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0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当时早有怀疑 , 为此勃然大怒,他没有说 , 只是在库上发了狠折磨她,他血红的眼眸倒映出何笙痛苦扭曲的容色,她被迫承受他近乎要溃散的撞击 , 等到他结束,她仅仅剩下半口气。
  他后来清醒,恨自己太残忍 , 那些恩怨还不是因他而起 , 若她不是他的女人,乔苍哪里会紧抓不放。

  想来想去,他都是错了,故而提早下班去买了一袋新炒熟的栗子,她倒是忘得快,虽有些害怕他,可闻到那香甜,又无比欢喜,她盘腿坐在地毯上怀抱着一筒 , 用牙齿磕开的模样,像极了小松鼠。
  他觉得好笑,眉眼愈发温柔,她舔了舔嘴唇,磨他给自己包,他知道她一向嚣张 , 又故作沉了脸色,她吓得缩脖子,再不敢言语。
  他现在真想,真想再给她买一袋 , 他一定一颗颗给她剥了喂到她嘴里,她想要怎样,他都由着她,可他还有机会吗。
  他没有了。
  她再不会那样天真纯净笑着哀求他 , 向他讨要,她终归飞向另一个男人怀中。

  他恍恍惚惚,半梦半醒,有些疲惫进入蒂尔大楼,掸去身上的积水 , 王队长给他打来电话,告诉他乔苍刚刚离开 , 不知去哪里 , 别墅中只有何小姐和保姆。
  周容深淡淡嗯 , 他挂断乘电梯上楼 , 部署好之后的公务,换了一套干净清爽的衣衫,再次走出蒂尔大楼,他戴墨镜时不经意看到乔苍的宾利竟停在门口 , 他指尖夹着一根燃烧的烟,手肘抵住窗,清俊眉眼朦胧模糊 , 透过霭霭雾气,似乎在凝视他。
  周容深心口一沉 , 拿捏不准乔苍来意,干脆默不作声从另一侧门离开,他不愿自己的C`ha 手为何笙带来困顿 , 麻烦,风雨,他哪怕再想教训乔苍 , 痛斥他言而无信 , 让她伤神,甚至巴不得流血流汗与他狠狠打一场,发谢他的怒意,他的痛苦,可他没有资格。
  他几步跨下台阶,身后停泊的车鸣笛示意,一阵闪灯迅速逼近,拦住他的去路,他不得不停下 , 面无表情等待乔苍从车内走出。
  他扔掉烟蒂,脚掌踩灭,递上一张银白色的烫金请柬。
  “周部长,七日后的婚礼,我盛情邀请。”
  婚礼。

  七日后。
  她心心念念,她求而不得的婚礼。
  周容深垂在身侧的手 , 起先只是微微颤抖,复而变得僵硬,紧握。
  这一句话,更胜过残忍的杀戮 , 血雨腥风尸骸遍地爆发在他眼前,对他的冲击和震撼。

  他见多了生离死别,血肉横飞,他平静似水。
  唯独这一刻 , 世人不是周容深,便永远不知,他那肝肠寸断的滋味。
  乔苍待他接过,目光收回,“周部长是第一位拿到贵宾请柬的宾客。我们这点情分 , 我自然首先想到你,不能怠慢。”
  周容深倒是宁可他怠慢 , 宁可他们都在七日后忘记他 , 等过去了再想起 , 他不去吗?他不甘心 , 他忍不住想看一看,去吗?他们是赶赴一场婚礼,一场繁花盛开,而他却是赶赴一场凌迟。
  他拇指掀开扉页 , 看了一眼便再也看不下去。
  乔苍目的达成,冷笑转身,周容深薄唇颤栗 , 他艰难挤出一句,“你会照顾好她 , 对吗。”

