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0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站在古董架前,拿起一盏青瓷玉盘把玩观赏 ,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自作多情的女人,是会受伤的。”
  她紧咬贝齿,“这许许多多的人 , 都在你利用之中。”
  他淡笑,“现在察觉,为时不晚。不过你父亲不会这样认为,他很贪婪。”
  她扣在地上的五指骤然收拢 , “包括我。”
  他将玉盘托举过眉眼,逆向头顶闪烁的白光,蓝紫色的瓷花纹绣镶嵌,金丝蜿蜒至盘口,倏地一下无影无踪 , 工艺叹为观止。
  “自然。”
  梁蘅芷仍不甘心,“包括她吗。”
  乔苍闷笑 , 他终于肯施予她一剂目光 , “唯此一个例外。”
  她无声无息从地上爬起 , 朝他踱步逼近 , 又换上那一副千娇百媚的面目,所经过之处香风阵阵,袭满室内,“暗中有一股极其可怕的势力 , 你也搪塞不了。除非你向我屈服,我才能从中作梗,蒙骗他。”

  她点到为止 , 没有继续说下去,乔苍连听都未听 , 更不曾搁置在心上,他随手安放瓷盘,“你父亲这个官 , 能否继续当下去,和我关系很大。他的确干预我许多命脉,可了解我的人都知道 , 我根本不屑等价回报 , 至少十倍,才能入我的眼。”
  梁蘅芷垂在身侧的手握拳,指甲薄轮,险些被折断,她掌心涌出巢湿的汗渍,缓慢松开,低声开口,“乔苍。”
  她忽然服轮,她怎么忘记了 , 她面对的是一个如何恐怖冷酷的男子,她不该情急之下口出狂言,打破他容忍的底线,他如果这样容易被征服,他的肉体也会失去味道,她还会这么舍不得 , 这么疯狂掠夺吗。
  梁蘅芷收敛自己的跋扈,她几步站在他面前,伸出纤细白嫩的手臂,越过乔苍肩膀 , 将身后的门扉关严,吧嗒一声响,乔苍察觉到她锁了门,下一刻 , 她掌心撑住他胸口,将他抵在自己玲珑的身躯与雪白墙壁之间。

  他们可以嗅到彼此吐出的气息,他淡淡的烟草味,她津致的香水味,在空气中肆意交缠 , 相溶,迸发 , 挥散。
  “我不是传统守旧的女人 , 张口向你索取什么 , 我只要库笫欢好 , 只要你陪我**。我喜欢你的皮囊,喜欢你库上的勇猛,你贪图我的新鲜,贪图我背后的权益。如果你根本不需要梁家这柄保护伞 , 你也不会和我父亲来往,你拿自己和我交换,你要什么 , 我都会说服他为你去做。”
  乔苍一手C`ha 在口袋,另一手扯开颈间纽扣 , 语气听不出喜怒,“和我做危险交易的人,不是死了 , 就是倒台了。常家,泰国毒枭,是最好的例子。”
  梁蘅芷高耸饱满的胸重重抵向他 , 她早已在刚才的厮磨中衣衫不整 , 一直到汝沟处都春光乍谢,赤裸暴露。

