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02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常委会结束了,于向荣同意了组织部的推荐,决定让他增补副县长的职务。只等市里批复,他陆清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三楼办公室的门上订上副县长仨个大字。
  叮叮叮,三声敲门响后,胡丽丽走了进来。陆清明在心里得意的想,果不其然,第一个来恭贺我的,就是我的这个副手,长的有点像狐狸的胡丽丽。

  说胡丽丽长的像狐狸,或许真是祖传基因的原因。但是据陆清明琢磨,更多的是神情气质。
  这个小胡同志,没有狐狸那么狡黠智慧的大眼睛,也没有它们的妩媚多情,但是吱吱笑起来的时候,确实有那么一点神似。
  作为府办的副主任,胡丽丽也不是没根没梢的人物。人家虽然姿色平平,娇小瘦弱,但是靠着能传小话,和亲切的笑容,一来二去就笼络住了副县长石建昌的心。陪着他一路从副县长升到了常务副。而在石建昌的提携下,胡丽丽也从普普通通的一名县府秘书,成长为了县府办的副主任。
  那时候的胡丽丽同志,虽然依然瘦弱纤细,可是那趾高气扬的气势,却时刻震撼着县府办。当时府办流传着一句话,宁得罪石老虎,不惹小狐狸。这只小狐狸,说的就是她胡丽丽。
  石建昌有多么照顾胡丽丽呢,那经典的故事可就多了去了。当然最经典的就是那句台词:“小胡呀,咱俩走一个。”
  石建昌同志最喜欢的两首歌,一首是《北国之春》,第二首是《走西口》。《北国之春》是人家石建昌唱的好,而《走西口》是石建昌喜欢听。
  酒桌上的时候,每当石建昌喝多了酒,最喜欢揽着胡丽丽的纤腰说那句经典的对白。可是最经典的是,一天夜里,石建昌同志趁着酒兴在县政府大院里的那棵雪松下面,骑着胡丽丽又说了一遍:“小胡呀,咱俩走一个。”
  这话不知道是被谁抓拍到了,从那以后就成为了大河县政府里暗地流传的一段佳话。此后石建昌同志乘车西游,不幸提前去见马克思之后,就有人在饭桌上提了出来。开始的时候胡丽丽很是不好意思了一段时候,后来就渐渐的坦然了起来。
  是呀,谁没有一段黑历史呢?总不能为了一句话就葬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吧,还是抬起头,挺起胸,骄傲的活下去吧。
  胡丽丽没有失去活下去的勇气,更没有失去进取的信心。但是不幸的是,在她调正船头,想要靠岸停泊的时候,居然发现没有港口愿意收留她这只随风漂流的小舟。
  胡丽丽站在舟上,抚琴空唱着“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可是县府里的领导愣是视若无睹,放任自流。
  胡丽丽现在已经是四十一二岁的年纪,已经过了女人最有魅力的年龄段。当然,即便是她在芳龄二八一枝花的时候,绽放起来也没有多少色泽和光彩。失去了本性的魅力,女人的优势就荡然无存了。
  谈到女人的时候,我们总喜欢谈说到一个词,那就是“美丽与智慧并重”。表面上是说美丽和智慧是一样一样重要的,其实不然。请注意啊,美丽在前,智慧在后,这说明对于女人来说,美丽是多么的重要。若是你没有了表面的美丽,那么再有智慧,也没有人知道你。
  举个例子来说吧。大家都知道大名鼎鼎的诸葛亮,他那老婆据说就是极其的有智慧。请问你知道她叫什么吗?不知道了吧,赶紧百度去吧。然后咱们再来说说,江东的两个女人——大乔,二乔。现在知道她们是谁吧?她俩有啥,唯美丽尔。但是就特么千古留名了。
  所以说,女人的外貌是多么多么的重要啊。失去石建昌欣赏的胡丽丽,再也找不到了欣赏她的人。于是就决定做一个新时代的智慧女性。她俯下身,沉下心,狠心抓业务,踏实搞事业。
  可是即便如此还是没有人欣赏胡丽丽。这是为什么呢?原因就是一个只知道弄权搞事假斯文的女人,即便是有再大的业务能力,也没人愿意去用。所以就像一部电视中说的那样,人,什么最重要,那自然就是名声了。失去了名声的胡丽丽,自然就失去了前进的阶梯。
  当然有的人就不注重胡丽丽的名声,谁呢,陆清明。陆清明在乎的只有他自己的名声,别人的,只能拿过来品咂。
  所以陆清明一招手就将胡丽丽招到了麾下,成了他“中统将军”手下的头号悍将。在胡丽丽的帮助下,陆清明的对府办的统治才迅疾有力,精确有效。
  胡丽丽进了陆清明的办公室,就笑眯眯的冲陆清明说道:“陆主任,你可要请客呀。”
  陆清明强自按捺着喜悦说道:“胡主任啊,是不是家里的伙食不太好?咋还让我请客了呢?”
  胡丽丽拿出了绝活一样的眼眸瞟了一眼陆清明道:“陆主任,我都听说了。常委会上可是通过了你的副县长任命呢。这还不要请客?”
  “还没下文呢,可做不得真。咱们还是低调一点的好。”陆清明口中说的谦虚,可是心里却满不在乎,老子现在就差那么一张任命书,和一个星期的公示了。
  胡丽丽道:“我是第一个来报喜的,即便是没有酒喝,也应该给点喜钱买块糖吃。您就赶紧掏钱吧。”
  陆清明缠不过她,就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大团结交到了她的手上,口中却再三嘱咐她低调。可是胡丽丽是低调的人吗?是,也不是。

  说她是,那是因为人家确实低调,买了糖之后,那是悄悄的分,悄悄的吃。说她不低调,那是因为没过半个小时,整栋楼上都知道陆清明要当副县长了,连糖都请上了。
  胡丽丽抱着文件进了陈九江的办公室。一阵香风吹过,陈九江才知道是胡丽丽来了。陈九江放下手中的笔说道:“胡主任,怎么好烦劳你亲自送文件呢。是不是长安又躲懒了?等下一定要好好的说说他。”
  胡丽丽笑着道:“没有的事,人家秦秘书可勤快的很呢。是我觉得几天没见领导了,特意来亮亮相,免得有啥好处的时候,让领导想不起来。”
  陈九江笑着说:“哪能呢,忘记了谁也忘记不了你呀。你可是咱们府办的头号美人呀。”

  “都徐娘半老了,还提什么美不美的。”胡丽丽明知这话说的不真实,可是听着却很令人高兴,她将手中拿着的一小袋糖放在了陈九江的桌子上,说道:“陈县长,这是陆主任买的喜糖,您也尝一尝。”
  陈九江将糖拿到了手中,并没有吃,晃动了一下说道:“这可是大喜事呢。我得吃一颗,不但如此还要让老陆请客呢。”
  胡丽丽笑眯眯的对陈九江说道:“陈县长,这不单是陆主任的喜事,也是咱们府办的光彩,就不知道我能不能沾上点光。”
  “老陆的为人我知道,在这方面慷慨大方的很。你尽管放心,喜糖吃过了,喜酒也会喝上的。哎,等一等,这是什么?”陈九江边说,边从糖袋子里拿出了一张购物卡来,只见那上面写着一个五,后面跟着两个蛋。
  日期:2018-03-30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