  乔苍没有回头,他修长笔直的腿踏入车中,弯腰的霎那说 , “风月没有去而复返,周部长在官场运筹帷幄,在何笙身上 , 你远不如我更懂她要什么。曾经你能给我的 , 我不能,我用四年时间把一切不能变成可能。如今我给她的,只会比你多。”
  车门合拢,扬长而去,没有尘沙和烟气,只有泥泞的水珠。
  周容深在止息的风雨之中,久久未动。
  婚礼上何笙没有看到他,或者那一刻,她根本未曾想起他。
  那么多宾客 , 人山人海拥挤在礼堂内,到处都是面孔,她匆忙掠过,不曾停泊,哪里能察觉独自沉闷喝酒的周容深。
  他没有入席落座,仅仅是立于墙角 , 来去无声。
  他说,“那晚我喝的酒,是我这辈子喝过的最苦辣的酒。”
  她不由自主捏紧了桌布,在婚礼上的欢笑 , 温柔,甜蜜,落入他眼中,那酒就算好喝 , 也苦了吧。
  她喉咙微微剌疼,她曾做过那么多梦,梦里这样的场景,她挽着的男人始终都是周容深,可最终 , 是乔苍牵起她的手,将这场梦变成了现实。

  她红了眼睛 , 不动声色抹去 , 艰难扯出一丝笑 , “以后岁月长 , 我今天得到的,你也能。”
  他问是吗。
  她用力点头,刚抬起眼眸,又被他目光看得酸楚。
  “容深 , 这世上比我好的女人。”
  她没有说完,周容深打断她,他声音内染着笑意 , 故作轻松说,“我知道 , 比你好的女人很多,我也这样觉得,以后再不会有人为我惹麻烦 , 招蜂引蝶,害我时刻担忧,这些要命的差事 , 让乔苍去扛吧 , 我也清静些。”

  她咧开嘴笑,笑着笑着,那些眼泪便流回心底。
  这场错过,她也有遗憾。
  她在想如果她男人依然是周容深,岁月会是怎样。
  那一条完全不同的路,也一定很美吧。
  她坐了片刻,起身离去。
  周容深目送何笙走出那扇摇曳晃动的门,奔驰载着她,从视线中彻底湮没。
  他早不自觉握紧拳头 , 心口翻江倒海的剧痛,几乎把他熔化成一滩水。
  倘若两年前他没有离开,她会是他的新娘。
  为她盘起长发,穿上婚纱,拥着她走过殿堂的男人,一定是他。
  这世上的荫差阳错 , 真是锥心之痛。
  他起身穿好西装,毫无征兆的,一抹高大人影迅速逼近,不知从哪个角落走出 , 将他堵截在走廊。
  周容深脊背一僵,他皱眉注视面前坐下的男子,他云淡风轻,招手要了一杯鸡尾酒 , 唇角噙着似有似无的笑,喝得津津有味。
  周容深动作停止,“你怎么在这里。”
  酒水是凉的,曹荆易也不知在吹拂什么,他薄唇抿成十分好看的弧度 , 溢出一缕缕冷气,击打着杯口 , 荡漾丝丝涟漪 , “等你。”
  他说完闷笑 , “等你告知我 , 那场婚礼的观后感。”
  周容深再度坐下,握住仅剩半杯的白葡萄,“你没有去。”
  “去什么。”
  曹荆易胸有成竹,对一切尽在掌控 , “早晚还是要结束,何必看一场知道结果的戏。你没有听过一句话吗,越是甜蜜 , 如果经不住现实的拷问,锤炼 , 它脱落那层糖衣时,它的味道会是极苦,连黄连都不能比拟。”
  周容深与他相识十余年 , 曹荆易是怎样的人他再熟悉不过,不动声色无风无波的皮囊之下,藏着一颗格外奸诈荫狠的心 , 他没有乔苍嗜血 , 猖獗,也没有自己沉稳算计,他却是奸,以白道的身份做掩饰,行大奸大恶之事。
  他说出的话,一定会成真,除非他肯罢休,但他说出的话,十有八九决不放弃。

  日期:2017-11-27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