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75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张瑶所遇见的事情,就是这种感觉,它折磨的我没法入眠,整日都被一种无力感包围着,然后自己质问自己为什么要如此失败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老王在我心里比张瑶还要重要。
  他是我的师傅,在我最艰难的岁月里,是他接济我,让我在北京这座最为现实的城市中,感觉到了温暖也体会到了家的味道。
  纠结中,我将目光移向了孟阳,发现他正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阳子,我该怎么办?”
  孟阳笑了笑说:“你能怎么办,确切的说,是你想怎么办?”
  “我我想问清楚,然后能帮就帮一下。”
  孟阳摇摇头,“默儿,你丫还是这么天真。你觉得,老王都解决不了的事情,跟你说了之后就能解决么?”
  “可身为他的徒弟,我不应该表示下关心?”
  “关心,是这世界上最为无用的一件事儿。”
  孟阳长吁一口气,说道:“再者说,老王是谁,你又是谁?他跟我们所处的世界根本就不一样,你问了,他或许会说,也有可能不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事情,你现在就连怎么在北京待下去都是问题,跑他那去做什么烂好人?”
  不得不承认,孟阳说的很对,尤其是最后那个烂好人的评价,在此刻无异于是最适合形容我的词汇,但,我很反感他这种近乎于不近人情的样子。
  我所认识的孟阳,是一个热血的年轻人,而不是现在这般,现实到完全融入这座城市中的模样!
  我想反驳,却没有一个能站得住脚的借口反驳,只好无奈一笑,然后自顾自的喝起了酒。
  略苦,很凉,啤酒融进我的胃液,然后浸透我那很是不堪的灵魂,我很迷茫,明明想知道老王发生了什么,却没有一个能够帮他走出困境的能力。

  孟阳说的很对,我们跟老王就是两个世界里的人,他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我又怎能解决?
  放下酒瓶,我径直拿起了孟阳放在桌子上的香烟,抽出一支给自己点燃,淡淡的尼古丁味道跟残留在口腔中的啤酒味儿混合到了一起,令人作呕的同时,却能够让我安静。
  “阳子,有些事儿,需要天真一些,不对吗?”
  透过眼前轻飘飘地烟雾,我看向了孟阳,不是在跟他争论,也不是在讲道理,我只想要表达,并且我也需要表达,有些时候,我必须通过沟通的方式,才能让自己不去压抑。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孟阳说道:“陈默,你的天真有用吗?换句话说,你觉着当初我们入职乐平时,你师傅跟我们说的那番话,有用吗?”
  “我们懂法,就必须担起肩膀上的责任,去维护当事人的合法利益。”我看着孟阳,一字一句的说:“每个律师,都该如此,有什么不对?”
  “你在跟我说教?”
  孟阳指着自己的鼻子,又指了指我,“你自己做过什么事儿心里不清楚么?现在反过来对我说教?”

  我不知道孟阳为什么突然会有这么大的脾气,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提及往事,戳到我的痛处,深吸一口烟,吐出一个个不规则的烟圈之后,我终于开口对他说:
  “正因为我丢过自己持守的原则,所以我才走到了今天的这步田地,我们律师,理智一些没错,但,首先我们是人,其次才是律师,老王对我们不错,我们不能在他落难的时候,弃他不顾。”
  “你这话音儿,是在说我不是个东西吗?”
  “我没这意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更何况你说的也对,老王是我师傅,不是你师傅你跟他只是雇佣关系,没那义务跟他同舟共济。”
  孟阳骂了一句,显得很是气愤的端起了杯子,喝干里面的酒之后,大喝道:“老板,结账!”
  “唉?阳子你这是啥意思?”

  杜城见孟阳发火,终于参与进了我们之间的谈话,他劝慰道:
  “陈默说的也没错,再者,他只是在说自己准备怎么做,人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丫这么敏感,至于吗?”
  “阿杜你甭管。”
  孟阳呵斥了杜城一声之后,又看向了我,“就他妈你是圣人,我是王八蛋,我没人情味儿,成了吧?”
  他的这种恼火,让我很是不解,加之他的语气让我反感,自然而然的,我也来了脾气,“你他妈什么意思?我就事论事儿怎么了?我问问你,我他妈哪句话说错了,你丫跟我来什么脾气?”
  “没什么,是我人不行,是我太现实陈默,从进律所那天起,所有人都看好你,老王看好你,那些老油子喜欢你,甭管到什么时候,我他妈都是一配角,现在看来,他们的欣赏是对的,至少在这种时候,你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北漂,愿意跟他们同舟共济,哈哈哈哈。”
  “就他妈我没良心,跳槽不说,还来劝你不去参与进那些事情里。”
  言语如刀。

  我从未想过孟阳说的这些事儿,更没有一句的指责,但他,却主观的歪曲了我的意思,字里行间都在说我的不是。
  我们是朋友,更是相互扶持的兄弟,难道仅仅因为今天的这一件观点相左的事情,就要争论不休?
  我愈发茫然,“阳子,哥们儿之间,有什么话不能说开吗?扪心自问,我陈默至始至终都没有说你不是的意思,你丫来这一套是为什么?”
  无论是在感情还是理智的角度,我都不愿意跟孟阳争吵,偏偏他却跟我争吵了起来,他是我在四九城里为数不多的朋友,在我困难的时候,他也对我施过援手。
  我们曾一起打拼,也曾一道憧憬未来,从本质上来说,我们没什么差别,都是想要在北京寻找到更多可能的青年我不知道在这件事儿上他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脾气。
  老王出了事情还是他告诉我的,可为什么他又要制止我去找老王问个清楚?

  喜怒不形于色,一直都是孟阳的处事原则,唯独这次,他表现的很过激,甚至有些浮夸,不论杜城的劝说,还是我的解释,都没能让他冷静下来。
  餐馆老板,那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此刻正站在我们这桌的旁边,等待着孟阳结账。
  “老板,您先回去,我们这还没喝完呢。”
  杜城带着点歉意,对他赔笑:“我这哥们儿喝大了,您别介意。”
  老板虽有不解,可还是很善解人意地点了点头,准备离开。
  “我没喝多。”孟阳不满的对着杜城说了一句之后,转过头来对餐馆老板问道:“多少钱?”
  日期:2018-10-05 06: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