨头,她忍笑,脚下更快 , 路过走廊的下属瞠目结舌,他们不可思议对视一眼,都难以置信刚才走过的男人竟是杀伐果断的乔苍。
  何笙忽然出现的缘故,梁蘅芷从乔苍掌下死里逃生 , 她知他残忍毒辣,但不知他翻脸这么狠,这么不可挽留,才短短几日 , 她失手得猝不及防。
  她以为他是她的囊中之物,这笔交易他原本也不吃亏,他得到**,还得到利益,他没有理由拒绝 , 他那句到此为止,简直揉碎了她的脸面和尊严。
  她信誓旦旦想 , 他对这世上所有女子都是逢场作戏 , 即便他们之间横跨利益权势 , 奠基不纯粹的目的 , 她这样充满趣味,这样诱惑迷人,不论肉体还是灵魂,她足够完美 , 也足够性感,她总归能讨到他十之一二的真意。
  她错了。

  人若无心,怎样都不会生长出来。
  她反复挣扎 , 逃离不过他弃之不顾的漩涡。
  那窒息的一刻,她恨毒了这个男人。
  她脚下极快 , 不顾周围人探究的眼神夺门而出,离开大楼,迎面扑朔而来的风 , 阳光,人海,使她这颗心都要炸裂。
  她曾想 , 乔苍喜欢的不过是何笙那副皮囊 , 她的确很美,梁蘅芷见她那一面,才知世上果真有摄人心魄的脸蛋,不只是面孔,还有她的眼睛。
  那是一双,无坚不摧,柔媚至极的眸子。

  或者怯弱,或者茫然,或者津明 , 或者勾引,世上千姿百态,尽付她那秋波流转的瞳孔。
  梁蘅芷拉开车门,狠狠关上,视线中五光十色,繁华璀璨的每一处 , 都让她厌烦焦躁,她骂了声**,双手紧握方向盘,离弦之箭般冲出盛文。
  她并非丁点不能妥协 , 乔苍倘若娶一个糊里糊涂,顺从听话的女人,她不会如此愤怒,至少她可以驾驭 , 可以压迫,而那个女人,也不会有强烈的掌控欲,去捍卫自己的男人,自己婚姻的底线。
  何笙却不行。她不受控制 , 她迷惑世人娇弱妩媚的皮囊下,藏匿着一颗强悍歹毒的心。她过于聪慧 , 她降服过那么多男人 , 梁蘅芷自知不是她对手 , 她即使能够抗衡 , 何笙还有一个女儿做筹码,乔苍两年前丧女,这样得来不易的骨肉,就是她的底牌。梁蘅芷只能另辟蹊径 , 利用何笙没有的优势去博弈。
  四十分钟后她回到梁府,梁政委刚好从军区视察回来,保姆跪在地上为他换鞋时 , 余光不经意看到进入庭院的梁蘅芷,她大喜过望 , “政委,是小姐回来了。”
  梁政委一怔,他同样很欢喜 , 正要扭头,又想起什么,故作深沉 , “你还知道回来 , 钱花净了,还是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

  “瞧您,我就这么不成器啊?我可是您亲生女儿。”
  梁政委鼻子哼了声,心里还是高兴,梁蘅芷把钥匙随手扔给保姆,吩咐她先下去,不必打点什么,等到客厅内只剩他们两人,她走过去极其温柔懂事将梁政委按在沙发 , 为他按摩肩膀。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自然了解这个女儿,开门见山让她直说。
  日期:2017-11-27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