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3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唐书记叹息,“看来顾秋说的是对的,当务之急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这些干部的心态。长久以来的习惯,让他们这些人慢慢变质了,变味了。没几个人把心思扑在工作上,尽想一些歪门邪道的东西。”

  董清听了,忙安慰他。
  “要改变这些人的行为习惯,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你急也没用啊。”
  此刻,唐书记已经心里有了想法,等过了年,得了好抓抓这方面。
  顾秋那边,自从唐书记对他说,要调整他的工作,他自己也在琢磨这个结果。前任秘书长当了组织部长,自己这个秘书长又去当什么呢?
  估计这个调整,要年后才有结果了。
  杜小马从武源回来,刚好碰上江龙。

  江龙马上就要回京结婚,顾秋心里明白,江龙的婚期在春节期间,自己恐怕是没时间参加他的婚礼。
  宁家早就传出消息,不搞宴席,不大张期鼓,不接待任何来宾。本来有很多人想趁着这机会给他们送礼的,听宁家这么说,大家的心又冷了。
  其实象这类情况,宁家这么处理是非常合理的。
  如果他们江龙和宁雪乔结婚期间,大肆收取礼金,将带来一股不好的影响。京城方面,早就对这种现象,明令禁止。
  宁家这次也算是做了表率,给世人一个警醒。
  杜小马打电话给顾秋,叫他出去一起喝酒。
  三个人中间,数顾秋级别最高,但是江龙的背景可不简单。顾秋也不敢托大,立刻赶过去和杜小马,江龙喝酒。
  杜小马私下里跟顾秋说,“江龙结婚,我们应该意思下吧?”
  人情来往,这是必然的。
  顾秋也想过,给他们送什么好?
  既不犯规,又对得起朋友。
  这可是个头痛的问题,不过顾秋为了这事,真心想了很久。今天呢,他可是有备而来。
  顾秋道:“我可是早就准备好了。”
  杜小马问,那你送什么啊?

  顾秋笑笑,“我送的不值钱。东西在车上。”
  杜小马后来才知道,那是顾秋自己亲笔书写的一幅字画,而且已经裱好了。
  虽然顾秋的字在市场上没有份量,但是郑之秋的名号,那可是响当当的。谁都不敢忽视郑之秋老先生的存在。
  一个堪比师父水平的徒弟,他的字究竟值多少钱呢?

  这恐怕是个未知数。但谁也不敢说,顾秋的字不值钱。如果顾秋专业从事书法作品这一行业,他的身价应该已经炒起来了。
  退一步说,要是以后顾秋上位,那也是不得了。
  这样的书法作品,一般人买都买不到的。
  当杜小马给江龙打红包的时候,江龙马上拦下了,“小马,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二天了。你说我要结婚,你想随礼,可犯规矩的事咱不能干。老爷子明确表示,不收取任何礼金,包括亲戚在内。如果我借这个机会收你们红包,先不要说我对不起你们这帮兄弟,要是传到老爷子耳朵里,我江龙的人品何在?”

  老爷子的脾气,谁都知道的,说一不二。
  再说,结婚能收多少钱?
  能吃一辈子吗?
  以江龙的能力,宁家的背景,他还不至于需要靠这点钱来充实自己。
  江龙坚决不收红包,杜小马也没有办法。
  顾秋送他一幅裱好的字画,江龙刚开始以为是什么名家大作,那也是至少几十万价值的存在。可后来看到顾秋的署名,他才放心了。
  “这份礼我收了。顾秋兄弟,你可真是深藏不露,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的大作。名师出高徒这句话,一点都不假啊。”
  顾秋只是笑,“我还怕拿不出手,既然你喜欢那就好。”
  江龙道,“我是一个粗人,对书法这些东西不大懂,但是字好字坏,我还是看得出来。老爷子很喜欢这些雅物,回头我给他看看,让他眼红一把。”
  顾秋笑,“只怕拿不出手,老爷子会看上这种东西?”
  “那可不一定,现在市场上很少有郑老先生的笔迹,你这个郑老先生的高徒,他肯定很意外。”
  看到江龙收了自己的书法作品,顾秋就放心了,端起杯子给江龙敬酒。
  江龙回京城了,准备自己和宁雪乔的婚事。
  宁雪乔要嫁人了,这段时间一直呆在京城,选结婚必需用的东西。有人说,宁家这么大,何必自己亲自动手?
  吩咐一声,要什么没有?

  这倒是。
  真要是这么说的话,人家皇上还亲自入洞房呢,亲自临幸那些嫔妃。
  等到江龙回来,宁雪乔和他一起拍了婚妙照。
  在这个雪花漫天飞舞的季节,拍出来的婚妙照,也格外的惊艳动人。
  晶莹洁白的雪花,覆盖了整个大地,尤其是北方这样的天气,雪都堆到膝盖上了。
  都说白色象征着纯洁,完美,圣洁,所以婚妙也选用了白色。

  宁雪乔是那种毫无心机的女子,简单得就象一张白纸,她的世界里,充满着美丽而浪漫的童话故事。
  如今走进这片世界,这天,这地,都是他们两个人的世界。
  拍了整整两天的婚纱照,江龙配合着心上的人各种要求,累得他跟哈巴狗似的。
  被专车送回到宁家,江龙父母也在这里,每个人的脸上洋溢着喜气。
  宁雪乔是宁家的宝贝,也是宁家人最疼爱的女孩子,宁家人对她的宠爱,就象古代小公主一样。
  能娶到这样的妻子,可以说是江龙一辈子的福气。
  而在京城这地方,那些太子爷们,哪个不知道宁家姐妹?曾经登门求亲的人络绎不绝,门槛都被踩扁了。
  但是宁家遵从一个原则,宁雪乔不喜欢的男人,一律不得提及婚事。
  这是宁家,赋予这位公主的特权。
  宁首长说过,女儿不是换取政治资本的筹码。他的女儿,可不是随随便便哪个都能有这福气的。
  如果女儿不喜欢,哪怕你能上天入地,他宁家也不放在眼里。
  宁老爷子也说了,如果宁家连晚辈们的幸福都保证不了,那宁家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你说你天下无敌,你说你富可敌国,却得不到自己最心爱的人,一切徒劳无益。
  江龙能成为宁家的女婿,可想而知。
  京城那帮大少们,只能一个个羡慕妒忌恨,最后,还不是一个个断了念头,眼睁睁地看着这位京城公主要结婚了。
  江龙父母正和宁首长夫人在说话,毕竟双方也要协调,要沟通。

  这时,秘书从江龙的车里,搬出来一些东西。
  很多都是一些同事送的,秘书把东西放在大厅里,问江龙,东西怎么处理。
  江龙说先放楼上。
  秘书上楼的时候,一个长盒子掉下来,从楼梯口一直滑落到大厅。盒子打翻了,一幅足有六公尽的字画落入众人眼前。
  宁首长见了,脸色一寒。
  日期:2018-03-30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