  “你知道没有扶手的玻璃栈道吗?那么高,那么险,稍有意外或不慎,坠落悬崖粉身碎骨,可还是那么多人去爬,它的美景,岂是唾手可得的东西能够比拟的。臣服我的那些臭男人,我还看不上。”
  乔苍摸出烟盒 , 指尖挑拨一支塞进薄唇,含住点燃,烟雾喷洒在她脸上,那张红唇格外潋滟夺目,“我们找一处地方,长久偷欢 , 你不打扰我的家庭,不伤害我的太太,我也不干预你和其他男人交往成婚,我们只是性伴侣 , 需要时打一炮,对吗。”
  梁蘅芷媚笑,“就是这样。”
  他与何笙,周容深与何笙 , 这段事关那么多人错综复杂的畸恋,不也是起始于**吗。充满目的的女人一定让男子逃之夭夭,爱都是做出来的。
  她深紫色的指甲攀上他下颔,她迫不及待要尝一尝,他的味道好不好 , 这张滚烫的唇吻自己胸口和私密时,一定猖獗而有力 , 一定花样百出 , 让她体会到这辈子最猛烈的快感。
  她越是不可控制的幻想 , 越是发了疯的渴望 , 她感觉到自己下面有些湿润,感觉这一刻就想要拼力**,从没有哪个男人令她在白天就心神荡漾,不论是肌肉发达持久的外国猛男 , 还是鲜嫩可口浪漫的东方白脸,都没有给过她这样强烈的性幻想。
  她握住他的手,穿梭过丨内丨裤边缘 , 一点点探入,当她感觉到他指尖快要触碰上颤栗溢水的肉蕾时 , 她情不自禁呻吟,她看着他,浮起层层激荡的水雾 , 她喉咙滚动,渴极吞咽口水,“你的家伙 , 是我见过最大的。”
  他指尖掐灭烟头 , 蒸腾缭绕的雾气也止息,“梁小姐说的太肤浅。”乔苍背靠墙壁,嗓音满是被熏过的醇厚慵懒,“大只是一方面,还很硬,很长,很粗,很持久,它可以让女人痒 , 让女人爽,不管有多深,它都能填满。”
  他顿了顿,眼尾邪肆风流,“想试试吗。”
  她舌尖舔过红唇,想象他一丝不挂匍匐在她身上 , 疯狂驰骋,攻城略地,呼吸便愈发急促,乔苍勾起一侧唇角 , 表情意味深长,“可惜这样火热的**,不会发生在你我身上。”

  他一句话判定生死,浇凉了梁蘅芷的热情 , 他不迟疑更不留恋抽出自己手指,拧动门后的水池开关,厌恶洗去那气味和水痕,“几年前,权色兼收的买卖 , 我很乐意做。”
  他抖去沾染的水珠,慢条斯理拿帕子擦手 , “不过现在 , 我奉劝梁小姐到此为止 , 你那点筹码 , 还不配我付出自己的代价。”
  他目光触及面前门上四四方方的玻璃,“如果那张碟片,到了何笙手里,梁小姐考虑清楚 , 你还要不要看这花花世界。”
  她不甘心握住他肩膀,用力将他扯回,“不要和我装清高 , 你喜欢的不就是被人玩弄的荡*吗?何笙这辈子舔过的男人,你数得清吗?她嫁给周容深出轨你 , 也能嫁给你出轨别人。”
  乔苍脊背一僵,他原本只是半侧,忽然完全转过 , 周身沸腾的煞气与寒意,霎那侵袭笼罩了梁蘅芷,将她吓得发怔。
  她来不及再说什么 , 乔苍干脆果决 伸手掐住了梁蘅芷脖子 , 将她整个身体都提向空中,她没有料到他反应这么大,平静无波的面孔也会皲裂盛怒至此,她顷刻间双脚离地,痛苦而奋力挣扎,喉咙断了呼吸,胸腔积蓄的氧气全部在一个密闭的空间内拥挤奔走,撞击着她五脏六腑,她张开嘴急喘 , “我说到你痛处了,你听不得。可这是事实,你为她拒绝我,不觉得可笑吗。”
  乔苍力道更重,所有愤怒都倾注在右臂上,梁蘅芷五官近乎扭曲 , 她两只手拼尽全力掰开他,可她连乔苍万分之一都抗争不过。
  与此同时门外走廊传来秘书惊呼声,他大叫夫人留步,乔总此时不方便。
  何笙刚与周容深分开 , 回别墅的路上途径盛文,她忽然来了兴致,让司机停车,往街道对面的小店打包了一份烧鹅和两份清粥 , 走出电梯正好撞见秘书,他站在天窗口吸烟,时不时往这边打量,看到她来万分惊愕,连招呼都忘记打 , 她有些诧异,走出十几步 , 秘书便仓促追上 , 怎样都不肯放行。
  何笙朝寂静的门内瞥了一眼,“有人在?”
  秘书说是 , 正开会。
  她淡淡嗯 , “那我在这里等。”
  秘书急得满头大汗,他根本不敢揣测,办公室内是如何景象,他试探说不如我带您去休息室 , 喝点东西解渴,坐下歇歇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