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72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爱情真的很伟大,能够让人奋不顾身的爱情更是如此,它伟大到了使我吃饭都没有味道,呼吸都变得无意义,至于可以宽慰我的尼古丁,正摆在桌子上,我跟王雨萱的中间。
  她在这儿,我自然无法太过明目张胆,只能强忍着给自己点上一支的冲动,如同嚼蜡一般的囫囵着碗中的汤面。
  饭后,王雨萱满足的拍了拍肚子,然后伸了一个懒腰,“终于可以睡觉了。”
  “嗯......好好睡一觉吧,总之让你等了那么久,都是我的不对。”
  “你自己清楚就好。”她突然眯起了眼望向我,说道:“还有,以后都不要对我说谎!”
  “好,我说过的事情,自然会记得的。”
  她没再言语,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看样子是要回房间睡觉,见状,我很庆幸,想着她睡了之后,终于可以给自己点上一根烟。
  只是,王雨萱好像知道我心中所想似的,特鸡贼的将那包香烟拿在手里,回了房间,徒留我一人留在原地发呆。
  “我擦,还可以这样?”我看着她的背影,喃喃自语。

  此刻,出租屋里终于安静了。
  我跟她隔了一道门,没再争吵,她不会走,而我也不用独自忍受孤独,这样的结果我不知道好坏,我也不知道在未来的日子里,自己还会不会欺骗她。
  有些谎言,不得不说。
  比方说这个午夜所发生的那些事情,我绝对不可能摊开伤口给人去看的,哪怕她是王玫瑰也不例外,有些东西,只能自己承受,有些伤害,也只能自己去舔舐。
  长出一口气,我没有收拾碗筷,直接躺在了沙发上,脑子里空荡荡的,就像出租屋的客厅一样空荡,安静中,我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
  不似以往那样有力,因为它失去了一个意义,在某一刻,那个意义重新回来过,可在我冷静之后,它又被我赶走了。
  渐渐的,我眯上了眼睛,开始沉浸在梦中的世界里。
  在那里,我很真实,我拥有了自己想要拥有的一切,站在我身边的女人是张瑶,她的左手挽着我,右手牵着一个跟她一样精致的小女孩儿,那个孩子的眉眼很像我,她蹦蹦跳跳的,就像一个下凡的天使。
  纯真的笑脸,洁白的牙齿,眼睛里的光,是那么明亮,她是我的孩子,我跟自己最爱的爱情见证。
  这是真的,这不是梦。
  不久前发生的那一切才是梦,张瑶怎么会忍心赶走我?又怎么可能那般决绝?不过都是我自己的臆想而已,是了,一定是这样。
  我将头侧向了她,她也看向了我,我们笑了,彼此眼神中流露出的爱意,足够融化北太平洋中的坚冰。
  “有你,真好。”
  只是,还不待我得到张瑶的回应,就被耳边的嗡嗡声所吵醒。

  极不情愿的睁眼,正如我不愿意承认,梦中的一切才是我自己的臆想一样。
  “他妈的谁啊。”
  怒骂一声,我把手机拿了起来,上面显示的人是孟阳,至于时间,也已经来到了午后。
  “咋?”由于心中的烦闷,接通电话后,我没好气的对他说道。
  “默儿,听杜城说你失业了?”
  “不光是失业,还他妈失恋了。”
  这次,我没有像上次那般隐瞒,因为编造隐瞒的借口实在太过费力了一些,有一个佟雪就足够了。
  “嚯.....这真是你做的最正确的一个决定。”
  “你丫不是来说风凉话的吧?”
  “哪能啊,这不是寻思着哥们挺长时间没见了么,约你出来喝点......也有些事儿想跟你说说。”
  孟阳说许久未见,想找我出来喝喝酒,而我,也恰好没有拒绝的理由,有些不方便跟王雨萱说的事情,我可以肆无忌惮的跟他还有杜城说。
  张瑶的决绝所带给我的伤害,绝对没有我表面上的这样轻松,不然,我就不会在梦中臆想我们的未来了,可,我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在梦境,还是现实生活中......自己所见到的那一幕,就是我在北京这座城市里,为之奋斗的方向。
  然而,时至今日,我的方向没了,被张瑶亲手摧毁的。
  我恨她,但我不会去怪她,这座城市里的每个人,都会为了爱而疯狂,当理性重新回归,疯狂褪去之后,做出的选择跟一开始相左,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我只会怨恨自己,没有在她失去理智的时候用心对待,亦或一直保持理智,克制住心里的情感,那样一来,我们所面对的局面,绝对会比今天要强上不少。
  我长吁一口气,终于给了孟阳答案:“成,说个地儿吧,哥们找你去。”
  “烧烤店旁边的那家爆肚儿,咋样?”
  闻声,我笑了笑,“好啊,就那家了,挺长时间没吃,还挺想着那一口呢。”
  “嗨,兄弟也是这样,我这边再给阿杜打个电话,你丫收拾收拾出门吧。”
  应了一声,我主动结束了通话。
  用力地抹了一把脸,让自己清醒之后,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向卧室那边看去,发现那道木门还在关着,想来王雨萱是困坏了,此刻正沉浸在自己的梦乡里。
  我想了想,终是没有叫醒她。蹑手蹑脚的钻进了卫生间,脱了衣服之后,没有打开热水开关,直接冲了一个冷水澡。
  从花洒流出清凉的水,刺痛我皮肤的同时,也让我瞬间清醒......任由冷水从头上淋下,我忍不住想起了张瑶,这个女人现在会做什么?
  是在博瑞坚持办公,还是难得的给自己放了一个假?

  有一点我可以确定,那就是在我走后,她一定没有再去睡觉,接触这么久以来,我还算了解她,对待感情的态度,她不弱于我,都是那么的倔强。
  我们有很多地方都相同,比方说:所有心事都会积压在心里,不是烦闷到一定程度产生争吵,肯定不会跟对方说出来。
  这也是我们有那么多的误解,进而走到今天这步田地的主要问题之一。
  摇了摇头,我暗自嘲笑自己为什么会想起她,我们已经结束了,在这偌大的四九城中,我们几乎不会再有交集,太过想念她,最后伤害的只会是自己。
  抹下脸上的水珠,就像抹掉深夜时脸颊上挂着的眼泪那样轻松,我看向了镜子,那里面的我,面色如此苍白,任谁见到都会觉得我是个失意者。
  怪不得王雨萱不信我说过的话,再怎么轻松,配上这样一幅面孔,都会让人发现问题的吧?
  黑眼圈,是彻夜未眠的证据,白天这几个小时的睡眠,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刮掉不久的胡茬又冒出了头,眼眶微红,不知道是由于夜里的眼泪,还是不满六小时的睡眠所造成的。
  这个样子,让那俩哥们儿见到之后,少不了一番揶揄。
  擦干身体,刮掉胡子,随意的套上了一身衣服之后,我出门而去。

  没叫醒王雨萱,但我给她留了一张便条,并且也发了一条微信,二者内容相同,“丫头,孟阳给我打电话,让我出门喝酒了,这次不是谎言。”
  为了防止王雨萱不信,我将通话记录截图,一并发给了她。
  今天的午后,比昨天还要燥热。
  北方城市的盛夏,总会让人忍不住烦躁,干热的风吹在脸上,就像苍老而枯萎的手轻轻抚摸,偏偏你还没法逃避......我懒得去挤地铁,加上那家爆肚店跟老小区不远,打车也不会超过三十块。所以我很果断的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才发现,这短暂的几分钟里,t恤后背已经湿了。

  “这天,要命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